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網絡文摘校園
文章內容頁

粉色迷離(四)

  • 作者: samlo521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10-13
  • 閱讀257892
  •   手稿四

      新學期開始了,蘇曼小卡他們幾個人要重返校園,兩個月的暑假生活很快結束了,留下來的也只有認真學習了,同時還要大傷腦筋地去考慮文理班選科。其中紀陽和吳永泰也要面臨著考托福。

      總之,新學期會讓大家緊張起來,蘇曼更是如此,她喜歡校園的感覺,因為學習讓她感覺無比充實,與同學共同探討學業,也是她樂趣之一。她在學校是班干部,班主任又很器重,所以在學校她感受到自己是有價值的存在。

      早晨,蘇曼走在離別兩個月的校園小路上,她與同學熱情滴打著招呼,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身著橄欖色的校服,一股朝氣洋溢在這條路上。高大氣派的教學樓前拉著長長的條幅“歡迎新生入校”新的學期多了不少新的面孔。學委會的幾名老師帶著幾名同學在門前的柳樹下,正緊張的為新生辦理入校手續,整個教學樓前都沒新生和家長占領了,喧嘩聲,議論聲,時不時還有校園廣播站的喇叭聲,沸沸揚揚。

      蘇曼看到不遠處那張熟悉的臉,很是親切,就在新生報到處,她笑了笑跑過去。

      “程老師”蘇曼站在老師面前開心地笑著,足足有兩個月未見,真有些想念。程老師開著她也是滿臉的喜悅,但老師好像遇到比較著急的事情,急忙放下手中的筆。

      “蘇曼,你來的正好,這里就先交給你,我到校長辦公室去一趟!”程老師說完就走了,蘇曼拿起一張報名單,仔細地看著,把書包放下來,新生報到,她真沒辦理過。

      “姐姐好”一個扎馬尾的女生帶著行李走過來。

      “新生?”蘇曼抬頭看著她“準考證和通知書拿來,我給你登記下”女孩遞過來資料袋“鄧曉慧”她念出聲來,女生點點頭。

      “姐姐你是哪一級的,你成績肯定很好吧”女生問道。

      “為什么你覺得我成績好呀?”蘇曼甜甜地笑著,望著眼前的這個女生。

      “一看你氣質就知道了”女孩俏皮地歪了下頭“姐姐你在幾班,以后有問題向學姐請教”

      “高三四班”蘇曼覺得這個女生很可愛,也挺會說話。

      “好的,我知道了,姐姐我先去看看宿舍”女生揮手告別。

      蘇曼繼續著新生登記,這些新生看似都很獨立,大多都是獨自來報到的,很少有家長陪同,而且著裝也比蘇曼那個時候時髦。她不自覺的想起她剛入學的時候還是外婆送她來報到的,當時她還埋怨外婆非要跟著來,自己就是走讀生又不住校,外婆就是不放心,想想那時候的外婆非常溺愛她。

      連續兩個小時過去了,還不見程老師回來,坐在她旁邊的一名男生也不知什么時候替換了另一名老師,估計現在還是太熱了,老師偷偷去乘涼了!蘇曼看了眼男生,也是忙的不可開交,回答者兩個學生的問題,她喝了口水,偷偷地笑了。

      “蘇曼”一個身材高大的男生走過來“程老師讓我過來接替你,看來你也挺悠閑嘛!”

      蘇曼聽到有接替她的,立馬起身讓座,這個男生是班長,平時關系不錯。

      “鐘勇,這么悠閑的事情,我覺得你來做更合適”她真的很累了,渾身沒勁,兩眼發黑,也不愿去說剛才那兩小時她是怎么度過的,此刻她就想找個涼快的地方歇息。鐘勇坐下來翻看了下登記表,他沒想到這兩小時有80多個新生報到,這是一個班的學生嗎?看來今年學校效益不錯哦!

      “好了,我先走了”蘇曼背起書包準備去教室。

      很快又到了周末,小卡打來電話,約蘇曼出去玩。

      “曼兒,我們一周沒見,是不是想我了”小卡倚在木輝身邊“咱們一起去森林公園玩吧。”

      “啊,森林公園”蘇曼又回了一句“我可不做電燈泡的”

      “給你配了倆保鏢,周亮和木輝”小卡呵呵的笑著。

      “周亮也去啊?”蘇曼有點猶豫了“我不去”她想起在茉莉西餐廳那一幕,就覺得彼此見面肯定很尷尬的。再就是那次之后他們在沒有任何聯系了。曼迪看到“菲菲”喵喵地爬到他的身上,想起了林紀陽。小卡電話那頭還在不停的喂喂。蘇曼隨口就問“紀陽去不去?”

      木輝隱約聽到她問紀陽,木輝胳膊肘輕輕撞了下小卡“去去”

      “紀陽,他去啊”小卡還沒回過神,直接按照木輝說的回答。“說定了,等會去接你”小卡迅速掛了電話。

      “我得趕快聯系紀陽,他等了好久了”木輝心想。其實在那次的杜文莉畫展上,木輝就告訴紀陽給他介紹個女孩認識,在兩個人聊天的時候,紀陽從木輝口中得知蘇曼的消息,并在小卡不知情的情況下,讓木輝給了她兩張畫展參展票。木輝給紀陽打電話但是一直無法接通,他有點著急了,這么好的機會不會要錯過吧。

      “你不是說紀陽不去嗎?”小卡拉著木輝問。

      “開始不是不知道蘇曼要去嗎?”木輝手機發著信息。然后又撥打了一次電話,還是無法接通。

      “給紀陽打不通電話嗎?”小卡問。

      “小卡,我告訴你一件事,但你要保密”木輝神秘兮兮的,小卡用疑惑的眼光望著他。“紀陽從小就喜歡蘇曼的,只是他臉皮比較薄”

      “什么?”小卡被驚到了“不可能吧,你不知道,他們小時候就差打起來了”小卡有點不敢相信。

      “我小時,就愛欺負好看的女孩子呢 、”木輝還沒說完,就見小卡那犀利的眼神,意料中又得挨揍了。相反小卡把情緒壓了下來,輕輕拍了拍他肩膀,說了句走吧。

      他們起身下去開車,路上小卡在想木輝說的,要不要告訴蘇曼林紀陽也喜歡他,想著想著還是搖了搖頭,‘周亮追求蘇曼,紀陽又喜歡蘇曼,高三了又要經歷這么奇葩的事情,以她的個性,高中肯定不會談戀愛的,算啦不能讓她再分心了’

      “這不成三角戀了嗎?”小卡突然自語道。

      “什么三角戀?”木輝不解地問。

      “周亮暑假的時候追求過蘇曼的”她繼續說“就上次咱們吵架的那天,周亮約了曼兒去了茉莉西餐廳”

      “是嗎?沒聽周亮提起啊”木輝說。

      “被拒絕還說什么!”小卡白了一眼。

      “那蘇曼喜歡什么樣的男生?”木輝慢慢的問“今天她問紀陽了,是不是有點希望呢!”

      “我只知道,蘇曼高中不會戀愛的,發過誓的”小卡很肯定地回答。

      “未必,陽那么優秀,也很帥啊”木輝繼續分析道“我覺得青春期的女生不會沒有一點感情!”

      “有經驗啊 你”小卡瞥了他一眼,又細想了一下“不過你說的也對”但隨后又搖搖頭“蘇曼的個性夠嗆”

      他們到達蘇曼家小區,蘇曼已經在門口等著了。

      “說好了,你別多嘴啊”小卡囑咐了木輝一句,然后摁下車窗對蘇曼喊道“上車吧”

      “來,親一下”小卡嘟起小嘴向蘇曼索要親親。

      “行了,你”蘇曼放下包,把身體移向前副駕駛座的小卡,兩人真的嘴對嘴的碰了下,又看向木輝說“木輝是你女朋友明目張膽的勾引我的!”木輝無奈地苦笑了一下。

      “哎,我女朋友如此的沾花惹草,但我就是如此喜歡,誰來救救我”木輝把臉湊向小卡“我也要”

      “認真開你的車”小卡用手將木輝的臉推了過去。

      這時候木輝的手機響了,來電顯示是永泰的電話,他直接用的免提,只聽永泰那頭很著急。

      “木輝,有沒有見紀陽,今天我去畫室找他,他不在那里,電話也關機”永泰說。

      “我打他電話也無法接通,他不是一早去了學校了嗎?”木輝說

      “你有康震手機號嗎?或許他們在一起呢”永泰繼續說“如果有,你給他打一個”

      “等會,我找找”木輝靠邊停車,翻看著手機通訊錄“記得存過啊”

      “一個大活人還能丟了啊!”小卡不松不慢地說了一句。

      “你們沒有約好在哪里集合嗎?”蘇曼問,“直接去集合的地點不就行了。”

      木輝吱吱嗚嗚,看了小卡一眼。他們哪里敢說這是沒有約定好的聚會啊。

      “可能他手機沒電了吧”木輝說道,現在他真的不知道去不去森林公園了,周亮估計開著他的摩托車已經在路上了,趕快打個電話告知。

      就在這時候木輝手機響了,他一看紀陽,臉上瞬間泛起笑容“陽,在哪兒呢?”他接著電話走下車,找了個距離不遠的地方“蘇曼在我車上,小卡不知道發什么神經突然要去森林公園”

      “蘇曼問我了?”紀陽想了一下“我現在在潤都酒吧,一會帕A組合要去我家BBQ,要不你把手機給蘇曼,我跟她說”

      木輝上車把電話遞給蘇曼“紀陽跟你說話”

      “喂,紀陽……”

      小卡在這頭拉著木輝問究竟,木輝只好跟她解釋今天去森林公園可能泡湯了,因為他們有了更好的安排帕A組合小卡也是非常喜歡的,反正都是玩,去哪里都一樣。

      當蔣木輝開車到紀陽家的時候,突然想起周亮還不知道計劃有變。

      “糟糕”木輝喊了一聲“還沒和周亮說呢”

      “那讓他再回來唄”小卡說的輕松,可知道此時的周亮已經等在森林公園門口了。

      當接到木輝電話,周亮早就暴跳如雷,木輝反復解釋,計劃無法預料的事情,但聽到帕A組合,瞬間覺得值得改變方向,也不和木輝死磕了,戴上他的頭盔,登上摩托車,加上油門向紀陽家駛去了。

      來到林紀陽家中的時候,院子里早已停了兩輛尼桑,房內傳出電吉他和清唱的聲音,小卡跑過去推開門,兩位帥哥同時轉頭向她望過去,微笑點頭。

      “Hi”小卡招招手“你們好”

      蘇曼、木輝陸續走進來,紀陽起身向帕A介紹“我來介紹下我的朋友,這位是蘇曼”蘇曼回一個微笑,沒有多說話。

      “我叫文小卡”小卡搶在紀陽前頭來了個自我介紹“我也很喜歡音樂,你們的“仰望”那首歌我也會唱”她開心地笑著說。

      “是嗎,一會合作來首怎么樣”帕A其中一員說道。

      “好啊”小卡很自信地說“不會讓你失望”

      他們看向木輝,木輝很自然地向前擁抱了下他們。

      “好久不見”帕A擁抱著木輝,拍著他的肩膀說“最近你和紀陽學習比較緊張吧”木輝點點頭。

      他們的相識源于兩年前,木輝紀陽在市區廣場斗舞,被剛出道的帕A組合看中,邀請他們伴舞。因為好奇心就去了,也就是在一起一個暑假,因為開學只能離開,期間帕多次給他們酬勞,木輝也沒有要,他覺得初出茅廬的帕A組合很不容易,自己本來就不差錢,就當交了朋友,當時的帕A組合也很是感激的。再之后帕A也逐漸火了起來,演出越來越多,期間找過他們兩次,也是因外出表演沒有再聚。

      “其實當時你們的街舞跳的真的很好”帕A其中一員說“校方還是不支持你們朝著街舞發展嗎?”

      “恩,怕我們耽誤學業”木輝說“我們學校都會給學生徹底洗腦,國內的只能是清華北大和復旦,國外首選哈佛”說著逗趣地笑笑“我和陽也有計劃去考軍藝”。

      “考軍藝?你還想被封閉”小卡本來和蘇曼坐在他們對面的,剛想起身,就看到周亮推門進來。

      “兩位哥哥好”周亮迎了上來,眼中只有帕A組合,小卡白了他一眼拿起桌上的零食吃著。

      蘇曼看到周亮這樣殷勤的舉動,低下頭不去看他,一旁的紀陽看在眼里,遞給她一個削好的蘋果。

      “一會上閣樓我給你看樣東西”紀陽笑著說。

      蘇曼接過蘋果“閣樓?”

      “我的秘密基地”紀陽在蘇曼耳邊輕聲說。

      蘇曼也很好奇,他的秘密基地是什么樣子,她“恩”了一聲。然后看大家各自說笑。本來就是吃燒烤的,回頭看看大家都聚在客廳,根本沒有發現永泰已經在院子里準備食材,今天他的身旁多了一個人,一個長發披肩,穿著一件黑色的雪紡裙,戴著黑框眼鏡,兩人時不時的相視而笑,姑娘很是恬靜。

      蘇曼走到院子,隨后紀陽也跟了過來。

      “永泰”紀陽走過來,看了眼女孩“秀紅,什么時候來的,怎么沒有進去”

      “沒有,我還是幫大家烤雞翅吧”秀紅笑了笑,望向蘇曼“紀陽,女朋友啊”

      蘇曼剛想開口,紀陽連忙解釋“還不是”他又看向蘇曼“從小到大的朋友”

      “你好,我叫倪秀紅”秀紅摘下手套,伸出手“永泰的女朋友”

      “你好,我叫蘇曼”蘇曼也友好握了握手。

      接下來他們走向客廳送上美味的燒烤,小卡和帕A組合學習發生技巧,而且每首歌小卡都唱的很投入,一旁的木輝寵溺的目光望著她,因為小卡的嗓音被帕A組合認可的。

      周亮,不經意間看到蘇曼在給大家烤東西吃,也不看自己一眼,想去搭訕但又不知道說什么。

      時間慢慢過去,紀陽悄悄走到蘇曼身邊說“走吧,有東西給你看”

      “你的秘密基地有什么好東西”蘇曼放下手中的烤雞腿“瞧瞧去”

      兩人走到通向閣樓的樓梯只見有一個帶密碼門緊緊地關著,紀陽走到門前,蘇曼扭過頭禮貌地回避,待紀陽錄入完密碼才隨他走進去。

      這個房間里擺放著一幅幅的畫,有很多名家的真跡,也有臨摹的作品,好像走到了畫展一般,每一幅畫都標有時間,最早的應該是小學四年級的時候,一幅扎著馬尾的女孩命名為《我的女孩》,雖然筆觸比較簡單,略顯生疏,是一幅水彩畫但能清晰的看出衣服的紋理,那是蘇曼小學的校服被鋼絲劃破留下的痕跡,這幅畫中的女孩是童年時的蘇曼。她情不自禁地望向紀陽,紀陽示意讓她繼續往里面走。

      通向天臺的拐角處,有一幅很大肖像畫,很明顯繪畫技巧成熟了很多,只是一個女孩的背影,很熟悉的背影,這衣服是杜文莉畫展時穿的,長筒襪的顏色,諸多的細節都特別的完美。

      “《彩虹》”蘇曼念出這幅畫的名字,她真的不敢想象,林紀陽的秘密基地里竟有兩幅自己的畫像,心里很感動,想問什么,忽然又被噎了回去。

      “彩虹很美,但平時很少見”紀陽很簡單地說。蘇曼摸了摸畫“我想把畫暫時在我這里放著”

      “你不送給我嗎?”蘇曼轉過頭望著紀陽笑著“還有沒有我的畫像,我要拿走一個小點的”

      “就這兩幅,那個四年級的是我離開學校在國外憑著記憶畫的,都是我的寶貝”紀陽笑了笑,靈機一動“我可以給你畫個彩鉛肖像送你,做一回我的模特?”說著,他走到自己的畫板前,示意讓蘇曼坐在那個凳子上。

      本文標題:粉色迷離(四)

      本文鏈接:http://www.topjst.com/content/331348.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