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標題
  • 作者
  • 閱/評
  • 日期
  • 17076/0
    2021-03-09
  • 不是每個人都有私密可言,但很多人有私密卻不可言。人一生的情感,即使是古今中外名人名篇也難以敘說描寫,正可謂意識精神感情有時:只可意會,不可言傳。隨著生命的消亡而會掩埋了那一片那一段那一團,不為人知或糾葛或愉悅或淡忘或在心中漚爛的“情感”,我只會是這眾多人其…[瀏覽全文]

  • 16612/0
    2021-03-09
  • 平靜的余生一路愁悶,滿天的陰霾,行走在上班的途中,雖不寒冷,心中來回穿梭的是自己的工作,工作中的矛盾、挫折,挫折前的種種跡象及言笑,挫折時的冷漠和譏諷,還有推測著各種各樣的人的計量,各種各樣的力量,乃至于所謂的勢術。由此想到曾經的工作、勞作、投入和付出,因…[瀏覽全文]

  • 19714/2
    2021-03-09
  • 一我所敘述的春耕備耕是發生在七、八十年代前的事。那時,我還生活在家鄉農村——浙西南地區四面環山的一個小山村里。這里地貌環境曾被稱之為“九山半水半分田”,田少山地多,那時糧食一半是靠種植番薯來充當,才能填飽肚子。番薯耐旱、耐曬、耐土地貧瘠,適應性強,而山地具…[瀏覽全文]

  • 20363/0
    2021-03-09
  • 地球是斜著身子自轉和繞著太陽公轉的。在公轉中,形成地軸與公轉軌道保持66度34分的交角,因此,造成太陽直射點在地球表面上發生變化,所以才有了四季分明的春、夏、秋、冬。而我國大部分地域處在地球的北半球上,即北回歸線上,太陽直射北半球時,便是夏天;太陽直射南半…[瀏覽全文]

  • 21724/0
    2021-03-08
  • 我與白衣天使的故事(二)幾十年來,在我所接觸過的醫生中,最使我敬重的有三位:一位是牙醫,叫唐步甲;一位是西醫,叫鄒立宇;還有一位是中醫,叫李古松。唐步甲原為我市第一人民醫院口腔科主任,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畢業于上海第二醫學院。我第一次找他看病,是在20多年前。…[瀏覽全文]

  • 22564/0
    2021-03-08
  • 我與白衣天使的故事(一)人之一生,沒有不生病的。年青時,身強體健,很少生病,生了病也不覺其苦。年歲漸長,疾病漸多,及至老年,病不離身。方感榮華富貴,金錢名譽,皆如浮云,轉頭成空。唯愿不生病,少生病,生小病;生了病,能遇到好醫生,藥到病除,妙手回春。可是,我…[瀏覽全文]

  • 22941/0
    2021-03-06
  • 進去第一大門口后,院內布滿梧桐樹。南北紅磚小路的兩邊,住著我們整個初中的各科老師和家屬。作為課代表的我,經常有幸去那里參觀。去搬我們的試卷、作業本。那個時候,能進一次老師的家,給老師當跑腿的,是至高無上的榮譽。夸張的講,有種古時候,給皇帝傳遞圣旨的感覺。穿…[瀏覽全文]

  • 22524/0
    2021-03-05
  • 今天是你的生日吃了一個雞蛋,半碗清湯面條,放有幾葉菠菜。和妻子微言幾句,下樓上班,走的快了一些,覺得心跳太速,便放慢節奏,氣沉下來。于是,看到東南隅那片美艷的紅光,是那輪偉大的廣闊眼神一樣,正普照萬物,環視眾生。過幾條街,到開闊處的空域,那旭日已經升起在疏…[瀏覽全文]

  • 21537/0
    2021-03-04
  • 有一段大霧在我的記憶中,就像生命中的太虛幻想境一般,與生俱來,不能散去,而且越來越清晰,越來越親切,成為我思想深處不能抹去的一筆,成為我回憶深處的最柔軟那部分田園。????那是小時候的事情了。春天,正是種樹的大好機會。頭一天晚上,父親把我們招集起來:“咱們…[瀏覽全文]

  • 23425/0
    2021-03-04
  • 就業,讓我人生獨立有了人口再生產的可能。退役了,又回到人獨立時無吃無穿的境地,《政治經濟學》上的人口生產不行,再生產更不行。“就業”對我而言,是一生中唯一的、退一步說也是最深最痛的一道“傷”。個性的倔強、內心濃重的情緒化、心胸的狹隘……,諸多的因素,讓我每…[瀏覽全文]

  • 23072/0
    2021-03-04
  • 讀林清玄“最動人的含笑花”,不由想起一段往事。第一次聽說此花是在三十年前。那年我四十出頭,在廠科技圖書館搞技術情報工作。作為核工業的第一代三線工廠,由于工作內容嚴格保密,當年的廠名僅由三個字的代碼(812)組成。寄信地址也只是“XX市XX號信箱”。然而我廠…[瀏覽全文]

  • 23861/0
    2021-03-04
  • 我認識駿的時候他在縣城里的一個單位部門當副局長,當時我被區公所安排去做第二次全國人口普查工作的輔導員,也就是全區八個鄉的人口普查登記表如何填報登記的技術負責人。而當時的均則是全縣人口普查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的后勤組組長,負責全縣人口普查工作的資料和管理工作。…[瀏覽全文]

  • 24436/0
    2021-03-02
  • 資料柜的一角,貼墻豎立著一塊圖板。不知誰把它放在柜子和墻之間的縫隙里,只露出邊緣,不留心很難發現。上面落有灰塵,顏色變得暗黃,還有些許霉斑,無疑已擱置很久了。十多年沒用過圖板,真的好久不見了!我心里默默地感嘆,一種熟悉的陌生感油然而生。圖板,顧名思義是用來…[瀏覽全文]

  • 23952/0
    2021-03-01
  • 每個人心中流淌著一條河,那是一條永遠流在心中的河。任流年不止,任草木零落,那條河在心田里總是奔騰不息。它泡哮著,讓我在失意挫折時抖擻精神;它奔涌著,讓我身在他鄉無助時找到慰藉與滋潤。那條河流淌的不只是奔騰的川水,也流淌著一汪暖暖的愛,一份天涯海角處繾綣的鄉…[瀏覽全文]

  • 24201/0
    2021-03-01
  • 暉是我們知青點的一個女知青,大概比我小兩歲左右。雖然也稱為“知青”,但是她當時只是小學畢業的文化程度。如果嚴格按照知青的標準來說,暉是不能夠得算得上是真正的知識青年,配得上山下鄉“知青”這個稱謂的。因為真正的上山下鄉知識青年,夠得上“知青”這個名稱的必須是…[瀏覽全文]

  • 34699/0
    2021-02-26
  • 在我看來,通常一個人的名字都是父母給自己的孩子取的。父母給自己的孩子取名時,有的是寄托著父母對孩子的期望,有的是包含著父母對孩子的祝愿。不過,我想,現在而今做父母的給自己的孩子取名字,與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和七年代有一個非常大的變化,就是少了許多的時代烙印。…[瀏覽全文]

  • 36234/0
    2021-02-25
  • 春華秋實(散文)家的思考人們都說家是溫馨的港灣,人們都舍生忘死地為強國治家而努力拼搏奮斗。在當今人類的社會中,國比家更重要,這里主要說家。家這個溫馨的港灣,人們往往都是,沒有或失去它的時候,夢寐以求地渴望得到它;當得到它的時候,卻又往往不去珍惜它。這個港灣…[瀏覽全文]

  • 36812/0
    2021-02-23
  • 參軍解決了我人生獨立的基本生存問題——吃飯穿衣。“烽火照西京,心中自不平。牙璋辭鳳闕,鐵騎繞龍城。雪暗凋旗畫,風多雜鼓聲。寧為百夫長,勝作一書生。”我的從軍并非棄筆從戎赴疆殺敵,在這和平年代,軍人是一種準備。參軍是我兒時的“理想”之一,不過我兒時“作文”中…[瀏覽全文]

  • 36328/0
    2021-02-23
  • 幾天前我回到自己曾經下鄉當了兩年知青的地方,躍入我眼簾的那個曾經只有一條坎坷曲折的鄉村小路通往我們的大隊和生產隊,已經完全沒有了原來的模樣。從省城出發的一條寬闊的雙向四車道的大道,一直延伸到了早已經夷為平地的我們十幾個知青居住和生活在一起的知青點那個淺丘旁…[瀏覽全文]

  • 36629/0
    2021-02-23
  • “小謝”管大學有一個人,常被毛主席稱為“小謝”,她曾任十七年的毛主席的機要秘書,一直贏得毛主席、江青的歡心。在文化大革命中,她青云直上,官至中央委員,北京市委書記,她是誰?她就是謝靜宜。謝靜宜一九五三年畢業于吉林中央軍委機要學校,被分配到中共中央機要局工作…[瀏覽全文]

延伸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