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內容頁

田園

  • 作者: 青石板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11-02
  • 閱讀236179
  •   1

      “小弟,走,捉黃鱔。”院子里金生在喊。

      “喔,來嘍!”我一邊答應著,一邊提了一只小桶,拿了一個笆簍,出門跟了上去。

      金生一個肩頭扛著犁鏵,一只手牽著一根韁繩,一頭壯牛,跟在后面,邁動四條腿,后臀左一下、右一下,往上聳,不急不慢的走過院子,跟著金生下到院子側邊的干田里。

      田里的稻子已收割個把月了,水早已在快收稻時提前放干,田泥已干得齜牙咧嘴,踩上去,完全可以在上面下操。剩下的禾樁,老的已經開始腐爛,從禾樁根里長出的新禾,綠茵茵的,有的已經開出了細碎的稻花。

      金生比我大不了幾歲,但已是犁田的好把式。此刻,他已經熟練的把枷擔放到了水牛的肩上,把纖繩掛在犁鏵上,雙手提起犁鏵,把白花花的犁頭猛地插進泥里,然后一只手扶住犁把,一只手拉住韁繩抖了一抖,嘴里長吁一聲“噓—呲”,牛拉動犁鏵,新泥便一塊塊翻了出來。我就跟在水牛的后面,看犁口露出的時候,澆點水上去,犁鏵便如上了潤滑油,翻起地來一順溜。

      新泥一壟一壟的翻出來了,躲在泥里的黃鱔也被翻出來了。焦黃的、青黃的、麻黃的都有,翻卷著身子,被金生揪起來,塞進我的笆簍里。

      收工了。操場似的干田,現在躺了一壟壟新泥,下午便有人來開溝,再晾上三兩天,這上面便要栽種油菜,或播種胡豆、小麥。

      我的收獲便是小半笆簍的黃鱔。

      提回家,燒火做飯時,揪幾條塞進柴灶里,燒熟了,撕下肉來,放點鹽、醋和辣椒,大人和我們姐弟幾人吃了,都說:“好香!”真應了那句俗話:

      雞魚蛋面,當不到火燒黃鱔。

      2

      秋去冬來,暑盡寒至。

      家鄉的冬天常不下雪,卻異常干冷。走在上學的路上,風一吹,鼻子、臉蛋就凍紅了。路邊的樹,枝條干枯的伸在空中,似乎也凍得凝固了,一動也不動,讓人感到冬天的肅殺。

      但院落邊的田土里,情形卻不同了。油菜、麥苗、胡豆在瘋長。也許是土質好,長得都很快;也許,莊稼也像我們人一樣,過了嬰幼兒期,就見天長,三五天不見,就讓人驚訝:“喲,你又長高了!”冬至以后,油菜、胡豆、麥苗就差不多齊腰高了,綠油油的,好像越冷它們反倒長得越歡,綠得越好看。

      此時,最快樂的是鉆進油菜、胡豆、麥子田里打草,看到田地里、坎壁上長滿了鵝兒腸、黃狗頭、牛舌苔,比見到這些嫩草的一只兔子還高興。那時候,少年的心很簡單,一窩窩的兔草打起來,丟進背篼里,似乎像往背篼里扔進了一朵朵快樂。

      寒風吹來,綠浪從眼前涌到遠處,冬陽給綠浪抹上光波,一個少年背著一背篼快樂,穿行于綠波中,雖還在寒冬,卻已滿是春意。

      3

      用不著怎么盼,春光已來眼前。

      油菜花開了,桃花、李花開了,黃的、粉的、白的,清新耀眼。

      此時,最快樂的是星期天,把出殼不久的毛茸茸的幼鵝放到油菜田里,讓它們自由尋草吃,自己就偷閑在油菜田里鉆來鉆去,看蜜蜂采蜜。只見一只只不知是哪里飛來的蜜蜂,這一朵花心里舔舔,那一枝花朵里鉆鉆,在花叢中飛過來又飛去。一雙后腿沾滿了黃黃花粉的蜜蜂接二連三飛走,更多抖掉了花粉的蜜蜂又趕了回來。

      春陽照在田野、竹林、院落上,一塊綠,一塊黃,一塊青,一塊黛,成就了一幅田園詩畫。

      春陽又把一個牧鵝少年,融入了畫中。

      4

      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

      桃花、李花、油菜花謝了,忙碌的蜜蜂也不知飛到哪里去了。

      幼鵝慢慢退去了黃色,變成了白鵝,長出了鵝羽,歡快起來,抖動翅膀,能扇起一股風,吹走院壩里的塵土。

      轉眼油菜熟了、收走了;胡豆、麥子熟了,收走了。院邊的干田灌了水,犁過來耙過去,插上秧了。院落邊的田土也種上了包谷、大豆、高粱。幾番夏雨澆灌,白墻黑瓦的院落成了一座小島,四周又被一片綠波簇擁。

      白天,去草叢里抓了小蚱蜢,穿在鉤上,甩在禾田里釣青蛙。

      晚上,到禾田里,刨一條溝,拿了口小肚子大的魚籇子,里面放一只沾了柴灰的螺螄肉,安放在溝里誘捕魚鰍。當我提著青蛙、魚鰍回家,羨慕得伙伴直夸:“小弟,今天你收獲不小!”

      似乎在與時間賽跑,莊稼很快轉綠變青,很快變黃, 田野抹上了一片金色。

      一個老農拿起鋤頭,挖低了田缺,把田里的水排去,站在田坎上,望著正在成熟的莊稼,取下嘴里的煙桿說:

      “今年收成,怕是要好過往年!”

      晚上,在院邊乘涼,躺在草地上,仰望北斗、南斗、織女、牽牛,還有銀河,想起大人講的牛郎織女的故事,心里忍不住向那神秘的天空發問:人人都說天堂好,為什么七仙姑要下凡來到人間呢?

      一顆流星,從蒼穹無聲的落下,劃出一道銀光,叫人不由得幻想:或許是又一個仙女來到人間。

      四周靜悄悄的,只有院落的牛圈里,一頭水牛,時不時喘著粗氣。

      5

      日月從來停不下它的腳步,春與秋像坐了轉輪,轉過去了,倏然又轉了回來。

      秋風卷落葉,秋雨催人老。

      少年時,天天盼望著,快快長大成人。如今成人了,明鏡悲白發了,心里又滋生了一個念想:

      我那遠去的少年時代,會不會哪天又如坐了轉輪,給轉回來?

      近日,秋雨綿綿,漫天的雨霧,猶如綿綿的鄉愁,看不見邊際,望不到盡頭。

      鄉思偏愛深秋。

      風雨迷蒙中,我思念起那遙遠的田園。

      那里秋陽燦爛。我分明看見金生手上牽著一頭水牛,肩上扛著犁鏵走過院壩,分明聽見他在喊:

      “小弟,走,捉黃鱔。”

      想應聲跟了去,四顧茫然,已不見金生人影。

      唯見漫天茫茫雨霧,惹出更濃的鄉愁。

      二〇二〇年十月十三日

      本文標題:田園

      本文鏈接:http://www.topjst.com/content/332069.html

      • 評論
      2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