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海天散文似水年華
文章內容頁

女知青的蹉跎歲月(第二十章:半夜救火差點成了放火犯)

  • 作者: 景信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11-22
  • 閱讀256325
  •   有一天晚上都快十點了,大伙還聽呢,我們女知青的頭,陶秀云就跟大伙說:

      “閉它睡覺吧,人們都困了,明天早晨起來還要干活呢。”

      于是,就關了收音機睡覺。可剛躺下不大一會,就聽許麗說:

      “這天是咋地啦,剛躺下咋就亮了呢?”

      王淑杰閉著眼睛說:

      “許麗你準是又睡糊涂了,這才幾點呀,就亮天啦。”

      許麗呼地一下坐起來,還大聲喊上了:

      “不信你們往外看看,太陽都出來了。”

      我們也都起來往窗戶上看,可不是咋地,窗戶外邊通紅錚亮,還真像太陽似的,但那不是太陽,這時候,就聽男知青那邊有人喊了:

      “著火了,是小學校那著火了,趕緊救火去。”

      等我們拿著水桶、洗臉盆跑到失火的地方去救火,那幾間草房子也都燒爬架了。那我們也忙活好一陣子,往上潑水,拿鐵锨往上攘土,一直到把火撲滅。

      多虧是冬天,學生放寒假了。就一個五十多歲老師在那里住,聽說那老師是省城的家,也不知道犯啥錯誤給下放到這來了,平時就不著領導喜歡,可他有文化,當地又缺有文化的人,就讓他當老師,他平時梳個大背頭,人們都管它叫大背頭老師。我們剛來的時候,因為我們青年點當時沒有籃球架子,沒法玩籃球,所以,晚上吃完飯,就去那個小學校打籃球。那時候我們就看過他,他見著女的,用色瞇瞇眼睛看人,我們一看他那樣都心煩,當時我們當中有的人就說:

      “他肯定是因為作風問題才被攆到農村來的。”

      今晚學校著火他倒是沒被燒死,但他背頭變成了卷毛,臉上被火烤的跟個熏雞似的,哆哆嗦嗦地站在那。我們光顧救火了,不知道大隊書記啥時候來的。就見書記來到背頭老師面前,指著他的鼻子問他:

      “你他娘的咋還把房子給點著了呢?”

      大背頭說:

      “不是我點著的。”

      “那是誰點的。”

      書記的嗓門真大,當時把我們手里拿著救火的洗臉盆都震得“嗡嗡”響。

      我們男知青“四眼”就是好露尖嘴,人家大背頭還沒說話呢,他替人家說上了:

      “不能是他點著的。”

      書記一聽沖他去了:

      “你咋知道不是他點的?不是他,那就是你點的。”

      “四眼”這下子毛了,急忙擺著手說:

      “也不是我點的,沒準還興許是放雙響整著的,要不就是誰抽煙整著的。”

      書記仍然朝他使勁,用手指著四眼的鼻子說:

      “雙響是你放的,要不就是你抽煙整著的,對吧?”

      我們隊長趕緊上前用身子擋住“四眼”,對書記說:

      “年輕人不懂事,瞎說,請書記別生氣。”

      書記認識我們隊長,聽他這么一說,他把繃著的臉松開了點,用眼睛掃了我們一圈,然后用饒恕我們的口氣說:

      “看在你們幫助救火的份上,今天就不追究了。”

      回頭用手一指大背頭對他帶來的人說:

      “把他帶走,明天送公社去。”

      說完人家走了,就剩下我們這幫救火的了。忙活了半宿,啥好也沒撈著,還差點攤上放火的嫌疑。我們當中有的人就發牢騷了:

      “你說咱們這些人也真是的,狐貍沒抓找,還惹得一身騷,往后再遇上這事,可不能再管了。”

      可當領導的就不那么說了,當時我們李書記就說:

      “再遇到這樣的事還得管,哪有見死不救的道理呢?再說了,今天我們要是不來救火,那人家就得說火是我們放的,還真就成了放火的嫌疑犯了。”

      當我們回到青年點,天真的要亮了,太陽都要出來了。

      就因為這件事,那年過年我們都沒撈著放鞭炮。那年春節我們差不多一半人都沒回家過年,領導知道我們在那過年擅作不了,他們臨回家時囑咐我們:

      “過年別放鞭炮了,小心別失了火。”

      我們當中也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

      “過年著火更好,不是說火燒旺運嗎?”

      領導開始嚇唬我們了:

      “要是著了火,以后就別想回去當工人啦。”

      就這句話好使,我們最怕說這句話。

      別看沒有鞭炮放,我們照樣過得很熱鬧。記得過年那天我們弄了好多菜,還喝了不少酒。吃飽喝足之后,大家唱歌、跳舞,把那盆和碗敲得叮當亂響,就差點沒把房蓋給鼓起來。到后來黃麗萍和一個男知青合伙還演了一出《白毛女》。他們唱得大家好心酸,有的人就說:“別演這個了,整的心怪難受的,還是唱點高興的吧。”

      天大概都快要亮的時候,我們才睡覺。第二天早晨就是大年初一,太陽都老高了,我們還睡呢,一直聽到隊長叫我們才醒。黃麗萍用被子蒙著腦袋在被窩里說:

      “我說隊長啊,你就行行好吧!大初一的,你就讓我們歇一天,別讓我們干活了。”

      “歇著吧,我是放心不下你們來看看的,怕你們把房蓋給弄的塌下來。

      ”隊長說完騎著自行車走了。

      就是在那年的正月,我們從收音機里聽到,北京、上海大城市下鄉到邊疆地區的知青,有返城的消息了。第一次聽到了改革開放的詞,雖然我們對那些新名詞弄不太明白,但感覺國家政策好像跟以前不一樣了。

      果然,當1978年春天要種地的時候,就聽到了礦里要我們回去當工人的消息,有一天,李書記從礦里開完會回來了,他對我們說:

      “礦上領導說了,把你們填的表都交上去了,等上邊一批下來就讓你們回去上班。”

      他話音還沒落呢,就聽底下“嘩”的一聲,大伙都拍巴掌鼓掌,我跟你說,我把手都拍疼了,那也不停,還使勁拍。

      等到了1978年秋天,我們剛把地里的莊稼收割完,就接到了回礦里當工人,接受身體檢查的通知。

      記得那天早晨,還是礦里的汽車來接的我們,體檢完了之后,我們又回到青年點,一邊打場,一邊聽礦里的通知。一個多月后,大概是十一月中旬,我們就徹底結束了在農村的生活,回到了煤礦。掐著手指一算,我們在鄉下整整干了三年零三個月。

      回到煤礦以后,我被分到一井,當上一名充電工。這一干就是24年。按著國家的有關規定,煤礦充電工屬于特殊工種,所以,我在2001年年底,四十五周歲的時候就退休了,到今天為止,我退休都已經快二十年了。當然了,和我一起下鄉的那些知青們,如今也都退休了。一晃我們都走進了老年,想想當年我們仍然會熱血沸騰,我們會驕傲地說,知青,是光榮知青;知青,是新中國最可愛的人。(未完待續)

      本文標題:女知青的蹉跎歲月(第二十章:半夜救火差點成了放火犯)

      本文鏈接:http://www.topjst.com/content/332524.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