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學小說其他連載
文章內容頁

一路走來(第三十一章:小時吃苦非壞事,成長鍛煉需立志)

  • 作者: 一路走來的老中醫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11-21
  • 閱讀253932
  •   又到了冬季,該給弟弟妹妹們備好棉衣、鞋。二弟的棉襖和棉褲都不行,毀了一下給小弟尚可,二弟長得太快比我都高了不少,給買了新布求我嬸子把做給二弟棉花送到叔家讓二天后去取。給妹買了新花布送到老姨家,求老姨給妹妹做上衣,套在棉襖外面,給二弟和妹妹賣了新鞋,我割一捆蒲草,選用根部柔軟結實的部位,用水潤了半天,劈成寬窄差不多,用蘿卜刻上鞋楦子,編了兩雙我自己穿的草鞋,把底用厚布包上,四周邊用麻縫上,就這樣糊弄了一冬,省下了錢給父親賣了新棉膠鞋,每天都干活不穿暖怎么行。

      同齡們都處了對象,一多半都結婚了,許兆武和江明業的孩子都會走了,會冒話了。只有我一個孤零零的學習,編著筐,慢慢想出來一首:
      
      釵頭鳳

      繭一手,衣缺扣,貪窮饑寒辛勞久。
      碎袖擺,熱輕害,搜汗猶在,還欠外債,
      壞壞壞
      人輕睬,病常昧,身微言輕疾又來,
      傷殘外,不敢愛,日夜忍耐,漸寬衣帶。
      奈奈奈
      
      到了新兵入伍了的時候,鄰家忙得不可開交,我也過去看看有什么可幫忙的,只見于遠喜,身穿草綠色軍裝,軍裝穿在他身上,簡直就好像為他量身訂做的一樣,板正熨帖,正合身。顯得得體大方,神采奕奕,在大家簇擁下坐上了馬車, 隊里干部給于遠喜和他父母都戴上了大紅花,劉德香在于遠喜身前身后,輕輕低語,不住地囑咐,愛護身體,照顧好自己,說不完,眼淚汪汪,車夫一聲吆喝,馬車緩緩地走了,直到看不見了,人們才進了屋子,劉德香低著頭,紅著眼睛回家了,失魂落魄的樣子一下就衰老了許多。
      
      送走了同學剛回家想編個筐,不常來的缐家叔伯姑父家的大兒子來了,坐在炕上跟我嘮嘮嗑,小時常來,還是挺熟的,也很隨便的。他叫缐寶林,比我小一歲,以前旮里旮塌的,現在成大人,知道干凈了,身上穿的干干凈凈的,他們家在我們往西隔三家,是后搬來村子的,姑父是車夫,趕了一輩子的馬車,姑父的車趕得好,遠近都知道,他喊一聲,那四個馬都嚇一嘚瑟。寶林七歲母病逝,經人介紹我六爺大女兒,是啞女,嫁給姑父是續弦,一連又生了三個兒子、兩個女兒,再加上寶林就六個孩子了,生產隊的公分值又不高,去了領回口糧的,也拿不回錢來,家境窘迫一些,當時就是這個樣子,大多數和姑父家一樣,寶林還有一大姐,在姑家長大,早已結婚,他姑看他媽去世了,就把侄接去了,也算幫了不少的忙。他身上還有一種清香味,原來擦了雪花膏。他這幾年長了很多,有一米八了,還跟我說看上了本村姑娘,處了幾天就不和他處了,跟別人好了。我還安慰他,你不要著急,緣分到了自然會水到渠成的,緣分未到,你著急也沒有用,這是兩個人和兩個家庭的事。接著來了幾回,說又處了一個,還問我怎么樣處對象,你看的書多,你說說看,我笑著說,我看的書是治病的不是搞對象的呀。告訴他要有耐心,信心,多說一些關心熱情的話,不要著急,不要發脾氣,買點女孩喜歡的小東西,送給女孩,就算不成,也沒有賠什么,還學一些經驗,可是過了不幾天,我姑父突然跑來說,明海你快點跟去一趟,看看寶林還有救不,我急忙跟著跑了去他們家,在地上躺著,面鐵青,面孔扭曲,雙眼睜著,已經沒有了呼吸,也沒有了脈搏,愿來是喝了一大碗鹵水,鹵水有大毒,讓人血脈凝結,當時灌豆漿,牛奶,或西醫催吐洗胃,輸液有希望,但現在時間太長了,沒有辦法了。手腳都涼了。準備后事吧。這是我村發生最慘因戀情失敗而致死的。對我震動很大,人死都不怕,還有什么可怕的。

      診所的王叔回公社上班了,公社醫院也缺大夫,門診值班休息排不開。我村診來了董大夫三十歲左右,是西醫,三天打漁兩天曬網,后來診所又來了個老中醫,叫劉忠杰,六十多歲,來診兩個多月,也被姑父請來了,他看了看說沒辦法了,不行了安排后事吧,姑父不死心又把我叫來了。

      看到姑父傷心的樣子,心里也很是難受,真是父子連心啊,狼不叼誰孩子誰不心疼的。寫了一詞;
      
      鵲橋仙
      陰云漫漫,飛星悵然,從相識到相親,朝夕相處情非淺。塵緣怎抵世俗心,紅塵滾滾,烈火真金,海誓三盟是初愿,貪慕虛榮無情分。
      
      我心里暗暗對逝去的寶林說;你愛的人、沒有真心和你相處,可能是玩一玩而已,發現有可心的比你強的就一掉頭離你而去,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了,當時一會溫柔一會冰冷,欲拒還迎,都是戴著假面具在和你玩呢,不是真心的,時而低低的一語,時而淺淺一笑,直入你心房,令你血脈奮張,難以自抑,自以為是真心相愛,可是突然和別人訂婚了,對她來說是一場玩笑,對你來說,墜入情網,己欲發狂,這其實是單相思,看你兩眼閉,心思來了。她只是玩笑、你卻當真愛,過后人既散,你卻受其害,單戀何時盡,反復想不開,癡情無人知,真心無人睬 ,此生了無趣,憤然飲鴆裁。一腔恨不消,幽怒去泉臺。

      又寫了一首:
      
      七律:他世再莫生多情

      山間草木皆有情,傳花授粉似相識。
      春風一度十里暖,競相綻蕊怕誤遲。
      若問有情實無情,思君不得害情癡。
      天天相見如不見,心情難猜費時日。
      欲拒還迎淺一笑,惹人遐想入瑤池。
      人生自有多情種,深情只有風月知。
      一場單思向誰訴,蠟炬成灰啼血時。
      他世再寞生多情,人間無地看相思。
      天涯何處無芳草,長泯愛花竟如此。
      山間多有相思樹,流水無情枉一枝。
      
      因為村診所來了個老中醫,抽空去看,能學點更好,就去了趟診所,恭敬地打了招呼,閑聊起來,聽他說,十歲開始學徒,先抓藥,十年后才開始看病的,他講什么中醫經典都能背下來,他治好了很多大醫院治不好的疑難病,學中醫可沒那么容易,沒有二十或三十年,你根本看不了病,藥死人可不得了地,人命關天啊。說著說著就下道了,他說他這一生玩過的女人無數,等等污言穢語。我就告辭了,再也沒有去過,我很明白,他聽說我自學中醫,怕我對他有影響,先來一聲棒喝,看我沒有表情,就又說些下流東西,想毀掉我,太小瞧我了。這點小把戲,和三歲孩子玩去吧。我在艱難困苦的逆境中生存下來,再難的事,也無所謂。仰天一笑當沒有來過,也不認識這種人。但越發堅定了我的信念,六爺曾說過我,別太不靠譜了 ,干點實際的吧,大夫哪是那么容易學的,我到大醫院看過病,也多少次趕車拉病人去看病,那些大醫院的大夫,都是醫科大學畢業的,還沒有像你這樣自學就能看病的,你看看你八叔的表弟、在生產隊一年能三千多公分,家里的日子過得可好了,什么都不缺。他這番話我永遠記住了。誰越說醫學不好學,你這樣在家悶頭自己學是不行的,最起碼得有師傅帶一下才能等等的話聽的太多了,也多是出于關心。

      我越是聽到這種話、就越精神倍增,不吃不喝不睡也要學好。是這樣想的,也是這么去做的。剛好于遠喜當兵走了一個月,給家里寄回來第一封信,告訴家里他在部隊很好,開始新兵訓練了,每天抓的很緊,吃的穿的住的都很好,不用掛念,落款地址是內蒙古巴林左旗。家里看到來信、都挺高興,越發覺得他有出息。他的盲叔叔就高興的說,遠喜肯定能當上官,這整個村子的青年論聰明勁,只有你比他強,剩下的都不行,是和我說,我說哪里話啊,他比我強多了第一身體好,第二書讀的多,第三在外面時間長,所見所聞都讓他積累成了知識,第四有大抱負,胸懷遠大,將來一飛沖天,飛黃騰達指日可待。

      我接著說,我就差遠了,我想到學校當個老師教教學生,你說行嗎,不行的,我當兵不用說,不用想,成份不好,政審不合格,還當兵呢,中學都沒撈著上,所以說這輩子是趕不上了,下輩子生個好人家,興許能趕上他,說的大家哈哈地笑起來。

      農村的青年想走出山溝,到外面的世界去必須考學,再就是當兵,因為文革期間 ,學是不用考了,只有當兵一條路,所以于遠喜選擇了當兵,看來也是經過深思熟慮,但他看了一段時間中醫的書籍,以后不了了之,不知道為什么。

      本文標題:一路走來(第三十一章:小時吃苦非壞事,成長鍛煉需立志)

      本文鏈接:http://www.topjst.com/content/332472.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