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學小說言情小說
文章內容頁

荷花有約(第三十六章:story:36)

  • 作者: 華之碧玉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11-21
  • 閱讀254590
  •   七天過渡期里,我每日都在匆匆作告別,學院小仙家們紛紛依依不舍語言囑咐,歡懷送抱,以表心意,看得我心里欣慰。

      畢竟同居屋檐下,共享著資源,同飲一方水,沒有血親也會生出情感來,落地為兄弟,何必骨肉親。

      臨行前,詢問他們心愿,承諾要幫著圓愿,大伙一眾表態希望我快樂就行。

      外婆卻異常淡定,全然若無其事,特為有別于往日,我臨出門前都要來一番臨別嘮叨與叮嚀,說起這事兒,甚是怪異。

      然為之幾番寢食不安,輾轉反側,仍悟不出個所以然,跑去問清緣由,外婆委屈之間透出勵聲,道“我管你時,你怨我處處管著你,現在又跑過來問我為何不理你,你到底想怎樣?”

      我一愣,一傻,我也不知我想怎樣。

      這日,是七天過度期的第六天,明天即將要開始新生活。

      心中既緊張又興奮,后面還跟著一個煩惱,為能擺脫管制的枷鎖重獲新生而興奮,擔心會不適應新生活而緊張煩惱。

      腦中試圖勾勒出藍圖,不得不說,對一切充滿著向往和憧憬。

      在美好憧憬的召喚下,仿佛已身臨其境,下意識動手收拾起閨房來,興奮有增無減,即見在學院習藝的一名可人兒神色沉沉闖進閨房中。

      她大喘氣模樣讓我呆了,待到神情冷靜恢復后她娓娓道來緣由。

      她說她有個畢生所愿,我便問是為何愿,讓她告知看看我是否可以幫上忙。

      一番詢問后方知,眼前這小可人兒畢生所愿可真不省事,不是輕易便能完成,這愿就是能和少華見一面。

      她得知我和少華淵源不淺,特地來找我幫她達愿。

      我傻了,不知所措。

      說句實在話,此愿可真讓我頭暈頭痛,進退兩難,雖說我跟少華有點瓜葛,可那次他已重言警告,讓我別再讓他看到我。

      如今,與他關系演變至此,還有何顏面去找他,再說,我只作為他幼時一個玩伴,根本算不了什么淵源。

      這低齡小人兒期待的眼神讓我不忍實話實說,采取‘不拒不應’做法,見機行事。

      正午時分,無盡邊界那座府邸外擁戴者成群,仙氣彌漫,人頭涌動,生勃勃的將這兒堵個水泄不通。

      我參與在內,不聞少華仙影的響動,唯聞近鄰七嘴八舌咿咿呀呀,在心底后悔著不該到來,在此喝了大半天西風,兩手空空,收獲沒有。

      這里蹲蹲那里站站,一個鐘頭一個鐘頭地過去,悄無聲息,一去不復返,周圍人山人海,他們都為少華癡迷,想一睹他風采,我卻與大眾道不同。

      多番猶豫著打道回府,功虧一簣又心有不甘,前功盡棄不情愿,一改想法,懷著打死也不能‘前功盡棄’的念頭,繼續等待。

      此處永遠都是仙氣澎湃,我擠身于仙氣云集處,身子隨著洶涌的仙群不停挪移,天旋地轉,斗轉星移,眼花繚亂。

      身于府邸外,放眼往里眺,里頭鴉雀無聲,內有何動作全然不知,侍奉少華日常起居那小仙人于門前一探頭,又銷聲匿跡。

      內間,少年掌門正撫琴寫詞作曲,小仙人步伐飛云沖過來“掌門,我看見您那個小時候的玩伴也在外面,不知道在干嘛。”

      他終詞止曲,訝道“你說樂彤,她也在,她在干嘛?”

      小仙冷言“還不是想見您一面,您要出去見她么?照我說您千萬別出去,外面人頭攢動,讓他們求不得,才顯得您的矜貴,對了,我還聽說,她救過上宮太后一命,不久后就要去上宮受封。”

      少華不可置信眼一瞪“你說真的?”

      小仙人肯定一點頭。

      他瞬時就是深思,一會,便用法術騰云而出。

      瞥見少年掌門那風度翩翩的身影,現場一番歡喜雀躍,個個面帶挑花,只為求他一個回顧目光。

      他已過慣這種體面風光生活,是的,作為一個掌門,這般文武全才,理當如此。

      在濃濃仙霧里,少華格外高大了,威風凜凜,身影若隱若現,我從仙群中闖出,不顧一切攔下那一株身軀,他不耐煩一聲吼“你走開。”

      我無動于衷。

      張開一雙臂攔在他跟前,防止他逃跑,欲秉明來此目的,他開始看我,我立馬開門見山“我學院有個人她的畢生所愿就是見你一面,你跟我去見她一面吧。”

      少華呵呵干笑,笑得荒唐“我才沒空陪你耍,我一個掌門,萬事纏身,陪你去見她,不去。”

      他語的這番話,讓我寒了心,不禁反思,他是不是少華,我是不是認錯人了?

      我直勾勾凝視著他做出一副不情愿神情。

      憶著往日昨天,他并非這般冷血無情,如今變化如此大,如翻天覆地,變了一個人似的。

      傾頓,向往他幼時的溫柔體貼,看來,跟他柔言細聲這招不會生效,得換一招,干脆用自己作為交換籌碼,實話實說。

      我怒火爆棚,卻努力壓下,恢復一慣小鳥依人地柔音道“怎么現在讓你做一點小事都這么難,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他干涸一哼“小時候是小時候,長大了總會變的。”

      背脊發涼,心在墜落,差點摔裂成兩片。

      原來時間真能讓人脫胎換骨,哪怕幼時再相濡以沫,長大后也物是人非。

      假以遐想,如果時光能倒流該有多好。

      這時,不知何時竄出的小仙人于一旁添言語“掌門,您就去見她一面吧,說不定是最后一面。”

      少華大怒“你這張嘴比凡界的糞坑還臭。”

      小仙人也意識到話語有誤,怯生生道“我只是隨口一說。”

      現場旁人吵吵嚷七嘴八舌,我料理一番情緒,沉痛道“好,只要你肯去見她,我以后再也不會出現在你面前了。”

      少華抬頭看我一眼,不說話。

      我又加一句 “今天過后,我就要去別處了,再也不會來打擾你了。”

      他神色稍稍改變了些,仍從眾目睽睽下逃之夭夭。

      我垂頭喪氣原路返回,突然覺得自己很沒用,這么點小事都辦不好,人家把畢生所愿告知我,就說明對我的信任,如今,如何是好?

      可人兒見我神情,料到結果,她收起失落,不讓脆弱輕易展現,反言來安慰我,這小人如此懂事,比起那冷傲孤高的他簡直是差天共地。

      我獨自徘徊,徘到門口又折回,三番五次輪回,天色逐漸陰沉,遠處高山逶迤,今夜不見那一輪彎月懸掛,天旋地轉,微風吹拂,使我這一身輕衣隨風起舞。

      時而踱步徘徊,時而上榻平躺,心里不愿放棄,哪怕希望不大,也堅持到底。

      時間悄無聲息,一個時辰緊接一個時辰,從白天到黑夜,他還不現身,慢慢地,又從黑夜到白天。

      不知何時,日初起,一個身影匆匆來,少華剛現身就詢問那小可人狀況,我指路讓他們倆會面。

      一男一女笑語相迎,畫面很是溫馨唯美,堪比良辰美景,我嘴角露出淺笑,為能幫上忙高興了大半天。

      我巴著那唯美的畫面在心底默默言“從現在開始,我會信守承諾,不再見你。”

      當我在和他做最后的告別,卻不知我和他之間的故事并沒結束。

      本文標題:荷花有約(第三十六章:story:36)

      本文鏈接:http://www.topjst.com/content/332479.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