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海天散文心靈感悟
文章內容頁

蝴蝶落在我的肩頭

  • 作者: 陳草旭變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11-23
  • 閱讀259676
  •   在定與不定的恍惚中,冥思曾經的愛人,如今變了模樣,反省那初始為何不見其可鄙的一面,人品少了一至兩種的那一面,何以堪“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花屏。”如是,一種意思汗一樣浸出,那就是常言的恨,常言的怨吧。

      是當時少年輕狂,只見桃花面容,膚如凝脂,百依百順嗎?是自己生性好色的本在,本在被緣和命所確定?當年的梁祝,如若此般,也有婚后二十載,會是什么樣的狀況,或者說,只有初戀而婚,而品質俱佳的人,可以相愛一生?周總理佳麗、聶榮臻夫婦?

      曾經給孩子們講過一段凄美之愛,發生在武漢一所大學的事情。夫婦一雙兒女。妻子見到丈夫真的猝死,便在七樓一躍而下,如此上天墜地,拉起愛人的魂魄,再赴天堂。那是現實版的“孔雀東南飛”,是經了駭俗驚世的山伯英臺吧。

      說那本性和命運,難道是天性和后來的讀書、生活和做人,使我具有欲求完美、盼望純凈的一面嗎?天上所造、地上所塑了我在人間的本像和質地?至少在感情上?難道自己不會移情別戀嗎?

      記得新婚五載,尚無驕兒,醉后落淚對她說,自己好像愛上了另一個人。她哭了。她的哭泣不是愛我嗎?當我不堪回首,明對此時的她,俗世的侮辱和風化是多么糾纏與怨恨的萬千時空。

      于是想到佛,以身伺虎的佛,普度眾生的上帝。那么自己作為一粒生命,就不能廣闊為天為地,或者僅是一枚果實,不能包容愛人的缺憾,不能無視她的瘢痕?

      早晨上班,夜雨后的清新,騎車在無人喧嘩的街道上,一枚蝴蝶在不知不覺中,飄落在我的肩頭,在微風中,穩穩地煽動彩翼,把扶好美麗的身,不離開我,像一個女孩兒依靠而眠。

      我輕輕的,輕輕的把這枚蝴蝶一般的落葉拂去之時,我清楚,所謂的蝴蝶落于肩頭,是一個中年人的夢想,蝶兒終要死去,歸于大寂的土地,隨爾腐朽,歸塵,成空,那一縷在此、她在、和不在的夢想。

      本文標題:蝴蝶落在我的肩頭

      本文鏈接:http://www.topjst.com/content/332545.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