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網絡文摘小說
文章內容頁

不容易

  • 作者: 印季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10-27
  • 閱讀227089
  •   人群往同一個方向凝視著。

      他一步一步往前走,雙手已被帶上手銬,身后有幾名警察,很嚴肅,一步一步走出來,他的頭已被遮住,人們看不到他長什么樣,雙腳墊起,下巴上仰,還是看不清他長什么樣,“啊呸”被清潔工打掃過又多啦幾口骯臟的吐沫,“唉”有人搖啦搖頭,站在前面的往后退啦退,后方的記者沖過來,拿著相機,閃光讓他們有點掙不開眼睛,“都不知道長啥樣,瞎拍啥”“相由心生唄,能長啥樣”緊張的氣氛被帶來啦一絲幽默感,押送車遠去,便散啦。

      “姓名?”“方易”“年齡?”“21歲”“住址?”“山東”“職業?”“做點小生意,。哦,不,無業游民”“說吧,老實交代”。

      “居然沒考上,早早為家里掙錢吧,以后供你妹上學”,母親邊為妹妹夾菜邊說道。回到房間,他有些不知所措,很沉默,鼻子酸,眼睛想冒淚,很想對自己說些激勵的話,嘴角微揚,笑啦笑,有點孤獨,有點害怕。

      母親身體不好,不能干累活,平日里最常的事是和村頭的老太太說閑話,也不知道說誰,不知道什么事,不知道是好還是壞,每當遇見,他很想把母親喊回家,但怕老人問些什么,又怕母親不在的時候,說些什么。他性格很內向,不愛說話,見人總愛笑,很愛點頭,母親給他安排的活他都會做,他很笨,做一件事,要問幾邊,還會做砸,他很在意母親對他的說法,不過最長聽到的是“你傻啊”,他總是覺得自己就是電視里沒人理解的人。

      找到了工作,從小獨立的他收拾完行李便草草離去,母親給了他一些錢,囑咐他要注意身體。

      入職第一天,工作人員讓他們點名答到,他認識啦組長,想留點印象,然而并沒有,只是平日會安排他去干一些累活,他交際能力有些差,很想鍛煉,往往看著別人開玩笑時,他也在旁邊跟著笑笑,很想融入,但有些膽怯。同事里有個女孩很漂亮,他很中意,但并沒向女孩表達。面對同事他總是熱情,有求必應,同事有什么事總會幫助。工作很累,但很充實下班后洗洗便睡啦,有時太餓,會買點東西吃,工資不高,但他很節約,每個月務必給家里打錢,務必存錢,常常考慮怎么才能更省錢,也會想想怎么能有錢,歇天的時候就在宿舍睡覺,玩玩手機,樓下的宿管偶爾會來查房間,看些電器,查查人數。

      往常一樣,按點起床,走出宿舍樓,天下起啦雨,路上集起啦一些水,一輛車飛速開過,在路邊的方做正正在看著時間,突然被濺起半身水,他緊盯著那倆車,氣憤急啦,心中不知有多少句臟話涌到嘴邊,車漸漸走遠,留下走過的痕跡,打啦打衣服,無奈衣服上留下啦一些泥土,沒法處理,只能不情愿的帶在身上,回去換衣服的話又要遲到,不想跟領導留下不好的印象。工作中,他成啦焦點,聽到別人說笑,自己心里很復雜,他躲著人,丟人什么的并不在乎,只是不想在喜歡的人面前難堪。這天時間很漫長,枯燥勞累的工作更讓他心煩意亂,以至于工作出錯,挨到啦批評,更讓他身心疲憊。果然越害怕的事情就越容易發生,正在工作的他突然聽到一句“泥蛤蟆”,隨之還有一群人的哈哈大笑,他沒有說話,只是從人群中默默離開。回到宿舍,本想丟棄那一身骯臟的衣服,可想想洗洗還能穿,又留啦下來。夜晚,偶然跟發小聊天,打聽到因為互聯網生意發小發啦一筆小財,有很好的門路,賣衣服,他有些心動,想要嘗試一下,畢竟在外打工機會很少,加上幾個月的勞累和疲憊,想要離開這里。第二天,和母親打啦個電話,便提出啦離職。夜晚總是向發小請教,心中滿懷希望,希望能有更好的人生和生活。

      坐上火車,回到家,請母親吃啦頓飯,便開始新的工作。他四處學習,滿懷激情,打工的錢準備全部投入啦進去。很輕松,自己找人做衣服,再通過網上交易,很休閑,無聊的時候還能幫母親干干活,和朋友一起打打牌,只是和人交流的時候會有些尷尬,不過他在一點一點的鍛煉。家里感覺要比在外工作要快,但是很煎熬,生意開始的時候總會有些不景氣,沒有穩定的收入導致經濟限制,每個月總要為家里交點生活費,他不想為錢跟母親說“不”,想為錢而得罪人,他只能四處節約,拒絕很多聚會,好幾次想把煙戒掉。夜晚,他總是幻想自己能是有錢人。

      在家里他要維持好關系,親朋好友,遠親近鄰,每當誰家有喜事哀事,母親總要他去,他很不情愿,因為他不愛說話,吃飯時旁邊人有說有笑,總感覺自己跟“傻子”一樣,不過最難維持的是母親跟奶奶的關系,母親總是跟他說奶奶的壞話,奶奶每次生病,不會給他家里講,而是和遠方的姑姑打電話。

      快到年底,總要有點錢好過年,于是便決定虧本處理掉,因為價錢低,很多人都會買,人多是非就多,總會碰到一些人刁難一下他,買家收到衣服后,總會挑一些形形色色的毛病來要求賠錢,否則留給差評,即使他一邊又一邊的檢查衣服,好在都是幾塊錢,他每每都會答應,當然還要跟客戶去賠禮道歉。

      碌碌無為過啦一年,年后他想在折騰一下,這是最好的年紀,也是奮斗的年紀。他決定去銀行貸款,起初母親并不支持,但是他苦苦哀求,母親還是答應,最后說啦一句“家里沒錢”。

      貸啦款,數額不大,利息不多不少,每月要還,本錢年底還。拿著錢,開始做起衣服,開始每月還錢,他不會向上次那樣盲目投入,因為這次如果失敗,他不知道到底會有什么可怕的事情發生。期間家里會安排他去相親,村里的人大部分都是相親結婚的,甚至有人只認識啦幾天就馬上訂婚,他不相信這樣的婚姻,他也知道現在連自己都養不起,更沒資格去談情說愛。

      成年人的壓力不僅來自于沒錢,生活中雜亂無章的小事也會成其一部分。對于客戶,他總是每每討好,漸漸的,本來斗志昂揚的他,被一點一點磨去啦心智,他一點一點的變的有些頹廢,每天不知道自己該做什么。每天面對堆積的衣服和每月的貸款,他很想找個人傾訴一下。不知何時他發現他的頭發正在一點一點的脫落,已經變的稀疏,這讓他有些不知所措,他只有21歲啊,就已經開始謝頂啦。

      已是寒冷十一月份,他要為還貸款總額做準備,生意很差,無人過問,他有點后悔,可能自己選錯啦行業,但是現在沒有辦法。夜晚,他總是問母親,“媽,你覺得兒子是不是很沒用”,母親每次聽到都不會回答,他好像感覺到啦什么,并沒有說出來,只是獨自藏在心里。

      一家超市正在搞活動,限額抽獎,前提要掃一下二維碼,母親不會用手機,便帶上他去,到啦地方,看到一群中年婦女正在擁擠,他有些詫異,自己要和一群大媽們一起搶這個東西嗎?“去吧,要弄什么碼。”旁邊還有很多年輕人正在圍觀,他看啦看母親,母親有些安奈不住,“傻站著干嘛,去啊”,他沒有說什么,往前走啦走,便和一些大媽們擁擠在一起,旁邊的年輕人笑啦笑,大媽們的體格比他還要強壯,他有些吃力,母親在后方一直催促,讓他快點,一番“苦戰”,掃上啦二維碼,并沒得獎,只是謝謝惠顧,母親有些氣憤,“這么倒霉,走吧”,回家的路上,他看啦看母親,他有些怨言。回到家,他差點和母親吵架,只因他說啦一句“以后這種事,能不能不讓他去”。夜晚,他一人回到房間,母親并沒有喊他吃飯,這時他的生意響啦,他看啦一下,是退款信息,他有些慌亂,看啦一下,這是一個大客戶,買的很多,這筆錢是正好可以還這個月的貸款,可是客戶已經拿到衣服十多天啦,已經不可以退啦,他向客戶聯系,客戶并沒回答,只說啦一句“我想退衣服,因為用不著啦”,他明白,這分明是用過以后就退回來啊,他向客戶連忙解釋,可客戶還是要退,他向客戶哀求,“您覺得價格方面還是不妥的話,我還可以在降的,記得您買的時候,您要求降價,要求要送東西,我都一一答應啦,您看看能不能不退”,客戶并沒有說什么,還是執意要退,他有些氣憤,他向平臺申訴,然而平臺直接駁回他的申訴,他徹底絕望啦,壓抑的心情徹底爆發,于是決定啦一個可怕的想法。

      當天夜晚,他根據客戶地址,買啦票,坐上火車。

      “這就是你的動機嗎?”“嗯”“年紀輕輕的,怎么這么狠?”“我只是要回屬于我的錢,她不給,我一時沖動”“那也不應該把人傷的那么重,念你事后主動自首,并撥打120及時救援,好在人沒出事,我們會在法院上求情的。”

      “被告方易,因入室搶劫傷人,判決八年有期徒刑”,法庭上,“被告還有什么要說的嗎?”,方易抬啦抬頭,說道“為什么人要為難人,都已經那么不容易啦,我也要告他們,為什么我會那么懦弱,我也想要告我自己”,“無稽之談,結案”。母親在一旁大聲哭喊道“兒子,是媽不好,媽對不起你”,“媽”,他流著淚哭喊著,“兒子,你給家里丟人呢”,他依然流著淚,但沒有哭,笑啦笑,笑的很輕松,看啦看旁邊的妹妹說道“容容,不要學哥哥”。“喂,喂,叫救護車,犯人咬舌啦”。

      本文標題:不容易

      本文鏈接:http://www.topjst.com/content/331890.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