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情感家園愛情故事
文章內容頁

紫藤花之戀

  • 作者: 杰西五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11-18
  • 閱讀257796
  •   岸植初次遇見阡布,在五年前。那是一個下雨天,她靜靜地站在小區公園的花架下躲雨。春日的天氣像小孩的臉,說變就變。阡布快速地跑來,氣喘吁吁地站在紫藤花架下。他看著如瀑般傾瀉的紫色花藤,眼神對上了。兩個人看著對方,相視一笑,全身濕漉漉的,很是狼狽。花香彌漫的三月,岸植遇到了阡布,從此,守候與思念伴隨著她的一生。如果可以,契闊生死,與子成說。

      黃昏時雨停了,橘黃色的夕陽照在紫色花藤上,雨水滴落,花葉簌簌。看著阡布溫和的眼神,內心變得安寧。岸植目送阡布的離開,轉身消失在淡淡的陽光中。

      岸植回到家,靜靜地坐在窗前,看入夜前最后一絲藍光落在院子里的梨樹上。這個季節,一場雨,梨花零落,一地狼藉。

      岸植是一個文靜的女孩,眉清目秀,留著長發,喜歡用藍色發帶隨便扎一個馬尾,穿著白色T恤,藍色牛仔裙,白色短襪,青白色繡花鞋。

      “棒棒糖,吃不吃?”阡布坐在她身邊,遞給她一根樹莓口味的棒棒糖。

      “小孩子才愛吃棒棒糖呢!”

      岸植坐在他身邊沉默著,轉過頭看窗外的風景。阡布握住了岸植冰涼的手,眼神溫暖地看著她。她是相信一見鐘情的,所以命運讓她遇到了找到了他。

      那天晚上去阡布的家里,廚房做了一大桌飯菜,一桌子人安靜地用餐。阡布坐在雨珊身邊,細心地為雨珊剝蝦。岸植看了他們一眼,低下吃飯。吃完了,她靜靜地站了起來,臉上帶著淡淡地微笑說:“不好意思,有點困,想先休息一下。”

      一桌子人笑了笑,目送她離席,眼睛里有些意味深長的嘲笑。岸植嘆了一口氣,闔上門,安靜地出去了。

      阡布沒有追出來,她走出別墅,來到后院,坐在白色的秋千椅上,夜色彌漫,天空中出現了一輪淡月。

      在阡布家,她一有空就進書房,翻看一些舊書。在那個紫藤花開的季節,她在心里默默地種下一顆愛的種子。隨著時間的推移,那顆種子長成了藤蔓,在那顆荒蕪的土地上蔓延,每動一下都是束縛與煎熬。

      阡布每隔一個星期都會給家里人報平安,岸植靜靜地站在最后一排,轉過頭看向窗外。

      三年過后,初中畢業,她開始邊上學邊工作。結束忙碌地工作后,躺在浴缸里泡澡。坐在空蕩蕩的房間里,漫長的夜,開始無休無止的思念。她在想,如果再相見,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勇氣再看他。也許,一眼就是一輩子。

      小小年紀的她,已經變得很獨立。她會在寒暑假背上背包去旅行,風餐露宿很是辛苦,可是她從來都不覺得累。

      那年冬天,她在瀘溪。欠了幾天的房費,她不知道該如何還。

      她鼓起勇氣去后院找老板,那個大男孩讓她詫異,他留著飄逸的齊耳碎發,手指修長,一看就知道會彈吉他。

      當她吞吞吐吐地說明來意后,信孜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沒關系的,你可以留下來工作。”他的聲音很好聽,仿佛深谷底掉落的石頭,磁性優雅。

      岸植平時工作,周末的時候會去瀘溪邊看風景。漸漸的,她也習慣了這份工作,岸植留下來了。信孜待她非常好,她會買裙子布鞋,因為布鞋好走路。她喜歡穿高梆帆布鞋,專業的舞鞋。他喜歡看她穿裙子配布鞋的樣子,不穿高跟鞋,安靜,恬淡,又不失天真。

      父母時常催她回去,不要老在外頭玩,太野。

      離開的前一天晚上,她喝得醉醺醺的,坐在角落里哭。信孜坐在她身邊,靜靜地抽煙。打火機照在他那張剛毅的臉龐上,他想跟她一起走,最終他還是決定留下來等她,他舍不得離開瀘溪。

      送她上車的路上,他一路上都特別安靜,最后車快走了,他含著眼淚喃喃地說:“能不能不離開?”

      她搖了搖頭,留著眼淚說:“我一定會再回來的。”

      他松手,擦掉眼淚微笑著:“想我了,就來找我。”

      車子消失在茫茫的濃霧中,他在路口久久地站立,天色昏暗時才地走回旅館。

      離開三年的阡布靜靜地站在岸植的房間里,里面什么都沒有變,所有的家具都蓋上了白布,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灰塵。

      三天后,岸植風塵仆仆地趕回來。推開門的那一刻,時光就此凝固。阡布站在他對面,禮貌性地給了她一個擁抱:“岸植,我回來了,想死你了都!”

      岸植閃躲著,眼神冷冷的:“阡布,不許拿我開玩笑。”

      “岸植,看你都瘦了,以后別走了,免得阡布為你擔心。”雨珊笑意濃濃。

      “岸植,我要結婚了,你開不開心?”

      岸植愣了愣,隨即笑了笑:“當然開心啊!”

      拎著行李走進客廳,見過了父母,她對誰都是冷冷的,拎著行李上樓了。

      “這孩子!你看就是這么不懂禮貌,雨珊,你別放在心上。”

      “沒關系的。”雨珊邊說邊笑,跟著阡布去院子里看橘子花。

      岸植一如往常地出門找工作,阡布與雨珊在籌備婚禮。

      夜已經很深了,阡布在客廳里坐立不安,因為岸植還沒有回來,雨珊與阡布都很擔心她。

      阡布沉默地看著安的父母,低下頭低聲說:“我去找找岸植。”

      他在昏暗的街頭亂逛,心有些亂,走進冷飲店喝了一杯冷飲讓自己清醒。

      凌晨時分,岸植找到了阡布,她安靜地坐在他身邊,看著他那張英俊而剛毅的臉龐。

      他靜靜地睜開眼,看著她:“不要到處亂跑。”

      “婚前焦慮癥而已,你們的婚禮我一定會參加。”

      阡布抱住了岸植,很用力地擁抱,抱的她骨頭微微發疼。

      “照顧好自己,我走了。”

      雨珊與阡布的婚禮在三月舉行,小區里的花架上開滿了紫藤花。岸植安靜地站在花架下,抬起頭微微笑。眼淚突然流了下來,朦朧中看著阡布一臉干凈的笑容給雨珊套上婚戒,轉身離開。

      遇見你的時候,紫藤花正開。離開你的時候,紫藤花依舊怒放。只是,你已經不在我身邊。阡布,一定要幸福。

      轉眼夏天又到了,岸植騎著自行車穿過平原,孤單地站在棉花地里。不久下起了雨,這個季節,棉花微微綻開,露出白色的花絮。穿過棉花地,有一戶人家,她輕輕地扣門。開門的是一個年輕女孩,她微笑著看著岸植,讓她進去。

      這是一間民房,偌大的院子種滿了花草,院子里有一棵葡萄樹,藤葉蔓延,留下巨大的陰影,夏風吹過,帶來陣陣涼意。

      女孩在廚房里忙碌,她坐在庭院里看優雅的蘆花雞在葡萄架下刨土,四周十分安靜。不久女孩給她端來一杯茶,綠色的茶芽在沸水中翻騰,緩緩地沉入杯底,悠悠的茶香撲鼻而來。

      岸植輕輕地嘆了一口氣,抬頭看遠處的青山,山連綿起伏。

      站在屋檐下,看雨水從屋檐上流下,落到地面上匯成溪流。在雨中遠遠地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岸植靜靜地看著阡布撐著傘站在雨中。

      “回家吧!下雨了。”阡布握住岸植的手,兩個人走進雨里,“我永遠是你的阡布。”

      岸植嘆了一口氣,低下頭。阡布帶她去了茶樓,坐在窗邊的位置,點了一杯花茶一杯綠茶。

      “阡布,不要為難我。”

      “在外頭要好好照顧自己。”阡布笑了笑。

      那年冬天,岸植去看望信孜。信孜站在風中遠遠地看著她,她跑了過去,擁抱著他。兩個人對著青山大聲吶喊,相視一笑。

      岸植在后院種了一棵紫藤,暮春三月,紫藤花安靜地開放。至今她依舊記得那場雨,記得那片如瀑般綻放的紫藤花。時光仿佛在那個季節定格,而她依舊是年少的模樣。

      隨著年齡的增長,有關于阡布記憶越來越清晰。那種年少時濃烈而刻骨的思念卻漸漸淡去,也許是時間,讓心變得恬淡,恬淡如水。

      一年春又來,紫藤花又開,陌上花開緩緩歸。


      本文標題:紫藤花之戀

      本文鏈接:http://www.topjst.com/content/332367.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