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情感家園異鄉生活
文章內容頁

離家的孩子

  • 作者: 龍富金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11-22
  • 閱讀258600
  •   認識阿才在合益廠。那天廠里招進來一個頭發長長,瘦瘦的的男孩,人事部安排他住405宿舍,于是我們就這樣認識了。


      他叫潘學才,工友們都叫他阿才。阿才其貌不揚,個子高,身材苗條,說話聲音大,走起路來總是昂著頭,腰直直的,一副高傲.自命不凡的樣子。


      下了班,阿才找我閑聊,話題最多是文學,我們成了真誠的朋友。阿才告訴我,他來自湖南益陽,父母去世了,三兄妹,他是長子,弟弟結婚了,妹妹也嫁人了,剩下他還沒成家立業,孤苦伶仃在外面漂流,二十六歲了還沒女朋友,離家八年了沒掙到錢,沒回過家。聽了阿才傾訴惻隱之心油然而生,愛莫能助,我說:“什么時候回故鄉?”阿才說:“有朝一日發財了衣錦還鄉讓鄉親們刮目相看。”我說:“沒文憑,沒才華,沒技能,出人頭地難,除非你買彩票中大獎,不然一輩子窮。”我笑,阿才也笑。


      阿才喜歡吹笛子,吹得好,月明星稀的夜晚他站在走廊反復吹陳星的成名曲《流浪歌》: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親愛的媽媽/流浪的腳步走遍天涯/沒有一個家......那悠揚的笛聲如泣如訴,十分感,令背井離鄉的游子們聽了想起熱愛的故鄉,遠方的爹娘,出門在外的無奈,在異鄉漂泊的艱辛和苦楚。


      阿才樂善好施,經常施舍錢給殘疾人,他說殘疾人沒勞動能力同情,贈人玫瑰,手有余香,工友們都說阿才心腸好,活菩薩。


      一天,我和阿才在大排檔吃早餐,我們吃腸粉,四元錢一份,付錢的時候阿才的那份一起付了。回到宿舍阿才拿四塊錢給我,我說區區幾塊錢不要了,阿才說掙錢不容易,血汗錢,他把錢放在我衣服口袋里,我拿出來還給他,他不高興,他說:“把我當同事收下。”這樣誠信同事我還能說什么呢。


      我在合益廠干了兩年沒展望辭工走了進一個手袋廠,每天忙碌為人作嫁沒時間去看阿才,直到那天廠里發工資放假一天我才去看他。我站在合益門口等了一天沒見阿才影子,我問老員工阿華:“阿華,怎么沒見阿才出來玩?”阿華笑了笑說:”你出廠一個星期阿才也走了,不知去哪里。”我以為再也見不到阿才了,想不到那年冬天我又碰到他。


      那天我去網吧上網,在街上,忽然身后響起熟悉的聲音:“龍富金。”我轉身循聲望去,是久別的阿才叫我。阿才依然沒變,頭發還是那么長,人還是那么瘦,穿一件黑色風雨,腰上掛個手機,一副老板派頭,看來他混得不錯。我說:“阿才,很久沒你消息在哪里發財?”阿才說從合益廠出來去了深圳,在深圳干了九個月又回到惠州,現在一家超市做保安。他說他買了個三千多塊智能手機,他把號碼告訴我叫我存起來有空打他電話,我說我會打的。我們聊了很久,分別時,我目送阿才身影消失在黑壓壓人群中才去網吧上網。


      兩個月后,我去了東莞,一干就是一年多,我打阿才手機,每次聽到你撥打的號碼已過期,我猜想阿才換號碼了。好久沒見他了,不知他還好嗎?好人好夢,愿遠在惠州的阿才過得比我好。


      本文標題:離家的孩子

      本文鏈接:http://www.topjst.com/content/332497.html

      • 評論
      3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