• 文章標題
  • 作者
  • 閱/評
  • 日期
  • 16158/0
    2021-03-09
  • 隨著外婆女兒的出現,大叔舅舅樂容最大,浮萍則喜得不深不淺,最眼冤的便是她娘了,那一條笑路被他們堵個嚴實,縱使少去我們祖孫兩人的樂顏,也無關緊要。哥哥見妹妹興奮起,三步并作兩步走,由衷地叫“無言……”妹妹見哥哥,雖動容不大,但也不似無動于衷,倒是給他留了一抹…[瀏覽全文]

  • 21440/0
    2021-03-08
  • 外婆重嘆一聲,一愣一癡傻樣兒挺注目,然后高身屹立,大步流星奔至大叔面前,即起咆哮“我不想見你,你走吧,以后有空都別過來了。”這名大叔荒唐哼哼唧唧“怎么說該生氣的也是我吧,當初你第三者插足破壞我家庭,我現在并沒怪你們,你有什么好生氣的。”在他鄰邊的女神仙自言…[瀏覽全文]

  • 21272/0
    2021-03-07
  • 未承想久有多時,陣陣花香帶動少華來到我身邊,手捏捏肉體,方確定眼前一切非幻境,而是真實存在發生。彌漫著陣陣香氣的花堆旁,正有我意洋洋切立的雅影,因憂慮這樣與他處一塊成何體統,卻已管不上那些該干與不該干,只在乎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憂。回首燈火闌珊處,…[瀏覽全文]

  • 21460/0
    2021-03-06
  • 傍晚時分,原本存在的風聲仿佛已銷聲匿跡,帶著血腥空氣中擴散著鳥兒鳴咽聲,烏云將月亮遮住來醞釀,整個神界籠罩于昏沉之中。目光回顧幾輪回,卻只有我和外婆這一老一少,少去異性情趣,多了提心吊膽。她是那么的兇巴巴近似咬牙切齒“死丫頭,我可有言在先,你可千萬不要認她…[瀏覽全文]

  • 21581/0
    2021-03-05
  • 我一聽,仿如晴天霹靂擊腦門處而下,頭破血流。無言,這不是娘的名字么,難道她……難道她是娘?不會,不會的,她明明是要殺我的人呀,殺己者變成娘,那也太離譜了吧,不要,不要這樣。殺母仇人之妻一瞬間竟變成親娘,何其荒謬。仿佛有無數個聲音在耳畔吶喊,我好想擺脫,卻揮…[瀏覽全文]

  • 21837/0
    2021-03-04
  • 待眸眼再張開時,已是次日清早,晨光透過窗檐灑滿內寢每一寸縫隙然后來個輾轉折射至我鳳眼內,很是刺目,本能地去揉揉它,淚花泛濫泛濫。把身體來個反側,撞上一個軟綿綿的東西,加點睛力一睹,是個人來的,等她側過顏,看到的是月藍,才記起昨晚她與我同床。我醒來不偏不倚堪…[瀏覽全文]

  • 22074/0
    2021-03-04
  • 張致宇書記從省里開會回來后,就著手研究這一批經過考核的女干部。干部科長一行四人在奔牛鎮經過三天的緊張考核后,開了一個碰頭會,參加考核的同志一致認為春花的基本條件很好,工作積極肯干,有魄力,有能力,敢闖敢試,是一個好苗子。但是正如大多數人反映的那樣,顯得還不…[瀏覽全文]

  • 22553/0
    2021-03-03
  • 上宮寢室被褥有種特別的熟悉感,我回宮后便懨懨伏內頭,現在恰逢轉季,正由春入夏,躺得久了,不僅是暖和的說頭,而是發滾。似睡非睡中,暖熱里騰升起絲絲寒意來襲入侵到骨髓,記得曾道聽途說,這是熱到極處遭冷意反噬的效果。我靜伏睡得昏沉,似乎已睡了多久,依然困意繚繞,…[瀏覽全文]

  • 23151/0
    2021-03-03
  • “大姐!”趙書勤驚訝地喊道。“趙書勤!”何雯茂也有些愕然,隨即又面露尷尬之色。“你怎么也在這啊?!”這時,另一人也抬起頭來,露出滿臉橫肉的廬山真目面,卻是宋司長。他拖著肥胖的身軀爬上來,十分吃力,累得氣喘吁吁。“宋——宋司長!”趙書勤愈發錯愕。他怎么跟何雯…[瀏覽全文]

  • 22073/0
    2021-03-02
  • 時光似流水似云煙,來無影去無蹤,某日,清風和煦,日光明媚。無妄宮境內,少華從內寢里更衣走出,即見紫棠早早已在外頭侯著,他捧了杯濃茶,邊喝邊走向文案前,那姑娘則跟隨過去,多回欲言又止。正值晨曦,無妄宮徒兒尚未一人早起,目前佳境配佳偶,這對金童玉女可比肩那無與…[瀏覽全文]

  • 23218/0
    2021-03-01
  • 大叔的出現,我與陸洋均顯極為驚訝之態,唯有外婆神態自若,后來得他們兩位饋言相贈,方知大叔近日頻頻現身學院。這些天刮的可見都是偏向風呀,竟把這邋里邋遢半調子同老頑童刮到一處,此兩人又會擦出怎樣的火花還得拭目以待。隨著無軒大叔蒞臨,學院里的陰陽終于均衡了,二男…[瀏覽全文]

  • 22730/0
    2021-02-28
  • 離開歐陽府,另攜著月藍多有不便,一時間竟不知何去何從。一路走著,我張開雙臂,身子瞬間輕盈不少,加幾腳蹦跳,又恢復了些活潑開朗。現在日頭正猛,跑入眼簾的景象還姑且養目,一面觀景,一路前行,時辰經不起我這慢性子折騰,一分一秒地流失,不覺中,已漸漸進夜,眼前開始…[瀏覽全文]

  • 32415/0
    2021-02-27
  • 為避開東諾海耳目,我立刻跑到旁邊一角藏身,她出寢就猛跑,歐陽常德跟隨在后用勁呼吁,我悄悄吊尾候著觀戲。外婆總說我身弱姑娘多妖怪,有時撞上某些趣事,情不自禁妖怪上那么一回,也不算過分。他們一路斗法別扭直鬧到府上大堂,府上主人歐陽平與其嬌妻正威風凜凜地負手立著…[瀏覽全文]

  • 34031/0
    2021-02-26
  • 大叔東張西望,對學院周圍一切頗有好奇,他撩步浪蕩四面,外婆垂頭走出,因彼此背對不能視見,結果迎背撞上。大叔腿力甚強,踉蹌幾下便穩腳,外婆屁股卻又要遭殃了,她一手摸屁屁,一口直亂嚷嚷“你是誰呀,竟然敢撞倒我。”無軒大叔不畏罪潛逃,他明白‘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瀏覽全文]

  • 34338/0
    2021-02-25
  • 風波過后是平靜,不見波瀾又逍遙快活幾天。不被那愛戀牽絆,身體是輕如燕了,心里卻像有大石碾壓,沉甸甸的,壓得我快喘不過氣來了,好難受。被愛所牽絆受盡折磨,棄愛而去,更受折磨。自那日歸來,一直病懨懨,憔悴得不成樣子,默源前輩幾番奔波勞碌,把各種藥石獻來,另將自…[瀏覽全文]

  • 35086/0
    2021-02-24
  • 我聽著嘟囔,一面閉目歇息,潛意識間聽聲辨人,稍刻方知雄聲為陸洋,雌嗓子非太后莫屬,他們怕造成不必要的驚擾,商議過后,特特移步,移步至寢外銀欄邊,竊竊私語。太后側顏生起抹抹感恩“陸洋,謝謝你,又救了樂彤一次,大恩大德,該如何報答?”陸洋一笑置之“舉手之勞,無…[瀏覽全文]

  • 34825/0
    2021-02-24
  • 當晚,趙書勤高價雇了一輛黑車,攜何淑懿連夜離開雪鄉,回到牡丹江。兩人雖然被客棧蠻橫霸道地掃地出門,內心異常憤慨,但賞鑒到了雪鄉的夢幻夜景,觀看到了林海雪原的美麗日出,還痛痛快快地體驗了一把滑雪的驚險和樂趣,足以抵消遭遇欺客宰客經歷所帶來的的負面影響,因而也…[瀏覽全文]

  • 35256/0
    2021-02-23
  • 通訊的徒兒走在前方引路,少華心神不寧加伐顛簸于中間,我腳步一瘸一拐地殿最后,在徒兒領引之下,很快抵達案發現場。剛見著紫棠時,她衣衫不整癱坐地下,精神恍惚、神情呆滯,像是受了極大的凌辱。少華二話不說急匆匆沖過去,把她緊緊抱在懷中,紫棠自是猛推拉拽爬萬般抗拒,…[瀏覽全文]

  • 35456/0
    2021-02-22
  • 初見著她的時候,她正身處一方既陌生又熟悉境地,再添點眼力,呃……那境地是一間寢室,想來是府上的寢室,她正站在室內若有所思地愁容滿面。外頭傳來‘啪啪’敲門聲,隨著她的附和聲,一名女子推門而進。女子與東諾海芳齡相符,姿態優雅,步子沉穩奔至近前低喚了聲“夫人………[瀏覽全文]

  • 63564/0
    2021-02-21
  • 最近,東諾海頻頻向我示好。太后十分擔憂地說“樂彤,你還是離她遠點吧,以免她傷到你,你想想,過去她一直說你害過她,要殺了你,現在突然又這樣,其中必有蹊蹺,還是小心為上的好。”深思熟慮,她言之有理,我點頭受教。這天我在寢內胡亂的手舞足蹈,外婆傳了個玄鏡過來,因…[瀏覽全文]

延伸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