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網絡文摘散文
文章內容頁

回憶我的曾外祖母

  • 作者: 青梅煮酒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10-30
  • 閱讀233421
  •   我的曾外祖母是我母親的外婆,不在人世已經整整十年了,自從她去世后,我就一直想寫一篇文章來悼念她,但是因為種種原因,終未成文,到今年已是第十個年頭。在此期間,每每念及她對我的種種好處,我總忍不住淚流滿面。再過幾天就是清明節了,我下定決心以我的笨拙之筆寫下一些緬懷她的文字,用以告慰她的在天之靈。

      我曾問過曾外祖母叫什么名字,曾外祖母告訴我,她娘家姓白,夫家姓陳,她就叫陳白氏。

      我母親年幼的時候,家中遭受一些變故,后來年幼的母親一直跟著曾外祖母生活。曾外祖母一個人含辛茹苦將母親帶大后,害怕母親嫁的遠,以后見不著,就將母親嫁給了同村的父親,這樣一來就方便了我和弟弟。從村小放學后,我和弟弟先回家看看,只要看到家中的門上了鎖,我們立刻奔向曾外祖母的家。到了曾外祖母家,她總是一邊問我們在學校有沒有聽先生的話,一邊摸索著去給我們找吃的,不一會兒,她像變魔術似的,手里多了一個烤山芋或是兩個冰糖塊,一塊塞進我嘴里,另一塊塞進我弟弟嘴里,每到這時,便是我們姐弟倆最快樂的時候。

      記得上村小的時候,有一個女生不知從哪里弄來的一些氣球,帶到學校在學生中間賣,一毛錢一個,這對于當時的我們來說也算是價格不菲,即便這樣還是有很多人都爭先恐后去買,我和弟弟也想買,但是口袋里沒錢(順便說一下,上小學時父母幾乎不給我們零花錢。), 我想了一招,和弟弟一說,他也贊同,于是姐弟倆依計行事。中午放學后,我和弟弟直奔曾外祖母家,到了那兒,曾外祖母見我們來了,趕緊忙著做飯。趁著曾外祖母做飯的當兒,我擠到她身邊說老師叫每個同學上交兩毛錢,以后買本子用。這時,弟弟也過來說老師就是這樣說的,曾外祖母一聽我和弟弟的話,放下手中的活,干枯的手抖抖索索地伸進懷里,從里面掏出一個黑乎乎的布頭,顫抖著手一層一層地小心翼翼地打開,先從布頭里捏出兩個一毛錢硬幣給我,又從里面捏出兩個給我弟弟,緩慢地說:“拿去買本子,聽先生話,好好學習。”說完,又顫抖著手把布頭一層層合上,重新揣進懷里。下午到了學校,我和弟弟每人買了兩只氣球,興高采烈地吹了起來。許多年以后,每當想起當時欺騙老人家的情形,我的心里都很不是滋味,如果她老人家還健在的話,我一定要跟她說一聲對不起!

      小時候的我最喜歡纏著曾外祖母給我講故事,但曾外祖母卻不說是講故事,她說是“講古”。每當吃完晚飯,無事可做的時候,我就蹭到她的床邊,央求她給我講古。曾外祖母對于我央求的事,總是爽快答應,很少拒絕。當曾外祖母將故事娓娓道來的時候,我坐在她的床邊,一只手挽著她的胳膊,另一只手不停地擺弄她的下巴連同脖子上的皮。那時的曾外祖母已年近八十,脖子上的皮膚耷拉下來,摸上去軟軟的,這對于年少的我來說如同一件可手的玩具,于是經常擺弄。曾外祖母給我講了很多故事,因為時間久遠,再者當時年少,如今已經不能完整地記起來了,但她說的那些傳奇故事直到今天還在影響著我,對于今天的我而言,具有魔幻傳奇色彩的文學作品仍然是我的最愛,這不能不歸因于曾外祖母的故事。

      當我上初中時,曾外祖母被外婆帶到了她在街上的家,打那以后,我就不能經常纏著曾外祖母了,我很想念她老人家,我想她也是想念我們的,因為她在外婆家每過一段時間就會跟外婆說要去我家,有時是我和弟弟去帶她,有時是她自己慢慢地走來,她往我家來的情形至今仍時常浮現在我的腦海。她一只手拄著拐杖,另一只手拎著一個小包裹,步履蹣跚,每走幾步就要歇一會兒,兩條腿因為年齡的關系而變彎成了細細的羅圈狀,支撐著略顯肥胖的上身,滿頭灰白的頭發被風吹得越發凌亂。從外婆家到我家大概有五六里路,也不知她是怎么走到我家的。我歡快地向她奔了過去,一手接過她的包裹,一手扶著她,一起向我家院子走去。

      曾外祖母到底活了多大歲數,誰也說不清楚,連她自己也不知道,每當別人問她多大的時候,她總是說八十多了,可據我母親講她也許九十都是有的。最后一次從我家回到外婆家沒多久,曾外祖母便一病不起了,她臥床不起的時候,我去看過她幾次,每次看到她,總是一次比一次瘦弱,以前肥胖的上身也看不見了,躺在床上的曾外祖母身上蓋著薄薄的被子,若不是她的頭露在外面,根本看不出被子下面還有個人。躺在病床上的曾外祖母一動不動,她的雙眼緊閉著,臉色已變成土灰色,滿臉的皺紋在無聲地訴說著歲月的滄桑,我輕輕地喚她,她已經不知應答,我緊握她的左手,雖然正值夏季,她的手卻如冬日里的枯枝一樣冷硬,那一刻,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她正離我們而去,我放聲大哭……

      曾外祖母出殯的那天,大雨磅礴,憋了很多天的老天爺終于痛痛快快地釋放了,但我更愿把這場雨看作是上蒼對一位善良老人離世的不忍與嘆息。從此以后,我的生命中再也沒有了曾外祖母的關懷與疼愛,如今十年過去了,我仍然時常想起那位拄著拐棍,拎著包裹,蹣跚著前行的老人。蘇軾詞曰:“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

      我最親愛的曾外祖母,如今我和弟弟早已長大成人,想再見您一面,好好孝順孝順您都是不能實現的奢望了,唯有清明時節,到您的墳前 ,燒一把紙錢,掬一捧熱淚,再叩一叩首,感謝您的關懷與疼愛。

      本文標題:回憶我的曾外祖母

      本文鏈接:http://www.topjst.com/content/332009.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