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雜文評論憑欄論世
文章內容頁

我為何希望特朗普輸掉大選

  • 作者: 秋炎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11-11
  • 閱讀248012
  •   我為什么希望美國總統特朗普輸掉選舉呢?按理來說,美國無論誰當總統,都跟我沒有什么關系。拜登當選,我在世界富豪榜排名第76億開外;特朗普連任,我的世界富豪榜排名也是第76億開外,幾乎沒有影響。因此,兩個七十多歲的老頭哪個入主白宮,對我都沒有太多益處。但在目今新冠病毒蔓延形勢急劇惡化的背景下,特朗普連任對我而言,可能就會帶來大大的不利影響。

      事實上,特朗普連任,對世界而言可能就是一種災難。截至秀才哥碼這篇文字時,全球新冠病毒感染確診患者,已經突破5000萬。美國確診人數已經突破1000萬,占全球確診總數的五分之一。加上那些未檢測而沒有確診報告的,全球感染總數可能已經上億。龐大的感染數字絕對觸目驚心駭人聽聞。美國作為當今世界唯一超級大國,科技實力和醫療條件都獨步全球,但其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卻是全球最多的,遙遙領先其他國家。個中緣由,我覺得除了美國所信仰的價值觀事實上在充當殺人利器外,特朗普所領導的政府無所作為放任自流甚至推波助瀾也是罪魁禍首之一。這當中,特朗普個人的所作所為,就起到了很壞的影響。許多特朗普的擁躉甚至以感染病毒為榮,足見特朗普主義的流毒之深。

      從病毒爆發至今,特朗普政府除了不斷地甩鍋中國,一味把病毒蔓延責任推諉給中國外,并沒有采取任何有效的措施遏制病毒的蔓延。相反,為了經濟復蘇的需要,特朗普政府甚至還要求已經采取疫情防控措施的地方政府放寬限制條件。為了錢,人命關天只能算個屁。生命誠可貴,金錢價更高。若為金錢故,人命算個毛。這或許就是美國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屢創新高,毒霸全球的主要原因。

      誠然,美帝人民崇尚自由。美帝人民感染新冠病毒、死于新冠病毒,是他們享有的自由權利。別國無權指摘,更無權干涉。但在這個人員和貨物流動趨勢不斷深化的星球上,美帝人民感染的數量越多,對別國的輸出就越多。別國人民受到的威脅就越大。你美帝人民以感染病毒為榮,你美帝人民不怕死,不代表別國人民就以感染病毒為榮,別國人民就不怕死。尤其是那些住著豪華別墅生活富足的所謂精英階層們。他們就更怕死了。比如,居住在武漢的某位省作協主席圓圓,她住著大別墅,衣食無憂,就很怕死。所以,武漢疫情期間,她幾乎不出門,整日躲在家里,寫點日記,叫《圓圓日記》。日記內容當然就是描寫死亡的,寫得很"生動",很"真實"。連美帝那邊都爭搶過去發表。事實上,連特朗普自己也很怕死,所以在感染新冠病毒后就不停地詢問醫生自己會不會有性命之虞,并不惜血本地超劑量注射昂貴的抗病毒蛋白。

      那為何特朗普政府為何還要放任病毒蔓延呢?病毒已經奪走了美帝二十多萬子民的性命,為何特朗普還是無動于衷呢?難道這些人就該死嗎?或許在特朗普看來,他們就該死。誰叫你不是總統呢?誰叫你用不起昂貴的抗病毒蛋白呢?命苦不能怪政府。要怪就要怪上帝,他沒有保佑你。我有錢,有權,所以上帝保佑我。你看我都七八十歲了,按道理來說是極易在感染病毒后掛掉的高危群體。但我就是沒有掛掉,還活得好好的。你說氣不氣人。莫說死二十萬,就是二百萬,二千萬,也死不到我頭上。Why?我有錢啊。確實,錢是特朗普消極抗疫甚至是縱容疫情蔓延的主要原因。特朗普是美國總統,還是特朗普商業帝國的實際控制者。商人的本性就是唯利是圖。凡是影響特朗普盈利的一切行為,他都要反對。特朗普的主要產業是地產和酒店。如果實施嚴格的封控舉措,勢必會影響特朗普的生意,進而影響他的收入。而特朗普又欠了一屁股債。信用卡要還,銀行貸款要還本付息。欠款總數不是幾千幾萬美元,而是幾億幾十億美元啊。沒了收入,這些債務如何償還。所以,特朗普的還債壓力很大。為了不影響自己的生意,他堅決反對美國境內任何嚴格的防控措施。我們也就不難理解為何特朗普要極力淡化新冠疫病毒對生命的危害了。他或許真的認為新冠病毒并不可怕,或許知道但不敢面對。

      新冠病毒真的不可怕嗎?恐怕所有稍微有點科學常識的人都認為這種病毒異常兇險。不到一年,便在全球感染超過5000萬之巨,死亡病例也已經高達百萬以上。誰還敢說這種病毒不可怕。再看那些危重癥患者,病毒大量繁殖,侵蝕肺部,導致雙肺完全纖維化,拼命想喘口氣而不可得,只能痛苦地掙扎,慢慢地等死,就更加恐怖了。

      事實上,人類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完全認知這種病毒。所以,這種病毒究竟能帶來多大的影響,我們還完全無法預知。正因為如此,希冀疫苗問世,從而徹底解決疫情傳播,還相當不現實。目前為止,哪怕最頂級的科學家,也無法判斷疫苗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對這次疫情產生有效的控制作用。不過種種跡象表明,特朗普政府似乎把控制病毒傳播的寶押在了疫苗上。他們指望疫苗盡快出來,消滅病毒,讓生活回歸2019年12月前的樣子。

      我們真的還能回去嗎?我覺得短期內,至少三五年內,是無法指望的。而且,這還得拜登上臺。拜登至少已經表態要積極抵抗病毒。美國是世界的領頭羊。美國的抗疫態度,對其他國家有示范作用。畢竟,許多小弟國家唯美國馬首是瞻。哪個國家抗疫不力,美國只要動用制裁大棒,那個國家肯定會乖乖聽話。所以,美國的抗疫成功與否,在很大程度上決定全球的抗疫成敗。美國防疫做得好,世界可能就會有希望。美國繼續放任病毒蔓延,世界可能就得準備迎接一場巨大災難。看看美國不斷飆升的感染數字,從一千萬到一個億,還能堅持多久。目下冬季馬上來臨,室內活動激增,正是新冠病毒幾何數爆發的最有利時節。美帝人民又崇尚自由,連帶口罩都覺得是侵犯人權。經過一個冬天的發展,誰敢保證美帝屆時的感染病例不會突破一個億甚至更多呢?龐大的已感染基數,病毒強悍的傳染能力,自由散漫的國度,這些都是病毒瘋狂傳播不斷創造"奇跡"的溫床。

      再往更嚴重的方向延伸,一旦全球的感染人數突破一億,對未來的我們將帶來哪些嚴重影響呢?冠狀病毒是一種RNA病毒。這種病毒的最大兇險之處就是傳染能力和變異能力很強。人類的認知能力根本無法趕上它的變異能力。而且,一旦感染,可能就終身帶毒。一億人感染,就等于是有一億個寄主。這些寄主只要不死,病毒就有可能在其體內發生變異。一旦變異閾值超過人類掌控能力,就能再次引發新一輪的更加兇猛的爆發。這并非危言聳聽。從03年的非典,到本次的新冠,何嘗不是一次慘痛例證呢?有種預測認為,未來滅掉人類的,不是地震,不是海嘯,也不是原子彈,而是冠狀病毒。畢竟,因病毒而消失的文明,歷史上又不是沒有先例。所以,特朗普的一些擁躉竟然宣稱以感染新冠為榮,真是一種無知透頂的可悲可恨行徑。而特朗普聽任病毒蔓延,甚至故意淡化病毒的危險性,其實是對全人類的一種赤裸裸的嚴重犯罪。

      總之,我怕死。所以,我希望特朗普輸掉選舉。

      我是秋炎,謝謝您的關注。同時也請您多多關注發表在本站的拙作《木葉飛歌》。

      本文標題:我為何希望特朗普輸掉大選

      本文鏈接:http://www.topjst.com/content/332267.html

      • 評論
      2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