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校園文學情感小站
文章內容頁

大學往事

  • 作者: 九滿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11-10
  • 閱讀243500
  •   一九八四年九月,我從鄉下去往省城長沙,進入長沙交院就讀。

      一踏入這個校園,我就由衷獲得一種光明與自由感,仿佛一條從砧板上掙脫的魚游進了大湖。

      我是一名復讀生,能進本科院校就讀,總算是對自己和家人有了一個交代。進了這所大學,四年之后,我就是一名國家干部了。

      學校在長沙的黃士嶺。當我七轉八拐,風塵仆仆地到達目的地的時候,沒有想象中的霓虹閃爍、車水馬龍,迎接我的是一條被雨水和車輛蹂躪得形態狼狽的瀝青馬路,一大片灰頭土臉的頂端便是我們的校園。校園周圍是一些民居與菜地,我似乎并沒有走出多遠,從鄉下又到了鄉下。

      剛來的失望很快被嶄新的校園生活沖刷了。這種嶄新,不僅體現在校園環境與設施上,還有一種內在氣韻。是的,我很快就捕捉到了這種氣韻。

      校園里,又安靜又蓬勃,顯得樸實與神秘,師兄學姐們抱著書本或者吉他,有的步履匆匆,有的氣定神閑,有一種莫名的我無法抵達的底氣。是的,底氣!他們,就是傳說中的天之驕子吧。

      這里的老師,年長些的,都是一些博學講究的樣子。年輕的老師,他們應該大學畢業不久,好像被陽光照著,眼神熠熠,帶著一種又昂揚又傲嬌的光彩。我們的輔導員高老師就是他們中的一員,充滿陽光的心就像清澈見底的小溪,此落彼起的笑聲猶如波光粼粼,如果你愿意稍作停留,可以看到溪水中的水草,水草下的卵石和卵石上的青苔。如果有意無意往溪水中扔下一顆石子,你也得準備好承受水花四濺。

      校園里的建筑物乏善可陳,只有圖書館大樓還算宏偉漂亮點。初來乍到,新生們不約而同地選擇圖書館作背景,拍攝了大學生涯的第一張照片,然后寄給遠方的親人曾經的同學,以此彌補我們對學校的失望,告慰我們潛藏心底羞于承認的虛榮心。盡管樓外昭然懸掛著“圖書館”燙金字樣,其實里面包含了綜合辦公室、電教室、自習室等。圖書館反而只占很小一塊區域,而且節假日不開放,似乎也沒什么好書。然后是閱覽室,有各類報紙、雜志可供閱讀,但通常大家把它當作自習場所。

      那時我們一般背著書包去吃早餐,上課就把餐具放課桌下的抽屜里,最后一節課結束還差十來分鐘的時候,后排就有人用飯勺叮叮當當敲著飯盆,然后,敲的人越來越多,聲音越來越響,老師便笑笑提前放我們奔向食堂。那時候,因為家境不好,我的菜總是圍著那幾道素菜打轉。于今,我還記得紅燒豆腐那道菜,勾了薄薄的剁辣椒,豆腐滑嫩,湯計濃郁,口感咸鮮,撒了蔥花,特別開胃。食堂師傅實實的一勺下來,稠稠地澆在飯面上,湯汁滲入飯粒,美味得很,它幾乎統治了我整個大學時期的胃。

      許多個中午,我捧著飯缸子,在宿舍前的櫥窗或宣傳欄邊,看那里展覽的同學的書法或繪畫,有相識的,也有不識的。看著看著,心上一片惶恐,原來,這個學校里,有我的很多同學,他們的時光成片成片地在紙上墨上度過,像成千成百畝的向日葵在陽光下,專注而安穩地盛開。

      下午沒課,時間全靠自己安排,飽經十余年密集的課堂之苦,這成了我們最可消受的妙處,大把可供揮霍的時光,有點讓我們不知所措。有人在足球場踢球,有人在小樹林里聊天,有人窩在宿舍的床上消磨青春,有人坐公交車到市里轉悠,也有可敬又可憐的同學呆在閱覽室里鉆研功課。

      與我同室的同學,大多都帶著一種與生俱來的自信與優越感,這種自信與優越感,讓大家顯得落落大方、生龍活虎。

      來自廣西的盧堅,板寸頭,一臉憨厚的笑或者不笑。課堂上他流利地咕噥著我怎么也聽不懂的英語,但外教聽起來似乎毫不費力,令我不得不時常把看他的視角半信半疑地往上調高那么幾度。

      阿美,入學頭兩年,無論成績還是才藝都不顯山露水,可不知不覺中,他得體的微笑和舉止顯示出融冰穿石的威力。他的個子不比我高多少,也不顯得多壯實,可他身上的肌肉硬得簡直就不是我們中國人的,我曾試圖用兩只手搬倒他一只手,卻痛得我自己直甩手。

      老茂,一個自強自立的安徽男生。大學四年基本靠學校發的每月十幾元助學金支撐著,學習成績卻是特別的出色。他的父親早逝,考上大學后村長主動把女兒許給他,頗令他要強的母親揚眉吐氣。入學不久我就在他的書包里見過他女友的照片,快畢業的時候好像他也有過一點猶豫,是不是有女同學喜歡他了我不清楚,反正優秀的男生總是更討女孩喜歡吧。

      本萬,小而勻稱的身材,圓圓的小臉上長著兩只圓圓的大眼,像不斷涌出笑意的溫泉。他在班上人緣一直很好,成績也不錯,如果當年的班長書記是民選,估計他是熱門,那眼高過頂的松強就對他頗為敬重。不過,雖然在校期間他和幾位漂亮女生走得近,卻沒見他和誰熱乎到拉手的程度,直到大學畢業,我也沒見哪個女生到我們寢室來“宣示主權”……

      而我呢,除了不著邊際的文學與不切實際的幻想,還有什么呢!我的時光被我的淡漠和疏懶切割得支離破碎。我上課幾乎不用心聽講,每次考試,學習成績總在及格線上載浮載沉。那些勤奮的時光,總是別人的。而我,經常曠課泡在宿舍里構思作品,隨時準備創作一部震驚中外的巨著。可是,我這個可憐的諾貝爾文學獎的妄想者,只能選擇躲在蚊帳里,鬼鬼祟祟地思索著我那部驚鴻大作,偶爾也偷偷碼上幾個字。我的床下永遠都有報廢的紙團,那是我這個偽作家不時從蚊帳里扔出來的廢品,它見證著中國第五大名著即將誕生的構思進程。這世界除了我以外,所有人都斬釘截鐵,賭我這輩子不僅沒有那部名著,甚且連幾行“啊,大海”的小詩都不會有。所以,四年大學生活,我就像一只麻雀錯誤地混進大雁群里,反令大雁們驚愕著也困惑著。

      多年過去,我真的沒有像大學時代夢想的那樣成為作家,而是貼著地面,過著之前就能想到的平凡生活。一些同學聊起來,會說,你那時候多文藝多驕傲啊!我吃了一驚,笑了笑,有嗎?我有什么可驕傲的呢!也許是恰好用了一種貌似文藝的方式,掩飾與武裝了自己罷了。幾乎讓我相信我也許真的有美妙前景,就兀自高興了一小會兒。

      本文標題:大學往事

      本文鏈接:http://www.topjst.com/content/332225.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