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標題
  • 作者
  • 閱/評
  • 日期
  • 58876/0
    2021-04-02
  • 長安城內的一道宛如彩虹長橋的拱月橋,穿越時空成為連接時光歲月無限延伸的長廊。李諾明與愛妃前往避暑山莊河北承德山莊西月居渡過一段浪漫動人的感情時光。河北承德山莊由群山環繞而巍峨成為險峻的山川湖谷之中的一座以供帝王渡過假期的避暑勝地。李諾明與宋雅琴乘坐四駕駿馬…[瀏覽全文]

  • 107417/0
    2021-03-18
  • 西域的月牙泉之畔,滿植一片密密匝匝的粉黃色的洛桑花叢。李諾明于龍虎高山之巔峰凝望山腳之下的月牙泉。他在回想著心愛的初戀情人宋雅琴,手中細致地在揉動著一幅用細繩捆綁著紅色中國結的玉如意。一輪皎潔的明月映照于月牙泉中央的湖中島,島上有座華清園亭臺樓榭佇立于叢林…[瀏覽全文]

  • 155824/0
    2021-03-07
  • 胡人韃虜世代侵襲著西部大地,西域風暴時而襲卷西部的中央區域時而和平世代西河之月環繞華夏山河照映。一輪彎月于鳴沙山上高照山川,李定邦與李諾明于此巧遇而相對言笑。李定邦戲說道:“父親,你若與我相與決斗實為暗戰,父子決戰即為曠古奇聞。”他手捧月牙泉的清泉之水揮灑…[瀏覽全文]

  • 205497/0
    2021-02-15
  • 李定邦年已十歲已頗具智謀策略而金榜題名,他與李諾明同赴京城參與筆試與授試。兩項科舉比試項目皆難不倒他,而父親在旁邊神情凝重地在注視著他,他內心隱藏著對兒子心存高度的期望的秘密。他默念著內心的契文在暗自地說道:“小生假如是我的繼任者,我對他期望甚高嚴厲過度,…[瀏覽全文]

  • 239129/0
    2021-02-06
  • 荷澤湖畔一輪圓月映照之下,李諾明手持紙扇在為愛妻拂掃倚面。他在低聲地呼喚愛妻的名字,張悅君在低垂著雙目沉醉于深沉的夜色之中。平靜的湖面泛起微波漣漪,李諾明在湖畔的亭臺樓榭之中在深思準備愛妻臨產的一些相關的事宜。他突然站立挺直向著江南東部遙望,說道:“為何今…[瀏覽全文]

  • 233669/0
    2020-12-22
  • “你也許不知道,我多愛你。你也許不知道我多想你,你也許不知道我曾想永遠占有你。可無常帶走了一切,你又帶走了一切。不是這壺酒,也許我再無可生之戀。”“這是你寫的?”“是。”怒劍十三郎答。白頭發老頭兒倒真不含糊。“寫給你過去的情人的?”“是!”“她叫什么?”“…[瀏覽全文]

  • 231557/0
    2020-12-22
  • 江湖十年,便得到大治。武林盟主殫精竭慮,終于到了六十歲,便卸任于下一位有志之士。那是一家酒館,酒館的名字叫“天亦醉”。堂堂上一任武林盟主-一個六十歲的老頭兒,就坐在那里,喝下了一杯又一杯。眾人都不認識他。可他卻認出了另一個老頭兒。那老頭兒正在舞劍為大家助酒…[瀏覽全文]

  • 233498/0
    2020-12-22
  • “什么?要我當盟主?我是日本人啊!”方丈道:“對。你雖是日本人,但江湖的穩定,比所謂的名聲更重要。江湖不安,朝廷就不安。朝廷不安,百姓就不安。為了天下,你得當盟主。”“可我是日本人。”“日本人不怕,只怕沒良心的人當了盟主。”“好!”釋演武看著方丈,黑黑的眸…[瀏覽全文]

  • 232347/0
    2020-12-22
  • 方丈繼續道:“火自生風,水能變冰,則如斯推理:萬法出于一念。”怒劍十三郎悲傷的道:“可是這和我有什么關系呢?我愛的人都死了。”眾人啞言。方丈又嚴厲的道:“你先聽我講。”“哦。”怒劍十三郎忍住悲傷,恭然肅聽。“打比方你念了一聲阿彌陀佛,未念之前,腦袋沒形成思…[瀏覽全文]

  • 231692/0
    2020-12-22
  • 少林、武當、峨眉等等各大武林正派匯聚少林。少林方丈、武當掌門等各大首領會聚一堂,各各坐在椅子上,旁邊的桌子上放著茶,茶杯精致,茶葉精致,茶香裊裊。可大家的心思并未在那百年難得一遇的好茶上,而都在一個直挺挺站在中間的黑衣人身上。這黑衣人,就是怒劍十三郎。方丈…[瀏覽全文]

  • 232296/0
    2020-12-22
  • 怒劍十三郎愛過沒?沒。沒愛過?有。他愛過他的師父,愛過如燕,愛過謝菁菁。可是在愛情上他沒有過收獲。用行話說,他還是個處男。如燕的愛是偉大的那種,謝菁菁的愛也是偉大的那種。而真正的愛情,怒劍十三郎并未嘗試過。天生干大事的人,也許總與這玩意兒無緣,除非你真的真…[瀏覽全文]

  • 233231/0
    2020-12-22
  • 如燕如燕,如如一燕。菁菁菁菁,青青如草。她們都是怒劍十三郎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可是風撕碎了美麗的夢,像一個謊言那樣被揭穿。帶來的只是仇恨和永恒的不甘。那是人間絕無僅有的愛,那是人生絕無僅有的美麗,那是人世再難相逢的紅塵滾滾。一個冷血的劍客,碰到絕美清澈的愛…[瀏覽全文]

  • 248756/1
    2020-12-22
  • 釋演武、方丈、齊雄虎圍座一爐,冷氣浸的他們有些冷,茶正煮,香正飄溢。門外大雪已清,掃出了路,一條一條行人正走。方丈道:“想不到江湖上怒劍十三郎居然如此正義,殺了那么多的惡人。真是佛天有眼,江湖萬幸。”齊雄虎不語,只是瞪著茶壺,聞著茶香,似是全不關己。這幾日…[瀏覽全文]

  • 248868/0
    2020-12-22
  • 武林事繁,江湖路窄。數不清的恩怨,數不盡的仇殺,數不盡的兒女情長。其中,為正義而戰總是它的主題,至于這正義是什么?誰也說不清。你殺了我親人,我就殺你;我殺了你,你的親人再殺我。然后沒完沒了,大約第一個報仇的是正義,總是占了很大的理。至于為什么被殺?殺人的有…[瀏覽全文]

  • 249165/0
    2020-12-22
  • 齊雄虎皈依在少林寺。“施主為何選少林皈依?”方丈問。“因為少林圣地,武道至尊。我一生愛武成癡,自然愿意在少林皈依。”方丈沉吟一聲,問道:“你為何皈依?”“因為殺戮太重,厭惡江湖,所以選青燈古佛為伴,消這一生恩怨。”“施主江湖一霸,皈依少林,怕引來江湖中的是…[瀏覽全文]

  • 248831/0
    2020-12-22
  • 如燕、謝菁菁。這兩個女人曾走入他生命,走入他心里。又走出他生命,走入他更深的心里。他似乎被什么模糊了。模糊了天地日月,模糊了山河星辰,模糊了江湖的恩怨,似乎還模糊了那把劍。如果沒有江湖,沒有當初為了成名立萬而造下的罪過,他相信這兩個女子都不會死。如燕是個孤…[瀏覽全文]

  • 248661/0
    2020-12-22
  • “給我一把刀,我可以死,但你們在我死后一定要放了她。她只是個好心的姑娘,如果你們不放了他,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的。”一把刀遞了過來,十三郎接過手,看著刀鋒,突然感到恐懼。但只是一絲掠過。他去意已決。“姑娘,我的死和你無關,我殺人無數,死是應該的。可若他們還…[瀏覽全文]

  • 247881/0
    2020-12-22
  • 齊雄虎、齊天虎、齊地虎。唯獨少了齊霸虎。不光如此,他們三虎還死了一個侄兒。父子二人都死在一個人手上,實在令人耳目驚聳,心頭憤恨。這仇,擱在再窩囊的親人身上也會義憤填膺,何況是響當當的三位江湖霸主。“這仇不報羞先人咧!”齊雄虎惡狠狠的說。齊天虎一拍桌子,恨恨…[瀏覽全文]

  • 248386/0
    2020-12-22
  • 悲涼之秋,凋落的葉,逝去的花,無一不渲染著傷感而美的氣氛。“你叫什么?”怒劍十三郎問。他在門前的長椅上坐著,穿著厚厚的衣服,領子很高,俊朗的臉露在外面。“謝菁菁。”她在椅子的另一頭坐著,回頭看向十三郎,并回答道。然后目光又移向了院內的枯枝和敗葉上。那枯枝和…[瀏覽全文]

  • 248842/0
    2020-12-22
  • “十三郎,吾是汝之師父。江湖雖廣,天下也大,但聽聞汝之名聲如雷震之響,也聽聞汝之仇家如麻之多。身為爾師,既欣己所授之徒大名遠揚,也悲己所養之‘子’竟無厚德。夫人生天地,當忠孝節義,大度寬宏,不可恃藝欺人,更不能輕樹仇家。汝身世可憐,我一向思之落淚;天賦之高…[瀏覽全文]

延伸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