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雜文評論憑欄論世
文章內容頁

給龍應臺女士公開信

  • 作者: 荒野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11-06
  • 閱讀232632
  •   龍應臺女士:

      據說龍應臺女士是個作家,以中國傳統可尊稱其為先生。但從龍女士對“啟蒙歌曲”與“無論如何,我反對戰爭”兩個堂皇而無知之論看,龍女士根本沒有讀懂“書”,更沒讀懂“中國的書”,她所立處不是自以為是的“道德至高點”,而是虛偽的自欺欺人的臭水溝,所以她不配“先生”之稱,故稱“女士”。

      龍女士說“有時候一條河只是一條河”太客氣了,任何時候“一條河都只是一條河”,她本來就不是別的;然道“綠島”有時候不是“綠島”了?龍女士很有情懷,其辭如詩,但“皮袍下面藏著的小”還是顯而宜見的。

      就單純從音樂角度說,《我的祖國》的旋律比之于《綠島小夜曲》遜色嗎?我以為有情懷如龍女士者是不能睜眼說瞎話,否則她的作品怕連基本的人格都沒有了!至于龍女士個人可以,也無可非議地喜歡并沉浸于憂郁之美中,但她有什么資格嘲笑我喜歡陽光式的奔放和熱情呢?

      從這兩首歌的時代背景說,一個產生于中華民族自立自強時代;一個產生于蔣氏統治時期人們對民主自由追求的時代;我不知道龍女士讀的那本中國書告訴她,一個時代的“民主與自由”(不討論這西式“民主與自由”的價值與本質)比民族自立自強更重要!一個蔣氏集團統制下的“綠島”之囚,比一條孕育一個民族性格的河更有內含?我是粗人,沒有情懷,我只想對此不客氣地說“去你媽的”!書可以讀不懂,人就不能做不明白了!1840年后的你的祖國,你先輩的血就養育你這樣無恥的東西嗎!

      “雙標”就是龍女士的有情懷無邏輯的高貴的根源。

      至于“無論如何,我反對戰爭”更是可笑,龍女士如果敢在伊拉克、敘利亞、阿富汗等國對那里的人民展示她的高貴和至高的道德情操,我想一定被那里的人民唾沫淹死的!真的,汪精衛出逃越南時一定懷抱“救民于水火”的偉大理想,龍女士之“無論如何,我反對戰爭”與此如出一轍。

      這讓我想起同是女作家的方方,一本《方方日記》的同樣用了有情懷無邏輯的高貴的辯詞。椐說,方方悲哀是與其家庭和其成長期在改革開放前前有關,我以為此說大謬!一個人,一個讀書人分不清個人與國家,自我與民族,沉湎小我之“情懷”,豈敢稱“讀書人”,豈配稱“讀書人”,。本人六歲時,與一群小伙伴,坐于大院禮堂前,裝小大人去參加我們大院內的一個活動(我至今沒明白,為什么當年這個活動會允許我們這些六、七歲的孩子進禮堂,并坐于第一排而沒有人管),見被綁著雙手胸掛大牌的父親被帶進來,立于面排,其時我們父子目光相對,其訝異與無助我也今生不忘!我是“暫不戴帽歷史反革命”的兒子,背著“可以教育好的子女”長大的!

      我還想講兩個問題。一是中華民族控近代史;二是關于中結傳統“士”的內含,與龍女士討論一下。

      民進黨不讓臺灣孩子了解中國歷史,學如龍女士到沒讀過中國史嗎?我想龍女士也是所謂的“外省人”吧,讀了那么多書,不了解中國的近代史嗎?龍女士可以不學有術,不必知道中華之近代史,但不會不知道你之父、祖輩的經歷了什么吧!一個你的父祖輩被日本軍國主義殺了幾千萬的民族的后代,在國家和民族復興偉大機會面前,高傲地說“無論如何,我反對戰爭”?報歉,龍女士,我是個粗人我還想罵“他媽的”!

      中華文化的傳統歷來講“學以致用”的,讀書人只有“溫良恭儉讓”來體現自己的高尚嗎!龍女士是作家,是用中國文字寫作的作家,讀過《戰國策之·唐雎不辱使命》吧,“士”之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縞素”這才是真正中國讀書人之榜樣!中國之讀書人,有許多被書所“誤”,只因為不知道只有“血性”,“以天下興亡為已任”才配稱我們這個多災多難的偉大民族的讀書人的。

      本著文責自負,效仿司馬南先生,本文字署名:

      福建省福州市臺江區居民:方學賢

      本文標題:給龍應臺女士公開信

      本文鏈接:http://www.topjst.com/content/332157.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