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學小說言情小說
文章內容頁

雪映無痕(第一章)

  • 作者: 青梅煮酒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11-09
  • 閱讀241312
  •   第一章

      立秋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雖然秋天的氣息還不算太濃,但的確能感受到空氣中那隱隱的秋的韻味。早晚氣溫明顯地下降了,雖然到了中午,也還是感到熱,但此時的熱已不像立秋前那么肆無忌憚了,似也隱藏了鋒芒。

      八月底藍庭灣小區里面的桂樹才開始開花,蕭映雪每次穿過小區到南門菜店買菜的時候,總會刻意觀察那些桂樹有沒有開花,走在路上也會不自覺地用鼻子使勁嗅一嗅,希望能聞到那熟悉的桂花香味。她很喜歡桂花的香味,每當她聞到香中帶甜的桂花味,許多往事便會浮現在她的腦海中,而那些往事,是她今生今世也不愿忘懷的。

      藍庭灣小區的綠化率很高,環境很好,種植了許多綠色植物。當初買房子時,她便是看上了這個小區的環境和綠化率才買的這里的房子。她喜歡綠色植物,也喜歡侍弄那些花花草草,她在陽臺上養了一些綠色盆景,心情不好的時候,她就去侍弄她的盆景,給它們澆一澆水或者撒一點養料在那些盆景的根部。做完了這些,她便拿一本書,再搬一把椅子坐在那些盆景旁邊,看一會兒書再看看那些盆景,她的心情便自然好了起來,她很享受這種生活。

      蕭映雪其實很愿意到小區里面走一走,四處看一看。每當她走在小區里,她總喜歡將目光落在那些楓樹上。她喜歡觀察楓葉的形狀,每次經過那些楓樹,她總是忍不住在想,這些楓葉怎么還是那么青翠,一點兒變紅的跡象都沒有。

      近來她感覺內心平靜了許多,不像前一段時間那樣,一顆心仿佛是懸在半空正在熊熊燃燒的一團火,飛不上去也沉不下來。晴天的時候,她總愛抬頭看看天空,秋日的天空總是比其他季節澄凈明朗,天空的顏色也比其他季節更藍。看著那些散落在藍天上的朵朵白云,她感到心境開闊了不少,有時看著看著她竟不由自主地微笑起來。但她不愛到人多的地方去,甚至有點害怕到人多的地方去。

      蕭映雪的父母都是寧州市一所初中的老師,工作繁忙,在她兩歲多的時候,便把她送到寧州鄉下她的外祖母那兒。因此她從小便跟著她的外祖母在寧州鄉下生活。那時候,她便是一個敏感害羞的孩子,不像別的孩子那樣滿村瘋跑。有的孩子從村東頭玩到村西頭,等到家里大人喊吃飯的時候,根本找不著人影。她從來沒有自己一個人到村子里玩過,她總是跟著她的外祖母待在家里。

      因為天生性格使然,雖然已經三十歲了,蕭映雪仍然不習慣面對很多人。她住在小區的北門附近,靠近北門的長廊上,每天都會有許多人坐在那兒。他們中大多數是上了年紀的老頭老太太,也有一些不用上班專職在家帶孩子的家庭婦女。他們坐在一起聊天,有時候說話聲音很大且不時爆發出一陣陣毫無顧忌的大笑;有時候又像是竊竊私語,她總疑心他們在說別人的壞話。她去南門菜店買菜的時候,不得不經過這些人,經過他們時,她感到有點壓力,她總是快步經過他們,眼睛看著腳下的路,像個罪犯匆匆逃離作案現場。

      她不喜歡這樣的場景,她覺得這些人湊在一起只會說一些家長里短的閑話,她對愛說閑話的人從無好感。

      九月初,小區里面的桂花已經開了一個星期。一個周日下午,蕭映雪特意跑下樓,拍了兩棵桂花的圖片,又順手折了一枝帶回家插在花瓶里。沒事兒的時候,她便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看著花瓶里的桂枝發呆。

      今年秋天的雨水似乎特別多,天剛晴幾天便又開始下雨了。

      蕭映雪坐在辦公室里看著窗外的雨從半空中落下來,忽然想起有幾本書需要還到圖書館去,她便抱起書匆匆往圖書館走去。雨下得不大,她撐著傘,把書緊緊抱在懷里,以免讓雨淋濕了。

      從辦公室到圖書館需要經過停車場。寧州市第一中學是寧州市的一所重點高中,學校規模較大,全校教職工一百五十多人,幾乎每個教職工都要開車上班。因此,學校的停車場也不小,一百多輛汽車整齊地排列在那兒,像隊列整齊的士兵。

      她穿過停車場的時候,不經意地瞥了一眼旁邊的車輛,這是一款上海大眾朗逸的汽車,車身上的一些東西引起她的注意。那是一些淡黃色的小花朵,散落在白色的汽車尾部,帶著雨水的厚度,既不裊裊婷婷,也不風姿綽約,像是一群來自民國時期的女學生,有的只是古典與溫婉。

      蕭映雪饒有興趣地看著這些小花,因雨天而帶來的陰郁心情有所好轉。她低頭看了看車牌號,寧K。7A820,看清車牌號的一剎那,她有點神情恍惚。心中既有驚喜,也有詫異。她對這個車牌號是如此地熟悉。

      有一次她到另一所學校聽報告,和她同去的還有他們學校的兩個同事,他們坐在報告廳后排的座椅上,聽全市二十五所高中的業務校長作報告,她聽得昏昏欲睡,為了消除困意,她和坐在身旁的同事小聲聊著天。

      一個業務校長做完報告走下臺來,另一個走上臺去。她正和同事聊著天,聽到臺上說話的聲音,她猛地抬頭向臺上望去。

      那個人站在麥克風后面,上身穿一件短袖條紋襯衫,腿上穿一條黑色的長褲。他身體筆直,雙手自然交叉在小腹前面,表情溫和,正面向臺下的評委侃侃而談。

      她強按下劇烈跳動的心,神情專注地看著臺上的人,唯恐錯過這突然而至,得來不易的十分鐘。他的聲音仍是那么好聽,仿佛山洞里水滴濺落下來的聲音,既帶著厚實,又顯得空靈。她全神貫注地聽著他作報告,聽他講述他所在學校的教學理念,教學成果以及未來的教學計劃。

      十分鐘很快過去了,他走下臺來。她的眼神緊緊跟著他,他依然是那樣年輕,和十五年前沒什么兩樣。她坐在報告廳的后面,他沒有向后看,徑直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她望著前排他的身影,心里百感交集,不能自已。

      報告會結束后,她讓同事先走,她等在報告廳外面,想和他打一聲招呼。她的心跳得很快,她既緊張又害怕,她努力使自己平靜下來,她想盡量表現得自然一點,給他留下一個好印象。

      她在門口等了好一會兒,也沒見他出來。她忽然感覺很泄氣,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一下子就沒了。她轉身向衛生間走去。

      從衛生間出來后,她往大門口走去。剛走出學校大門,便看到他的身影,他快步走到一輛車旁邊,打開車門,上了車。她顧不了那么多了,她的頭腦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在他開車離開之前一定要和他說上一句話。她顧不得形象了,快步跑上前去。

      她跑到他的車旁邊,氣喘吁吁,臉色緋紅,微笑著看著正在系安全帶的他,說:

      “林老師,又見到您了!”聲音因激動而略顯顫抖。

      林楓剛把車窗按下來透透氣,看到自己曾經的高中學生突然出現在自己的車窗外,有點吃驚,他望著窗外的蕭映雪說:

      “蕭映雪,你怎么在這兒?”

      她有點尷尬:“嗯,我恰巧路過這兒,看到您坐在車里,就想和您打聲招呼,呵呵,”

      她又接著明知故問:“您是來作報告的?”

      他笑著說:“是的。哦,你的車呢?騎車還是開車的?”

      蕭映雪更加窘迫起來,她只是隨便編了個借口,說剛好路過,可她分明是特意跑過來追上他的,她的車還停在前面呢,怎么可能是路過呢?見掩飾不過去了,她只好以開玩笑的口氣說:

      “好吧,我也是來參加報告會的,不過,我只是個打醬油的,呵呵。”

      蕭映雪的話讓林楓也忍不住笑了起來,他問她:“你是怎么來的?開車還是坐車?

      她含情脈脈地看著他,柔聲說道:“我也是開車過來的,我的車停在前面。”

      說完這句話,倆人都不知該說什么了,氣氛顯得有點尷尬。她意識到不能再耽擱他的時間了,便笑著說:“不耽誤您的時間了,您路上慢點開。”

      林楓對她點了點頭,緩緩關上了車窗。蕭映雪目送他的車離開,直到車子拐到了另一條路上,她在心里把他的車牌號默念了許多遍,直到確認已經完全記下來,才開車離開。

      此刻,蕭映雪在自己的單位看到林楓的車停在那兒,一時失了神,過了好一會兒,才發覺抱著書的手臂已經麻了,她回過神來,匆匆往圖書館走去。

      到了圖書館,蕭映雪把帶去的書還了,又借了幾本,耽誤了不少時間。等她從圖書館出來,再經過停車場時,發現林楓的車已經開走了,她頓時感到茫然若失。回到辦公室,她仍然魂不守舍。她坐在她的辦公桌前,心情又回到以前了,愈發陰郁起來。現在的感覺不光是陰郁,簡直是痛苦了,仿佛有一根無形的線穿在她的心上,有人時不時去拽一拽那根線,每拽一下,她的心便跟著抽搐一下。

      蕭映雪終于沒能忍住自己的眼淚,任憑它們恣意流淌,也不去擦拭它們。辦公室里的同事都在忙著備課改作業,沒人關注她。

      本文標題:雪映無痕(第一章)

      本文鏈接:http://www.topjst.com/content/332201.html

      • 評論
      1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