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雜文評論佳作賞析
文章內容頁

坦懷天趣唱大風——讀許峰詩歌隨感

  • 作者: 許峰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11-07
  • 閱讀236558
  •   三年前,許峰(原惠州市委副秘書長)退休時,寫下七絕“退休感言”。得到了好多人的認同,從此他一發不可止,連續隨心所致,寫了幾百首詩,并結集《詠物悟道》出版,引來了陣陣快評好語,使人從中看到了詩人坦蕩有胸懷、純真的天趣、真摯的情感和豪放情懷。

      雖然我與許峰君是同鄉、同學、戰友,自視對他太了解,總認為他寫文章、搞材料、做新聞是把好手,沒想到他竟癡上了寫詩作賦,而且越寫越好,其中不少金句成為經典。我不懂詩,也極少寫詩,雖也有些奉和之作,頂多是個“打油”,連順口溜都算不上。看了惠州、江蘇一些朋友所寫的文章,對他詩歌的評價介紹,自認為寫得太好,所以幾次也想寫點讀后感之類的東西,但總有“早有崔詩在前頭”的感覺!幾次寫的沖動被諸君前文消退了!今天還是鼓起勇氣,說說對許峰詩作的一點感想。

      坦露真情,直抒胸意。寫詩的人,通常說來,是心有所思,才意有所表。所謂言情言志:即詩從心底起,而引發創作沖動,不吐不快。特別是到成熟的年齡,不會再生“為賦新詞故作愁”之感。縱觀許峰的詩,大多是敞開心霏,把自己心底那些想說的寫了出來。記得四十多年前,他就有感于邊關軍營生活,不是當初接兵時說的那般好,但作為入伍前,已是大隊副書記并有意向晉升為公社團委書記的他來講,仿佛有一種被“騙”的感覺,他就直言道:“閉眼飛車五千里,茫茫戈壁把身棲……”。毫不做作,無須掩飾,把自己想說的說出來。其實,他講了許多戰友們都想講又不會講、不敢講的大實話。正是在這種講真話、談實感的“詩風”作用下,近幾年重拾寫詩舊業的他,讓人從眾多作品中看到原來的“這一個”!如《夢回故鄉》中“他鄉雖有琴瑟好,難抹月夜淚兩行”,把游子那種在外“吃香的喝辣的”,他鄉有情有愛,總難忘故鄉一草一木的情懷系于心上!又如《嘆岳飛》中“勇冠三軍又何為;空有愚忠難報國……”等句,為“民族英雄的愚忠枉死一筆戳破,看似不公,實為抒發了由心對岳飛枉死的憤憤不平和婉惜,這不正是許多有民族大義、家國情懷,人們要講的嗎!還有在《嘆諸葛武候》中“強裂華廈為哪般”之句,直接講出了諸葛亮所謂“三分天下”之大計,實為一己私利,這是千百年來很多人想過,也想到了,就是沒有說出來的真實原因。如果真有民族大義,為何還要搞“小朝庭”,把國家搞得四分五裂呢!在《嘆宋江》中,“小恩小惠為沽名,不惜金蘭血染襟……”,直戳宋江借金蘭兄弟之血來染紅自己官頂,當投降派,求個人“封妻蔭子”之丑惡嘴臉!可嘆梁山好漢,愚昧盲從誤終生,又為梁山好漢們直抒了深深的嘆息!

      嘆山詠水成天趣,寄賦情環道古今。歷代文人騷客,嘆山詠水的詩詞歌賦甚多,或是借山水抒發情環,或歌頌山河壯美,或聊表得意的忘形和失意的落魄,或寄賦各自不同的情懷。許峰的山水詩,則多為借名山名水抒發自己對過去、當下和未來的現實批判,直指時弊,期待未來。從《詠昆侖》始,至近日的《詠九宮山》,從《詠長江》《千島湖》到《詠黃河》,對名山、奇川、江河湖泊,都能結合自己對歷史的了解,對現實的拷問,道出心中那股回腸之蕩氣。好些朋友問我,許峰詩中為什么立意都比較好,問題抓得準,并能把心中所想的“那個隱隱約約的東西”說出來,哪怕有些使人不解,或體會得不夠深刻,但他還是寫出來了,說出來了,如果不是這樣,一定不是他的風格,正如張問陶所云:“名心退盡道心生”。不生道心者,何以寄情懷;不能看慣世間事,何能把握人心脈動!更何況他以個人“走南闖北”的豐富經歷,又到了人生的晚年,講點實話,抒發點真情,應當是“自鳴天趣”,應該會得到認同。尤其是有同樣經歷、同樣想法者一定會有共鳴!如《詠雁蕩山》中“任爾東南濁浪急,笑看惡逆刮陰風”道出心中豪氣和對分裂祖國宵小之徒的不屑!《詠九宮山》中“王兄王弟建九宮……難救民間遍哀鴻,鑒古及今,憂國憂民。盡管此詩涉及我本家遠祖(南陳)之事,但仍然道盡“古來人間不平同”,期盼和珍惜如今“人民至上”的幸福生活1

      真情釋道意,感恩唱大風。真情與感恩是許峰詩歌中明顯特色。真情中包含對祖國、對親人、對朋友、對所尊崇的古今人物和大好河山的贊美;感恩是他一路走來,不說篳路藍縷,也是拼搏奮斗,的確不易!所以在很多詩中對母校、對軍營,對組織表達了感恩之情;對養育他的父母和故鄉更是一往情深;對培養、引導、信任、幫助過他的師長和朋友,也在詩中極盡感謝難忘之語,如《詠棉花》中“一樹赤焰驚世俗”,對英雄之花的贊美。《致荷花》中“自是潔來還潔去”,贊美荷花出污泥而不染。《詠蒲公英》中“落地生根四海家,奉獻人間都是愛”,贊美蒲公英不爭名利卻利民精神。還有《詠蘭草》、《詠雪蓮》、《詠金桂花》等,都飽含贊美之情。在動物詩作中,有對蚯蚓“日夜松土為農忙”;對烏鴉“誰知忠孝大義行”的反哺孝義;對公雞贊美有“不慕虛華亦尊榮”;對忠犬的贊美“笑看世間人百態,不如忠犬一聲吠”,都表達了他對名利的人生觀和價值觀!

      許峰詩中,對祖國河山贊美,對古人、對佛禪也有許多真知灼見。如“風刀雪創亦從容,融冰續水育蔥蘢”/《詠昆侖山》、“閱盡古今多少事,一路歡歌濤依舊”/《長江吟》、“萬里長城萬里長,心城更比石城強”/《長城吟》;“逢山禮敬天地闊,遇廟深躬順風行”/《禮佛隨感》、“荷鋤深山嘗百草,普渡眾生留福根”/《祭藥圣李時珍》;對葛洪、趙佗、周瑜、岳飛、宋江、法海、曹操、武則天等人物,也寫出自己的看法,其中有褒有貶,不乏金句。

      許峰家鄉情節很重,朋友緣分不淺。尤對父母雙親更是個大孝子,父親是個“老土改”,一直在農村工作,一生勤勞,為人忠善,晚年生病,他們昆仲極盡孝心,人走后,他又飽含深情寫下了《懷念父親》:“襤衣粗食一生艱,瀝血育后奉薄田,春秋易逝雛亦老,歲月不改是思念”。對逝去的父親深情懷念躍然字里行間,盡了人子之孝!母親仍健在,已至耋耋之年。老人晚年生活,他已無微不至,更難得的是為讓老人開心些,變著法子讓老人逗樂,正如楚國古人老萊子,戲彩娛親!在《詠物悟道》詩集中,我還讀到了他許多對母校、對老家村頭、對戰友、對朋友的詩句。“故園依稀在夢中,唯托此地托彩虹” /《詠母校》、“仰望蒼穹常思念,夢里縈繞邊關前”/《憶戰友》、“傲立山巔向天嚎,沙漠戈壁卷狂風”。縱使虎豹窺疆城,眾志何俱血染袍/《呼喚西北狼》。

      許峰很少寫新詩,四十多年前,他在邊防戰備施工時,我在教導隊學習,他寄給我信中有這樣一首詩:“喜青山/春風還綠裝/更思念,遠方戰友/問更忙?/待到雪落西北/火樹銀花樂眉稍/盡歡暢。他盼望我年底結束學習與他相聚,盡顯戰友關切之情。近年讀到他的新詩,印象最深的是《葉樹根的訴說》和《軍裝》。在《葉對根的訴說》中,用敘事詩方式,把他從走出校門到退休這幾十年中,進行全景式的梳理,沒有表功顯擺自己的“功成名就”,而是對他一路走來的父母養育、老師教誨,組織培養、師長引導一一感恩,把自己這個“葉”的燦爛都“歸功”于“根”的養育,盡顯赤子之心。在《軍裝》中,通過自己、兒子、孫子三代人對軍裝的向往與追求,道出了過去、現在和未來對人生正能量,也寄托了對后輩子孫的期待!

      許峰詩風正勁,期待有更多的好作品面世,以重睹他在嶺南唱大風的風采!

      本文作者陳華(1958年3—),湖北蘄春人,研究生學歷,高級記者(三級)。早年西北邊防從軍,曾立過三次三等功。轉業后在省主流媒體供職,有50多篇作品獲得省級以上獎勵,有報告文學、論文集、專著多部。

      本文標題:坦懷天趣唱大風——讀許峰詩歌隨感

      本文鏈接:http://www.topjst.com/content/332181.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