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校園文學教師文藝
文章內容頁

大圩與太平陶舍的一天

  • 作者: 朱華玉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11-19
  • 閱讀258030
  •   每個星期三,是大圩老師這學期開學以來最為忙碌,也最為享受的一天。同時,也是太平這所鄉村學校的初中和小學的孩子們最為期盼,最為興奮的一天。

      因為學校在今年暑期購置了一套陶藝制作設備,有制陶的拉坯機,有燒制陶藝作品的電窯等等,建起了一間陶藝館,并于今年開學正式開設了一門新的美術課程——陶藝課,授課老師正是大圩。

      大圩本名叫沈幫彪,是太平這所鄉村學校的一名美術老師。因為世代居住的村子邊上有一條長長的阻擋洪水的江堤叫西聯圩;已經五十開外了,除了三年讀師范,自己從小到大都沒離開過,一直都在這大圩護佑下的鄉村生活和工作,故給自己取了個藝名——大圩。

      已是深秋的一個星期三來臨,這天早上6點,大圩老師和往常一樣,早早地起床,洗漱吃飯,便早早地趕往學校。到了學校還不到7點,這時學生才陸續的來到學校。打開陶藝館的門,抬頭看到書法家朋友涂道亮先生為陶藝館題寫的“太平陶舍”的匾額,看著桌上擺著孩子們的一件件稚嫩的、栩栩如生的陶藝作品,一種如釋重負,作為師者的成就感和滿足感,洋溢在大圩老師喜悅的臉上,心里蕩漾著滿滿的幸福。

      自打知道學校要建陶藝館并由他擔任陶藝老師之后,這個已經五十多歲的鄉村教師就自己自費多次去景德鎮拜師學藝。開學二個多月來,每天佝僂著身子和孩子們在一起制陶、繪陶、燒陶。從孩子們對陶藝一無所知,到對陶藝產生濃厚的興趣,以及孩子們表現的令人意想不到的動手潛能。使這個對繪畫藝術有著無限熱愛,并已經取得一定成績的“畫家”如同孩子般一直沉浸在一種開心、幸福、感動和感激之中。他開心、幸福的是農家的孩子在追求藝術的學習中,又有了一個新的體驗場所;感動、感激的是學校及領導的遠見,讓鄉村孩子在藝術教育的起步上不輸城區的孩子,他深深地感到身上的責任、使命和挑戰。

      大圩老師并不是專業的美術出身,他是曾經名噪一時的銅陵師范學校的一名中專師范生。他不善言辭,為人憨厚,外人來看幾近木納。他很執著,近乎執拗,認準的事便一條道走到黑,就是憑著這樣的一股勁,幾十年來對繪畫如癡如醉的熱愛和如琢如磨的追求,使他在銅陵的繪畫界早已聲名鵲起。自2017年起,已連續四年被《安徽文學》雜志社簽約為插圖畫家。他的畫風獨特,在繪畫界有個雅號,被戲稱為“銅陵的梵高”。為了使他的才華能夠更好地影響孩子們,培養更多地懂藝術愛藝術的苗子,學校專門為他設置了一間畫室,并請市書法名家阮良之先生專門題寫了“大圩藝術館”。他將自己的繪畫和雕塑作品以及自己創造發明的“銅本水墨畫”一一無私地拿出來掛在藝術館,供孩子們觀摩學習,他希望用藝術浸潤、影響農家孩子們的心靈,讓藝術的種子在農家孩子們樸素的心底生根、發芽……

      今天是要將二個多月來,孩子們自己動手努力完成的“得意”之作——陶藝作品,親自上釉,并完成最后一道工序?——燒制成成品。

      大圩老師拿出各種顏色的釉料,針對孩子們不同的作品上起釉來:林晶晶做的生日蛋糕上有許多不同的裝飾,他要給他的作品多上幾種顏色釉;張丹青做了個金魚,就把它涂成紅色的吧;李強做了個變形金剛,上個什么顏色呢,他思忖著……等他把幾十個作品釉料上好之后,這時候,上午第一節課的鈴聲響了。

      上完了釉料,他又仔細檢查了一遍,然后把它們一個個小心翼翼地放進電窯里。將上好釉料的作品放進電窯里可是個細料活,它要根據孩子們作品的大小、高低、粗細,放在不同位置,以便最大可能地節約空間,盡可能多放點作品進去,要知道,這可是孩子們平生第一次將自己用泥巴捏的東西就要變成陶藝作品啦!誰不想在第一時間看到自己心血的結晶呢。漏了誰,對孩子們來說,都是一種傷害呀!于是,大圩老師佝僂著腰將作品拿進拿出,來來回回弄了好多次,分隔了三層,好不容易把孩子們這兩個多月來的“得意”之作全部擺進去。然后關上窯門,擰緊門閥,推上漏電保護器,打開控制操作開關。這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忙完了這些,接著,又來到“大圩藝術館”開始備課。今天上午,四年級有一節美術課,課程剛好上到《玩泥巴》,聽說學校有捏泥巴的陶藝課,孩子們早就眼巴巴地盼著,急兮兮地期待著。“好,就上陶藝課,上泥條筑型。”想定了以后,大圩老師認真思考了上課的步驟,以及課堂上注意事項。因為陶藝館坐落在中學,離小學還有一段距離。因此,小學的陶藝課只能在自己的班級里上。這就要考慮,根據學生數,帶多少泥,帶多少工具,等準備好這些教學用具,時間已經到了10點。

      大圩老師又來到陶藝館,看了一下電窯的溫度,溫度表已經有300多度了。要知道陶藝燒制要燒8、9個小時之多,溫度要達到攝氏1250度才行呢。

      但見大圩老師不緊不慢地按照電窯燒制的程序,蓋上頂部的耐火插口,看看一切正常,又認真檢查了陶藝館的窗戶,把窗戶逐一鎖死,以防會有好奇的孩子翻進陶藝館。電窯在燒,他要確保燒制安全。然后,鎖上門這才去了一公里之外的小學部。

      來到小學,批改了上次孩子們的美術作業,休息片刻,10點50分鐘,上課鈴準時響了。

      果不其然,陶藝課得到了孩子們空前的喜歡,他們玩的起興,手上是泥,身上臉上也滿是泥。大圩老師的教授內容是用泥條盤筑法做器皿,通過泥條來構筑成型的一種盤筑技法。泥條可以是手搓成,也可以通過壓泥條的工具擠壓成型。大圩老師認真地教著,孩子們認真地做著,一個個的小臉都透滿了興奮和專注……

      快下課時,大圩老師又和學生一起評價了他們自己的作品,共評選出大約一半比較好的作品,放在班級的書架上,并且告訴孩子們這些評選出來的好作品等干透后上好釉燒出成品來,孩子們歡呼雀躍,那高興勁兒空前高漲。

      十一點半放學了,孩子們都回家吃午飯了,大圩老師一個人又忙著打掃戰場,等把這些工作都搞結束都已經十二點多了,這才到食堂扒了幾口冷飯。

      返回陶藝館,大圩老師又查看了一下電窯的運行情況,屏幕上顯示的溫度750度,一切正常。

      去辦公室小瞇了一會兒,又回到陶藝館,為下午中學的課外社團活動做準備。他要先準備好泥,然后開始做陶藝樣品供孩子們臨摹。只見他一口氣做了三個小動物,因為今天的活動內容就是用夸張變形的手法做小動物。他做了一只狗,一條魚,還有一頭大象。他一會兒站起來,一會兒又蹲下身子,把作品仔細揣摩,把不足的地方修改好。然后回到大圩藝術館,又挑選了幾個動物雕塑,有猴子、兔女郎、駱駝等,他想多找點作品給孩子們臨摹,這樣,孩子們選擇的空間就大一點,自由發揮的就多一點。

      下午三點半,爐子的溫度1000度了。

      下午四點,社團活動開始了。大圩老師先向孩子們在轉盤上展示了自己做的動物,并介紹陶藝造型有什么特點,是怎樣制作出來的,采用了什么方法,做的過程中需要注意的那些事項等。孩子們早就迫不及待了,等大圩老師剛一說完,孩子們更急不可耐地動起手來,他們先揉好泥巴,然后選擇了自己感興趣的動物陶藝照著樣子做起來。有兩位同學沒有選到臨摹作品,便直接地憑著想象創作起來。

      手工做起來感覺時間總是過得那么快。好像只是一會兒,一個小時便過去,放學的鈴聲響了。但是孩子們卻跟沒聽到似的,已做好的仍在左瞧瞧右看看,看看自己的作品還有那些不足,沒有做好的更是不愿離開,非要將作品做好不可。

      孩子們陸陸續續地放學走了。大圩老師看了看電窯的溫度,距離1250度還差80度左右,至少還要等半個小時以上。他把孩子們的作品又一個一個地檢查了一遍,把所有孩子們的作品又重新處理了一遍,直到滿意。

      1250度,電窯終于燒好了。大圩老師關了空氣開關,打開全部的窗戶,讓溫度散的更快點,又將陶藝館仔細檢查了一遍,一切妥當,這才關好藝術樓的推拉門。

      做完這一切已經快7點了,天已經完全黑下來了。天上的星星與遠處村莊農家的燈火交相輝映,電視里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的聲音傳的很遠很遠,偶爾夾雜著幾聲狗吠。鄉村的夜來得格外早,江堤上一片寂靜,秋風微涼,吹著大圩老師佝僂的、略顯疲憊卻很滿足的身影,緩緩地向大堤深處走去……

      本文標題:大圩與太平陶舍的一天

      本文鏈接:http://www.topjst.com/content/332403.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