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雜文評論佳作賞析
文章內容頁

我也讀紅樓之五《情僧錄》——紅樓夢的又一書名

  • 作者: 阿徽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10-26
  • 閱讀237146
  •   如果用一句話來總結《紅樓夢》的思想內容,那么,這句話就是:“金玉其表、敗絮其中的大清帝國快完了”。

      書中人物就家庭而言:他們都是父不慈、子不孝、兄弟之間不和睦、爬灰的爬灰、養小叔子的養小叔子。貴族子弟們每日偷雞戲狗,不務正業。

      就社會上的文官武將來說:比如:像賈雨村、像紅樓十二支(也就是參加秦可卿的葬禮的四王八公的后代)、還有,像賈珍賈赦賈璉之流,那一個個的都不是什么好東西。

      林黛玉看似是書中的女主角,但其實她只是書中眾多人物的、敗壞人種的一個陪襯。林黛玉的形象就是代表那些真心、善良、誠心誠意愛護統治者的人群;而薛寶釵的形象與林黛玉恰恰相反,代表的是為了達到提升自己的社會地位的目的,專門來利用統治者的人。

      《紅樓夢》的作者不是曹雪芹;而只是以曹雪芹的家世為原型進行創作。書中賈府的四大千金小姐:元春、迎春、探春、惜春(諧音:原該嘆息)才是真正的作者和批書人。這四大千金小姐的命運也正是著書人和批書人的命運,眼看國家即將滅亡她們只能嘆息、而不能說,因為說了之后,結局肯定就會像賈元春一樣被人弄死。

      書中第八回,林黛玉說了這樣的話:“也虧你倒聽他的話,我平日和你說的全當耳旁風。怎么他說了,你就依?比圣旨還快呢!”。清朝統治者聽不進去好心人說的難聽的話、只看人的表面、那些巧言令色、偽裝得很好的、壞人說的話,他們就依,比圣旨還快。就像書中的判詞:“擅風情、秉月貌,便是敗家的根本”意思就是說:只喜歡逗他開心的、哄他高興的人,只看人的表面,天下所有的敗家子兒都是這幅德性。

      林黛玉說話很刻薄,但話難聽、心是真心。薛寶釵相反,她口蜜腹劍、笑里藏刀。賈寶玉娶薛寶釵而舍棄林黛玉,最后自己成為孤家寡人,這“便是敗家的根本”。

      《情僧錄》是紅樓夢的又一書名,“僧”即:和尚。意為“孤家寡人”。

      

      書中把林黛玉做了三種假設:假如,她是出生于高貴人家的林黛玉;假如,她是生在中等家庭的甄英蓮;再假如:她是社會底層人物晴雯;她們各自將是怎樣的命運?《紅樓夢》就這三個假設展開寫作。

      在清朝,地方造丁口冊,有正冊、另冊兩種,好人入正冊、匪盜等壞人入另冊。《紅樓夢》里也有“金陵十二釵”之簿籍(正冊、副冊、和又副冊)。又副冊上讀者只看見一個人就是晴雯。副冊上也只有一個人就是香菱(甄英蓮)、林黛玉和薛寶釵齊名占據十二釵正冊中首位。其實,晴雯、甄英蓮、林黛玉她們三個是一個人,只是所處不同環境下,不同的命運而已。

      作為高貴人家出生的林黛玉,像賈雨村這樣的人是攀附她(依附她,和她同船來到京城求官)。

      而作為甄英蓮,賈雨村把她給賣了,如同賣掉自己的良心一樣。那幅對聯“玉在匱中求善價,釵于奩內待時飛”就是這個意思:“價”只有賣才有價;“飛”則是飛黃騰達。封建社會像賈雨村這樣的人為了自己能夠飛黃騰達,什么恩人、恩情、良心、道德都不顧,隨時準備把這些賣掉,換來自己的仕途通達。  

      “襲為釵副、晴為黛影”。晴雯是林黛玉的影子,如果林黛玉的出身像晴雯一樣卑賤,那么,晴雯的命運就是林黛玉的命運。

      《情僧錄》的故事情節也許可以這樣述說:繡春囊事件發生之后,王夫人命令抄揀大觀園,之后,晴雯被逐出大觀園。但其實,真正被逐出大觀園的人是林黛玉。試想一下:如果賈母死了,那么林黛玉在賈府的地位恐怕還不如晴雯。《紅樓夢》中,作者安排“抄揀大觀園”是待賈母安寢了再做的事情,也就是說:賈母沒有參與此事。意思是在做另一種假設:賈母死了的情況下發生的“抄揀大觀園”的事件。

      當王夫人差人把晴雯叫來,只見她“釵軃鬢松”。王夫人罵道:好個美人!真像個病西施了!你天天做這輕狂樣兒給誰看?你干的事,打量我不知道呢?

      “釵軃鬢松”這詞兒,在書中的第四十二回說林黛玉“兩鬢略松了些”。另外還有:薛寶釵對林黛玉說:“過來,我替你把頭發籠一籠。” 王夫人罵晴雯語,其實是在罵林黛玉。

      原來王夫人認為:晴雯(也就是林黛玉)干的事情她都知道了。那么,她是怎么知道的呢?

      書中的第二十七回早已經埋下伏筆:薛寶釵在必要的時候是會無中生有陷害林黛玉的。她也許會告訴王夫人:平日姊妹之間嬉笑玩耍的時候個個拉拉扯扯,曾看見林黛玉身上露出些不雅的東西。暗示繡春囊是林黛玉的物件,并提醒王夫人聯想起那日大家在一起招待劉姥姥時,林黛玉行牙牌令時,口中說的《西廂記》、《牡丹亭》中的那些淫詞艷曲。聽了薛寶釵的讒言;再加上,抄家時從林黛玉的閨房中搜出的:賈寶玉往年夏天手內曾拿過的扇子、荷包、披帶,以及,賈寶玉送的舊手帕、和在舊手帕上寫的詩詞。所以,王夫人斷定:繡春囊就是林黛玉的物件。

      就像把晴雯攆走一樣。賈母死了之后,林黛玉也被送回了她的老家蘇州。而林黛玉被送回去那陣子,賈寶玉正在忙別的事情,當他知道后,大哭大鬧了一場(參照《慧紫鵑情辭試‘忙’玉》)。后來,賈寶玉偷偷地跑去蘇州看望過一次林黛玉,而當他看到林黛玉時,和看到晴雯時的情景是一樣的。林黛玉父母雙亡,她父親是獨生子,父親家里沒有任何人可以依靠,她也沒有任何家產(家產在她父親死時被賈母和賈璉私吞了)。也許,在《情僧錄》的故事里,晴雯的死就是林黛玉最后的命運歸宿。

      在《紅樓夢》的續集第九十八回中,林黛玉死之前說:“我的身子是干凈的”言外之意就是說:名聲被破壞了,但“身子是干凈的”。說明她遭到了誣陷。晴雯死之前也說了相同的話:“我死也不甘心的!我雖生的比別人略好些,并沒有私情蜜意勾引你怎樣,如何一口咬定了我是狐貍精?我太不服!”。《紅樓夢》的前八十回、和之后的續集的作者是一脈相承的,如果,誰說《紅樓夢》沒有寫完、是殘本。那就說明,說這話的人根本沒有看懂《紅樓夢》。

      

      在《情僧錄》這本書里,關于賈寶玉的結局,我們也能從《紅樓夢》中看到他的影子。《紅樓夢》第二回,說:賈雨村曾經信步走到村野閑逛,遇見一老僧在門巷傾頹、墻垣朽敗的破廟里煮粥,賈雨村試圖和老僧搭話,問他兩句,但那老僧既聾且昏、齒落舌鈍,所答非所問。賈雨村不耐煩,便出去了。在這段文字旁邊有批語:畢竟賈雨村還是俗眼,只識得阿鳳、寶玉、黛玉等未覺之先,卻不識得既證之后。賈雨村在此看見的這個既聾且昏、齒落舌鈍的老僧就是后來的賈寶玉。曾經胸懸金燦燦金印的統治者,最后竟落得如此可憐的、孤家寡人的悲慘下場。

      賈府的男丁中有兩個出家人:賈敬和賈寶玉。他們兩個彼此前后相呼應:賈敬為始、賈寶玉為終。正如賈敬的判詞這樣說:“畫梁春盡落香塵。擅風情、秉月貌,便是敗家的根本。箕裘頹墮皆從敬,家事消亡首罪寧。宿孽總因情”。寫書的作者說話有點含酸帶醋,說:每個朝代的消亡,都是因為統治者不聽人勸,只喜歡人家拍馬屁。從賈敬開始,賈府就有了衰敗的跡象,而賈府最終敗落,首先寧國府是罪魁禍首。其根源就是不識好歹。

      在此說點題外話:大概《紅樓夢》的作者是康熙皇帝的某個愛好文學的兒子,他知道清王朝已經顯現出“箕裘頹墮”的景象。也許他曾進言,但康熙皇帝聽不進去,沒有把皇位傳給他、而是把皇位傳給了只愛說乖話、喜歡拍馬屁的雍正皇帝----也就是書中的賈敬(此話題僅供讀者參考)。

      “家事消亡首罪寧”這句話該怎么樣理解呢?為什么作者認為:賈府敗落,寧國府是罪魁禍首呢?

      答案就在第十三回:賈珍委托王熙鳳協理寧國府,王熙鳳應承下來,在去寧國府之前,王熙鳳想,該如何治理寧國府內的亂象,她認為:寧國府內有如下弊端:頭一件是人口混雜,遺失東西;第二件,事無專執,臨期推委;第三件,需用過廢,濫支冒領。第四件,任無大小,苦樂不均;第五件,家人豪縱,有臉著不服鈐束,無臉者不能上進。此五件,實是寧國府中風俗。

      現實與歷史,是何其的驚人的相似啊!這五件在那時候發生的事情,兩、三百年之后的現如今,不也有同樣的事情正在發生?“頭一件是人口混雜,遺失東西”和過去一樣,我們現在的國營企業一個個倒閉、國有資產流失。“第二件,事無專執,臨期推委”我們國家過去在省、市擔任重要職務的、曾經手握重權的官員幾乎全都被打成了貪官,而新上任的官不認舊賬,有了事情互相推諉。“第三件,需用過廢,濫支冒領” 國家銀行的錢都被搞房地產的私人企業掏光了。還有大街上賣假發票的人多如牛毛。目的就是為了能從國家的財政中濫支冒領。 “第四件,任無大小,苦樂不均”看一看現在,我們國家工薪階層誰的工資最高?那些搞電腦程序工作的、IT行業的人員,他們的月工資都是萬元以上,而絕大多數情況下敵人竊取我國的情報都是從電腦中偷窺,為敵人做事情做得多的人的薪酬反而是最高的。政府該賞的不賞、該罰的不罰,人們的待遇不均。“第五件,家人豪縱,有臉著不服鈐束,無臉者不能上進”改革開放之后,中國人最大的改變就是失去了從前的上進精神,不知進取。此五件風俗,實是封建社會由盛轉衰的過程中發生的事情;現在,我們依然面臨此五種危機。

      中國民間藏龍臥虎,昏庸的統治者沒有察覺的社會弊端,《紅樓夢》的作者們早已經心知肚明。所以,他們寫書、欲知匯既聾且昏的呆霸王統治者。無奈,時至今日,這本書也沒幾個人能夠看懂。

      《紅樓夢》“披閱十載、增刪‘五’次”從乾隆王朝一直寫到光緒朝,說大清帝國快完蛋了吧,它竟然茍延殘喘了 “五個朝代”之后才滅亡。正像書中說的那樣“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而死而不僵的狀況直接導致了清晚期的中國人在貧窮和屈辱中度過----因為統治者昏庸無能。

      

      《紅樓夢》的作者在一邊寫書的過程中,他們的認識也一邊在不斷的提高。

      清朝乾隆年間,發生過這樣一樁案件,康熙皇帝的第二個兒子(廢太子胤礽)的兒子,也就是康熙皇帝的孫子。他認為:自己的父親雖然被廢,但自己是長孫,和同樣是康熙皇帝的孫子的弘歷(乾隆皇帝)是有平等權力競爭皇位的。即便不當皇帝,至少也應該有皇孫應得的優厚待遇。

      清朝皇室有秋彌圍獵的習慣,在某年的秋天打獵的時候,這位康熙皇帝的長孫綁架了當時的皇帝乾隆,被綁架的乾隆皇帝做了妥協。妥協的內容之一就是割臂斷腕、犧牲自己一方的勢力以滿足長孫的要求。而在乾隆皇帝犧牲的自己一方的勢力當中,就有寫書人(書中的賈元春這樣的人)。

      賈元春的判詞,是這樣寫的:二十年來辨是非,榴花開處照宮闈。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夢歸。

      小說中的賈元春,作為作者的代言人,她一直在猜,使大清帝國出現那五件亂象的人到底是誰?一開始她懷疑是廢太子的兒子那一幫人作祟,并把她的懷疑用秦可卿的形象作比喻進行描繪。在早期的《紅樓夢》版本《風月寶鑒》中,作者是把秦可卿當作廢太子的女兒來寫的。但當乾隆皇帝脫離綁架,廢太子的那一幫人被干掉之后,社會上的亂象依然存在,甚至比以前更甚。那么這樣看來,作者認為的作亂的人是廢太子那一幫人,這樣的懷疑是錯誤的。

      到底社會上是誰在作亂呢?作者們把目光轉向了明朝人,認為是企圖復明的漢人搗鬼、導致了大清帝國出現各種社會弊端。所以,《金陵十二釵》中,秦可卿又變成了明朝末代皇帝遺留下的孤女,繼而漢文化背了黑鍋,林黛玉和薛寶釵就是金陵十二釵的簿籍的正冊中的首位人物,作者的意圖就是把她們兩個比喻成漢文化中儒家學派的正、反兩面。但是,專門講統治術的儒家思想的那一套理論對任何統治者都是有幫助的。《紅樓夢脂硯齋批評本》中說:“秦可卿淫喪天香樓”,作者用史筆也。老朽因有“魂托鳳姐”、“賈家后事”二件,嫡是安富尊榮坐享人能想得到處?其事雖未漏,其言其意則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刪去。

      這個自稱“老朽”的人應該就是寫書的投資人吧,也就是康熙皇帝的那個愛好文學的兒子。他認為漢文化對他們大清統治者是有幫助的。在把秦可卿比喻成“漢文化入侵清王朝”的時候,他不愿意把秦可卿說的像《風月寶鑒》中那樣不堪。所以,他命作者在創作《金陵十二釵》的時候,刪去“秦可卿淫喪天香樓”這一段。

      就在這個批語的旁邊還有另一段批語:舊族后輩受此五病者頗多。余家更甚。三十年前事,見書于三十年后。令余悲慟血淚盈眶。

      舊族后輩受此五病者頗多:“五病”就是王熙鳳認為的寧國府的五大詬病。這“五病”在他家表現得更加嚴重。“三十年前,書就寫好了,三十年后再看這本書時,他非常悲痛。”說這話的人是“老朽”的兒子(后輩)?還是就是“老朽”本人呢?不得而知。

      中國的語言很內涵豐富,如果讀者對文字沒有一定的敏感度,怕是猜不出書中所說“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到底具體是多少年?

      比喻:《紅樓夢》“披閱十載、增刪‘五’次”這里所說的“十載”并不是具體“十年”,而是百年以上的年份(五個朝代)。

      賈元春“二十年來辨是非”也不是真的具體到“二十年”。而是第二次改寫《紅樓夢》(時間之長可能達半個世紀)。

      “三十年前事,見書于三十年后”而這里所說的三十年,可能真的只有三十年左右的光陰。

      

      從《石頭記》開始面世,之后又有《風月寶鑒》《情僧錄》相繼寫完,盡管都已經寫了兩、三本書了,可是作者還在“二十年來辨是非(那個在社會上作亂的人到底是誰呢?)”答案仍然沒有找到。一直到道光年間,中英“鴉片戰爭”爆發洋人打了進來,作者們恍然大悟。原來,導致社會上出現亂象的是洋人殖民者。這時,作者們開始創作薛寶琴的形象,薛寶琴開始在書中出現了。那么,接下來,我們就看一看,薛寶琴是如何出場的吧!

      《紅樓夢》第四十九回,作者敘說完了“大觀園集十二正釵之文”之后,薛寶琴才出現在書里《琉璃世界白雪紅梅、脂粉香娃割腥啖膳》。

      “啖”的意思是:吃或給人吃。啖以私利:拿利益引誘人。

      薛寶釵對薛寶琴啖以私利,說:“你嘗嘗(那塊鹿肉)去,好吃的。你林妹妹弱,吃了不消化,不然他也愛吃。”

      接下來第五十回《蘆雪廣爭聯即景詩》,里面的詩大有學問,且看一看作者究竟想說什么?

      一夜北風緊,開門雪尚飄。
      入泥憐潔白,匝地惜瓊瑤。
      有意榮枯草,無心飾萎苕。
      價高村釀熟,年稔府梁繞。
      葭動灰飛管,陽回斗轉芍。
      寒山已失翠,凍浦不聞潮。
      易掛疏枝柳,難堆破葉蕉。
      麝煤融寶鼎,綺袖籠金貂。
      光奪窗前鏡,香粘壁上椒。
      斜風仍故故,清夢轉聊聊。
      何處梅花笛?誰家碧玉簫?
      鰲愁坤軸限,龍云陣云銷。
      野岸回孤棹,吟鞭指灞橋。
      賜裘憐撫戍,加絮念征徭。
      坳垤審夷險,枝柯怕動搖。
      皚皚輕趁步,剪剪舞隨腰。
      煮芋成新賞,撒鹽是舊謠。
      葦蓑猶泊釣,林斧不聞樵。
      伏象千峰凸,盤蛇一徑遙。
      花緣經冷緒,色豈畏霜凋。
      深院驚寒雀,空山泣老鸮。
      階墀隨上下,池水任浮漂。
      照耀臨清曉,繽紛入永宵。
      誠忘三尺冰,瑞釋九重焦。
      ……。

      作者因為害怕說了“大清帝國快完了”之后會砍頭,所以,寫詩躲躲閃閃、藏藏掖掖。想說、又不敢說,使讀者很難完全明白詩的意思。我們僅僅能夠領會其中一兩句:“一夜北風緊,開門雪尚飄。”是說:國際形勢緊迫,封鎖的國門被打開。“價高村釀熟,年稔府梁繞”打開國門之后物價變高(出現通貨膨脹)。“陽回斗轉芍。寒山已失翠,”這句話我理解為:天變暗、山失色(國家變窮)。“難堆破葉蕉。麝煤融寶鼎,”:煤炭供應使人欲壑難填。“撒鹽是舊謠。”:壟斷鹽是自古以來惡人耍的舊把戲,現在不過是老戲新唱。“誠忘三尺冰,”(國家敗落)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斜風仍故故,清夢轉聊聊。

      何處梅花笛?誰家碧玉簫?”清朝表面上“斜風仍故故”,但已經變得有些民不聊生了。梅花開時是冬季,這里指寒冷地帶的國家,那邊的列強開始興旺了。我所能理解的就這幾句。

      殖民者入侵無非就是侵占中國的煤、礦、鹽、茶葉、瓷器、絲綢和土地等具體貨物。《紅樓夢》第八回末交代秦可卿的父親秦業現任營繕郎(官職更妙!),其工作性質也就是和現在的包頭公一樣,到處搞建筑、修樓房。

      書中林黛玉的父親林如海的職務是巡鹽御史(就是監督審核鹽業賦稅的紀檢官員)。

      妙玉:她能夠拿出那么多的名貴瓷器來,說明她的家族原本是做瓷器制造的。

      而署名作者(曹雪芹)的家世是:江寧織造,也就是與絲綢制作有關。

      脂硯齋的批語說得很清楚:賈元春省親就是影射皇帝南巡。全國各地的政府官員們聽說皇帝要來了,于是,都大興土木、開始為皇帝修建行宮。就像現在一樣,政府要辦個奧運會呀、搞個棚改政策、扶貧政策。把老的建筑物拆了,重修新樓房。這一修新樓房就得購買人家的水泥、鋼材等。殖民者要來了,首先殖民者考慮的是:到中國之后我們住哪兒?所以,要建筑很多房子,以備將來入侵之后沒地兒住。

      薛寶釵啖以私利、勸薛寶琴去吃腥膻的鹿肉,被書中人稱作“會作詩的外國美人”的薛寶琴:代表的就是洋人。自從她一出現,大觀園里就開始“鬧鬼”了,發生了很多冤案:有人的東西失竊了,墜兒被懷疑偷了平兒的手鐲而被攆出去(墜兒就是替小紅和賈蕓拉皮條的那個小丫頭,第二十七回薛寶釵在滴翠亭偷聽到她和小紅的對話)。乃至于,到后來大觀園發現秀春囊,一直鬧到抄揀大觀園等咄咄怪事,都是薛寶琴來了之后發生的事情,請大家參照一下她寫的“懷古詩”。

      而那個大吃大嚼腥膻鹿肉的史湘云則代表瓜分國有資產的人,在以下這段話的后面,書中也有批語:黛玉笑道:那里找這群華子去。罷了!罷了!今日蘆雪廣遭劫,生生被云丫頭作踐了。我為蘆雪廣一大哭。” (大約此話不獨黛玉,觀書者亦如此。)“蘆雪廣”應該是指集體、或國家。就像現在一樣,國有資產被私人企業瓜分了。林黛玉感到痛心,她“為蘆雪廣一大哭”。那么,我們不妨再對照一下史湘云的判詞:

      富貴又何為?襁褓之間父母違。
      展眼吊斜暉,湘江水逝楚云飛。

      這首詩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把國有資產瓜分了自己富貴了又如何?沒有父母(國家)做后盾,外國人殺進來,一個小小的私人企業轉眼之間就破產。”在《金陵十二釵》這本書中,史湘云的人生結局過得非常屈辱。《紅樓夢》的作者暗示:她最后成了娼妓,表明作者對這種人的痛恨和詛咒。

      《紅樓夢》的作者們和清王朝同生共死,他們不能像我們今天的人一樣,可以把清王朝的覆滅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但是,他們卻十分準確的做了預測。第八十回《美香菱屈受貪夫棒 王道士胡謅妒婦方》這一回,暗藏的深意是:賈寶玉表面上是問香菱的事情,但實際上他是問王庸醫:國家該如何治理?而王庸醫回答他說:大清國不可救藥,根本沒藥可治!

      香菱和秦可卿一樣,是個不明來歷的家伙,她自己不知自己的身世,大家也都不知道她從何而來。在作者們的揣測中,香菱極有可能演變成另一個秦可卿。她和賈寶玉有染,就像秦可卿與賈珍的關系一樣,賈府周而復始,爬灰的爬灰、養小叔子的養小叔子。依然醉生夢死、過那種“今朝有酒今朝樂”的生活。

      在所謂的續集當中,賈府敗落了,家里人便“典房賣地”。這,說的不就是:動不動就把土地割讓出去的慈禧嗎?

      當賈寶玉丟失胸前掛的那塊玉之后失魂落魄,王熙鳳、王夫人、和賈母這幫掌控皇權的后黨借口要為寶玉沖喜,使用“掉包計”讓賈寶玉娶薛寶釵。大家只要把這段情節與1900年慈禧西逃做聯想;把賈寶玉理解成光緒皇帝、把有錢的薛家理解成“李鴻章、盛宣懷、張之洞等搞東南互保的和洋人勾勾搭搭的南方軍政大員”。當以賈母為首的一群后黨,連自己的地位都自身難保的時候,她只得厚著臉皮與占居利益者互相勾結,出賣良心、出賣國家。《紅樓夢》的作者們看得再清楚明白不過了:大清國沒藥可治!真的是不可救藥!

      《紅樓夢》書中確實沒有一句多余的廢話,哪怕是書中人物說的笑話都極有深意,比如:老太太在過節的時候說的“嘴巧的媳婦是吃了猴兒尿了”;王熙鳳說的笑話又是罵聾子。這兩個笑話正好與《情僧錄》的主題相吻合。

      而另一個笑話則與《紅樓夢》的續集的內容相切合:第五十回,薛姨媽說,為了賞雪要請客吃飯。王熙鳳開玩笑說:先拿五十兩銀子來,看仔細忘了。賈母笑道:“既這么說,姨太太給他五十兩銀子收著。我和他每人分二十五兩。到下雪的日子,我妝心里不爽快,混過去了。姨太太更不用操心,我和鳳丫頭到得了實惠。”鳳姐將手一拍,笑道:“妙極了!這和我的主意一樣。”這個笑話,其實就是寓意賈母和王熙鳳為了貪圖各自的利益而使用“掉包計”誆騙賈寶玉,讓他和薛寶釵結婚的故事。

      《石頭記》、《情僧錄》、《風月寶鑒》、《紅樓十二支》、《金陵十二釵》都是《紅樓夢》的姊妹篇,在這些書中都有《紅樓夢》的影子。雖說《紅樓夢》并不是像大家說的那樣沒有寫完。但是,我們看不到那幾本姊妹篇,從這個角度來說:《紅樓夢》的確是殘本。

      《紅樓十二支》的內容主要講:帝黨和后黨之間的斗爭,王熙鳳就是在那本書中被休了。《風月寶鑒》主要迎合市井庸人的口味,寫得和《金瓶梅》一樣,“秦可卿淫喪天香樓”的段落就在這本書當中。《石頭記》寫得有點像《聊齋志異》說的是些:鬼啊、神的。《金陵十二釵》的故事內容最接近《紅樓夢》,但結局不同。

      本文標題:我也讀紅樓之五《情僧錄》——紅樓夢的又一書名

      本文鏈接:http://www.topjst.com/content/331839.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