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學小說言情小說
文章內容頁

荷花有約(第三十七章:story:37)

  • 作者: 華之碧玉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11-22
  • 閱讀256069
  •   今日,神界彩云漫天,視覺下的一切總是找不出缺陷的完美,絕對是個黃道吉日。

      用過早膳,太后攜著幾名婢女前來登門造訪,不著華麗外裝,換作一襲平實的衣上妝,這兒不是上宮,無需太過隆重,反倒這身平實著裝才顯親切感親和力。

      婢女們個個面頰如花,冰清玉潔,學院里的小可人從未有幸目睹如此場面,紛紛兩眼發光,跟丟了魂似的。

      太后領站一列,剩余幾位退站后列,一個頭兒領著一幫手下……她們整齊排成長長一列,雙手捧禮,有衣裳,頭飾,珠簪,發夾……

      站在最左邊的一個首先離群走出,說“公主,這是太后為您準備的衣裳。”

      第二個又離群“公主,這是太后賜給您的飾品。”

      第三個再如此“公主,這是太后給您的珠簮,讓您打扮得美美的。”

      第四個當然選擇從眾“請公主跟我們回上宮吧。”

      這一聲聲‘公主’稱得我渾身發怵,首次耳聞尊貴的稱呼,我曾有多個別名,外婆通常喚彤兒,有的伙伴喚病癱,有的喚柔弱鬼,還有的喚病鬼,以致近日剛起的泥菩薩。

      這些別名聽起來雖不雅致,但平時繞耳的均為這種不倫不類的稱號,聽多自然不拗耳,突然跑出個這般體統的稱謂來,反而耳不慣聞。

      我打了一個哆嗦。

      神思中生出一個心眼,一向愛話多多的老者這刻沒了動靜,臉一轉,原來她同其他小可人于一旁觀看,不從中作梗。

      好奇增幾分下欲前去探個究竟,是她變了,還是心里作怪生幻覺。

      太后卻踱著悠揚步伐臉帶盈盈笑,拿起其中一件麗裳比劃個好幾回,穿于我身。

      又是一身粉白輕衣,一縷烏黑亮麗長發用玉簮子盤起一小部分,其他由憑隨風任飛。

      這一身粉白輕衣與我氣質特為相配,叫人看著幾分心痛,不忍著手傷害,安全可加。

      人物到齊,著裝完畢,接下來和外婆言辭便是。

      此番言辭,當然是互相囑咐要多多保重,要時時記掛著唯一親人,外婆滔滔不絕送贈言,告知出身在外,不比家里。

      此番太后不樂意,自言自語嘴漏話“那里便是她家,是她真正的家。”

      我醞釀著她何出此言,欲言又止。

      我來到外婆跟前,青澀的喉音可比平時低好幾個層次“外婆,我走了,您多多保重,我會常回家看看的。”

      這人不愧和 ‘老頑童’三字相配,舉動永遠讓人大吃一驚,意想不到,她不像別人家那樣離別依依哭斷腸,相反冷聲放言如同沒事“行了,知道了,快走吧,你如今如愿以償了,應該高興才是。”

      我聽聞,強擠笑,不吃驚,是失落。

      怎么現在連我要離開她也能安之若泰,是把我交給他們太過放心,還是打算從此撒手,不聞不問?既然她都放得下心,我更不該有顧慮。

      生怕枝節從中來,我把所有疑問硬生生從喉嚨處咽下,安心準備榮升公主。

      從未親睹那上宮壞境如何,只耳聞有這么一塊地兒,如今能親自身臨其境體會,絕為好事。

      她們數個婢女,加上太后再加我一個形成一支浩浩蕩蕩前行隊伍,一路騰架仙霧,從未與大眾同行過的我,心里別提多興奮激動。

      以前日子太過孤單,來來去去就一張臉孔,即便出個門都要打招呼,麻煩不說還費口水,如今,省去麻煩又省時省力。

      傳言中的上宮真是富麗堂皇,堪堪宮殿,莊嚴威武,身降下云,直為大殿。

      殿內七彩吊燈閃爍不定,左右兩邊兩列人,中間騰出一條小道來,紅毯為止,只拱行走。

      由太后領先,我第二,殿后的為那些婢女們。

      一路前行,大殿上群仙云集,十分氣派,我心慌慌,意又亂,不習慣眾多目光齊襲,抬眸望去,天帝端莊坐于高處,面帶微笑,和第一次初見他時臉龐上多出幾分威信。

      我眼珠始終落在他身上,腳在不住前走,臨近他跟前,止下步來,他直腰起立,手垂直伸向。

      我手緩慢地伸,兩手觸碰時,他把我牽到高臺并肩,此情此景,猶像行婚禮瞬間,由新郎牽著新娘宣布愛的誓言。

      要不是天帝長了我一個輩分,更為十足。

      他當著眾仙面前宣下一席言“從現在起,她就是上宮的公主,唯一的公主。”

      大殿上一片嘩然。

      又引發一波羨慕妒忌恨眼色。

      這上宮只有王子沒有公主,如今我作為這兒唯一的公主,身份何其尊貴,以后外界那些狂妄之徒便少了輕舉妄動機會,想到這一層,心里一陣踏實。

      這時,觀場的一名女子站到中間,她一身衣裳和天帝大致相同,僅僅差別于一套為男裝,一套為女裝,僅此而已。

      天帝朝她使出一個狠眼色“天后,你要干嘛?”

      哦,原來她便是上宮天后,難怪著裝跟天帝一致,她目光深邃,如藏著千般秘密,發髻上的飾品是那么耀眼。

      她語氣中對我有著滿滿的不忿“聽說這丫頭是太后的救命恩人,才會獲取公主這名譽,說真的,這丫頭從哪來都不知道,萬一來個引狼入室,吃虧的可是我們。”

      此話剛盡,華服太后搶先一步臉上不服,替我抗議,打抱不平“她真的是救過我一命,難道你連我的話都不相信?”

      霎時,趾高氣揚的天后雙膝齊跪,膝行到太后跟前“不不不,我不是說您,我說錯話。”

      話畢,她自己忙掌嘴多次,維諾退下,不敢再公開發言。

      這天后倒是有幾分膽色,本來是想給我一個下馬威,可怎知惹火太歲爺,一聲吆喝,她馬上成為縮頭烏龜。

      那時雖年少,但也有模糊記憶依稀記得,從旁人口得知,原本天帝并不同意立她為后,可是這樁婚事是老天帝定下的,長輩有令,只能從命。

      天后和大家關系處得并不好,時時帶著壞眼色,在背后使壞腦筋,處處搬弄是非,不安好心,一物降一物,就算她天不怕地不怕,也不敢在太歲爺頭上動土。

      長輩一聲令下,晚輩立刻退避三舍。

      上宮當天繁華宴會,敬請貴賓,燈火通明,把酒言歡,暢享三日,這是我一生從不敢奢望的奢華。

      群仙隔三差五來敬酒,我酒力尚淺,怕不勝酒力而不接杯,然都是一名叫月藍的女仙代喝,她是太后最忠實的心腹。

      如今太后把她賜給我,一來為保護我,二來給我做個伴,我和她差了一個輩分,倆人卻身份懸殊,她得尊稱我為公主,我即直喚她本名。

      一天下來,五湖四海均有人前來道賀,這本好事,但也因此增煩不少,為招待前來道賀的嘉賓花費大量人力物力。

      仙家口雜何其多,有人說我和其他五位王子神色面觀頗為相像,卻從不言起這位伯父天帝,他胸懷廣闊,不在意這些。

      太后臉龐溢滿滿意笑容,逢人就夸她終于夢想成真,有了一個孫女,可我心知肚明,只是一個空殼,并非貨真價實。

      為此幾番躊躇。

      有聲贊賞,有聲反對,天后在大殿上拉攏不少支持者,出言不遜,指桑罵槐,連太后也沒轍。

      盡管喧嘩不斷,宴會繼續。

      到了第二天,終于能騰出時間自由支配。

      第三天,仙影漸散,宴席已去,我還在開心,感謝天上掉餡餅砸到我。

      這三天,幾乎不曾闔眼安睡。

      本文標題:荷花有約(第三十七章:story:37)

      本文鏈接:http://www.topjst.com/content/332529.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