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學小說言情小說
文章內容頁

木葉飛歌(第一章)

  • 作者: 秋炎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10-15
  • 閱讀265008
  •   大美黔東南,位于貴州高原東南部,是云貴高原向湘西桂北丘陵地帶過渡的緩沖區域。發源于高原中部而流經此地的清水江,在崇山峻嶺間蜿蜒穿行,日夜奔流,最后匯入湖南境內的沅水,在漁舟唱晚之際抵達八百里洞庭。江水流經的地方,山川秀麗,風光旖旎,充滿了一種邊城異域的質樸純凈之美。水有靈性,滋養一方人,陶冶一方情。依山傍水,一座新城沿著江邊開闊地帶拔地而起,綿延十數公里。這就是被譽為黔東南苗嶺明珠的爐江。爐江是一座年輕而充滿濃郁苗族風情的魅力城市。近年來,得益于城建狂飆突進的發展,爐江城市面貌日新月異。各式基建如火如荼,風起云涌。高樓大廈,鱗次櫛比;霓虹璀璨,人煙阜盛。江濤浩蕩,槳聲燈影,光與色氤氳糅合,既是對爐江歷史黑白底片重新著色,又是為城市未來發展標定色彩。人水相通,都擁有著勤勞素樸勇往無前的天性。人山相似,都具備包容萬物堅韌執著的品質。正是這天性跟品質,創造了這里獨特的民族文化,并代代傳承,發揚光大,一直延續至今。
      山不在高,有庠則名,如岳麓山等。爐江西北郊,亦有一山,名曰觀音山。因其山頂常年云霧繚繞,變幻莫測,時常有類似觀音大士形象的霧體出現。又恰逢日出時分,旭日光芒萬丈,噴薄陽光與觀音霧體交相輝映,營造出一種霧體四周佛光四射的美麗幻像,當地人以為是觀音降世,遂將此山命名為觀音山。大家還四處募化資金,在山上營建了一座廟宇,名為觀音廟。自廟落成后,香客云集,香火旺盛。尤其是每年農歷六月十八這一天,傳說是觀音降世日,遠近信徒慕名前來祭拜觀音大士,祈求福運亨通。觀音山人山人海,香煙彌漫,盛況空前。

      觀音山南麓,有一片開闊地帶,之前是勞改農場,后來據說一位風水大師偶然路過此地,見其地形虎踞龍盤,毓秀鐘靈,便向當時主政者建議在此修建一座學校,以因應該地的靈氣。不久,一幢幢樓房如雨后春筍般在這里拔地而起。一大批朝氣蓬勃的年青學子也陸續來到這里。觀音山下第一次響起了瑯瑯書聲。漸漸地,觀音山爐江師專的名氣在黔東南地區流傳開來。再后來,爐江師專晉級為爐江學院,成為一所綜合性本科院校,直至今日。

      爐江學院足球場左側有一小湖,名叫郎桑湖。湖畔綠柳成蔭,湖中荷葉田田。綠樹掩映中,是一排五層高的白墻紅瓦的新公寓樓。公寓樓中住有一位老教授。教授姓何名建,是爐江學院的建院元老之一。只是上了年紀,身體病弱,四年前從教育一線退下來,如今賦閑在家,平日里靠研習古書字畫打發時光。何教授老伴前幾年去世了。子女也不在他身邊。平日里就一孫女何淑懿跟他一起生活。

      祖孫倆感情很好。孫女何淑懿聰明伶俐,勤勞能干,生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宛若兩顆晶瑩剔透的葡萄,深邃的秋波里暗暗地涌動著幾絲憂郁,似乎在默默訴說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五官精致的俏臉上時時布滿笑意,甜蜜迷人,情真意切,讓人一見就心生憐愛。祖孫兩人互關互照,老慈幼愛,生活美滿,其樂融融,倒也沒有什么大缺憾。

      可近來何教授常常唉聲嘆氣,莫名發牢騷。起初大家都覺得莫名其妙,不知道何老何以心性大變。后來經過旁敲側擊地打探,才知曉個中緣由。

      原來是何淑懿今年高考成績不錯,分數超過二本錄取線好幾十分。何教授的兒子兒媳強烈希望女兒報考沿海地區高校。他們想讓女兒到發達地區見見世面,歷練歷練,開拓其視野,豐富其閱歷。這對她今后的人生規劃大有裨益。畢竟,爐江也只是一座四五線的小山城。長期在此生活,可能眼界跟格局都容易受大山所限。山外有山,山外有海。走出大山,到外面更廣闊的天地去縱橫馳騁,或許對女兒未來的發展更有積極的助推作用。他們把這一想法告訴了何教授。何教授表面上不置可否,但內心著實泛起了不小的漣漪。

      從理性的角度來說,何教授是舉雙手贊成兒子兒媳的想法的。他何嘗不希望孫女何淑懿有一個光明美好的未來。但想到萬一淑懿真的考到外地去了,祖孫兩人就要分開了。這讓他難免有些不舍和失落。

      這么多年來,何淑懿都是跟何教授生活在一起。何教授跟老伴一把屎一把尿地把淑懿從呱呱墜地的嬰兒撫養成如今亭亭玉立的大姑娘。這其中的苦與樂,只有他和老伴才能夠體會到。看著淑懿一天天地健康成長,他倍感欣慰。除了創辦爐江學院及在一線教書育人帶來的成就感,就是把淑懿撫養成人,最能讓他體會到人生存在的意義和價值。

      而隨著人生走進暮年,何教授也漸漸感到膝下空曠的凄涼感。雖說也有兒女,但他們自幼便跟隨何教授到爐江來生活,或多或少沾染了城市的市儈氣,比較現實和勢利,全然沒有何教授一向秉持的鄉下人民的那種淳樸敦厚古道熱腸的品性。何教授來自農村,雖然久在城市生活,但骨子里還是堅守著農村漢子質樸豪放平易近人的本色,沒有錙銖必較患得患失的慳吝心理,也沒有冷漠無情高高在上的市井傲氣。因此,何教授感覺自己的性情跟兒女們的格格不入,也就不太喜歡跟他們在同一屋檐下共同生活。老兩口早早就跟兒女們分了家,過后也鮮少去兒女們那里走動。漸漸地,大家也就越發生疏起來了。

      然而,何教授內心深處還是渴望能夠擁有一份含飴弄孫的天倫之樂。畢竟,只有他和老伴,家里永遠都顯得凄涼慘淡,沒有一個家庭該有的溫馨。尤其是老伴過世后,這種凄涼感更是來得前所未有的強烈。痛失愛侶的那種孤獨感與日俱增。幸好還有孫女的朝夕陪伴,尚可稍微排遣他內心深處的無盡寂寥。因此,當他知曉兒子兒媳要讓孫女報考外地高校后,一種莫名的失落感油然而生。想到自己暮年晚景,孤獨一人,凄凄慘慘,心中難免傷感無限。整個人漸漸變得煩躁和抑郁起來。脾氣也不似從前那樣好,動不動就牢騷滿腹。

      本文標題:木葉飛歌(第一章)

      本文鏈接:http://www.topjst.com/content/331402.html

      • 評論
      1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