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情感家園感悟親情
文章內容頁

誰來伺候媽(33)

  • 作者: 藍歐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11-17
  • 閱讀253649
  •   在法院的走廊里,我打開窗戶,看著地上的落葉,洋洋灑灑滿地都是梧桐葉子,它仿佛告訴人們,嚴冬就要來臨啦。

      除了我和楊律師之外,還有一個瘦小的女人,個頭不高,長長的頭發扎成一捆披在肩上。楊律師告訴我,她就是你的哥哥姐姐的代理人。我打量了一番,她不停地用微信和人講話,長長的假睫毛有一厘米。我留意了她手里提的袋子上印有“北京某律師事務所”的字眼。我倒吸了一塊涼氣,為什么一個人代理四個人?還沒有開庭,原告就處于劣勢。因為眾口一詞可以混淆是非,顯然控辯雙方失衡,淑蓉組團忽悠法院,沒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

      我心里隱隱約約有一種不祥之兆,我走進了“家庭審判庭”。一間五十平米的房間,擺著一張圓桌,書記員在中間操作電腦,前邊一邊是法官的座位,當庭法官錢殿軍,瓜子臉,穿著法官長袍。法庭上除了我只有四個人。另一側墻上,習主席醒目的話:“讓廣大的人民群眾都能感受到司法公正。”它提醒著法官公平斷案。

      開庭了,錢法官先宣讀了法庭紀律:不許撥打手機,聊微信等等。

      我坐在那個被告代理人旁邊,她和法官很熟悉,“麗麗、麗麗”都叫上小名了。在原告代理人講話的時候,我發現麗麗一直擺弄手機,她手上一共有三個手機,她把其中的兩個手機扣在一起,在用底下那個手機錄音,手上也不閑著,不停地跟什么人用微信交流。噢,原來淑蓉和淑惠、淑美幾個人還能遠程遙控法庭,真不像話!這么明顯的作弊,難道錢法官看不見嗎?我站起來,抓起正在錄音的兩個手機,舉報麗麗的不法行為。錢法官對麗麗說道,“麗麗,你把手機拿過來,不許手機直播!”麗麗把手機遞給了書記員,僅過了一會,麗麗又把一個手機擺到桌子上,我忍無可忍,又一次站起來,激動地說:“她怎么還在使用手機。”麗麗撇了我一眼,“你嚇我一跳。我沒有跟我的代理人聯系。”法官說:“以后開庭,都不許帶手機!”

      我非常討厭麗麗,她張口就講,“原告把自己的房屋過戶給第五個被告。”我打斷了她:“是贈與過戶,不是繼承。”法官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不許插話。”隨后,法官在房屋所有權上刨根問底,我說:“房子是單位分給我媽媽的,我出錢買的,04年辦理的過戶手續。”

      原來,李淑蓉向法庭提交的“公證書”,上面有家里人在09年簽字的所謂協議書:不許我今后買賣這套房子,他們姊妹都有第二繼承權。可見,他們幾個在十幾年前就覬覦家里唯一的財產,明知道這是沒有用的,還要想方設法去爭奪。

      法官似乎在按照麗麗準備好的資料在一步一步往下進行。麗麗手里的證據也很多:淑美每次回家給媽媽理發都用手機拍照,那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淑惠好像在十年前就預感到家里要打官司,手機里照片居然保存了十幾年。想想看,這么長時間你換過幾個手機,每次的資料都完整無缺的保留嗎?淑惠在這方面是個人才,難道證明自己孝順,法院還能褒獎你嗎?

      錢法官問麗麗:“為什么第一被告人不參加庭審?”

      麗麗回答道:“原告的孩子不想她的媽媽當庭受審,怕自己的媽媽身體受不了,所以委托我代理。”

      再狡猾的狐貍終有露出尾巴的時候。原來,麗麗是淑蓉的女兒小玲給請的律師。淑蓉順水推舟讓她同時代理其他三個人。麗麗的說話風格和淑蓉一模一樣,嚴絲合縫。法官也很配合她,不斷地讓她提交“證據”。到了第五被告要陳述,“你對原告的請求有什么異議?”我只有說“沒有”,再也沒有什么申述的機會。

      法官問我:“你還有什么證據嗎?”

      “我的證據就是我要講的話。”

      法官說:“你別講沒有用的話!”

      我像一個局外人,麗麗可以順便講:“在這個家里姐姐伺候母親,同時照顧弟弟。從日常買菜、料理家務,到洗衣做飯都是姐姐們輪流干。小到米面油大到魚肉蛋,都是姐姐們提供,日常的冰箱塞得滿滿的。是母親聽信了他人的讒言,在神志不清的情況下,起訴法院。這是一個其樂融融的家庭,請求法院撤訴!”真是說的比唱的好聽,淑美屢次在家里又打又鬧,哪有什么和諧的氣氛?

      我好像走錯了法庭,這不是在審理贍養糾紛,是在歌頌孩子們懂事孝順,老人一時糊涂,那么這些“好孩子”為什么不出庭直接告訴法院呢?為什么弄來一個代理人在那里替他們講話。麗麗講了一大堆,就算她的話有一點點影子,這些好事是哪一個孩子做的?她并沒有逐個說明。這不是把壞人窩藏在其中,魚目混珠。難道這個道理,法官不明白?想想楊律師對我講的話:“你姐姐提前和法官溝通了。”不知道三個姐姐是怎么樣說動法官的?里面另有隱情。因此,在庭審之中,錢法官多次打斷我的發言,仿佛是淑蓉坐在那里。

      錢法官把小錘一敲“休庭”他要十天以后收網。我沖著麗麗嚷道:“我姐姐給你多錢,讓你在法庭上胡說八道?俺家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法官不樂聽“你不許誹謗他人,這是人身攻擊!”法官和被告律師是一伙的,叫人難以捉摸。錢法官走下來,對楊律師信口開河“還能活幾個86歲,告狀?哼”我又聽他說了一句“她的生活費足夠了,要什么贍養費呢?”唉!這場官司就這樣被草草了解了,這是啞巴吃黃連啊!習主席啊,我真的沒有感受到“司法公正”啊?

      回到家了,我把法庭發生的一幕幕講出來,媽媽說:“你在進去之前發現你的姐姐沒有到場,就應該轉身離開法院。”我說:“我沒有經驗,沒想到落入壞人設計好的圈套。”

      媽媽撥打了淑蓉的手機,“你想怎么解決?”淑蓉滿不在乎地說:“有個敬老院,每個月2700塊錢,我給你送進去。”淑蓉一直認識不到自己的錯誤,一意孤行,還在逃避自己做子女的義務。媽媽告訴我,她家里坐了很多人,大伙正在討論怎么樣對付老人?像威虎山的八大金剛,每個人有什么壞招都拿出來啦。

      當天,我給淑蓉的手機發了一條微信:如果你還喘人氣的話,應該告訴法院實情。可是你呢?把假話說得天花亂墜,還拉上其他三個,去法庭上掩人耳目。好幾年了,你給媽媽洗過過一件衣服嗎?你給媽媽倒過尿了嗎?你說你照顧媽媽了,就算你糊弄住法院,這算得了什么呢?人善人欺天不欺,人惡人怕天不怕。我在當庭坐著,你講一下冠冕堂皇的話,我都替你臉紅。天作孽猶可恕,人作孽不可活。


      本文標題:誰來伺候媽(33)

      本文鏈接:http://www.topjst.com/content/332365.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