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化娛樂勵志
文章內容頁

逐夢(下)

  • 作者: 塞外村叟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10-12
  • 閱讀256786
  •   92年春節過后,天氣乍暖還寒,一行五個人坐火車到了衡水市,幾經周折一路打聽才找到習山內畫公司,還沒說清楚來意就被請了出去,滿腔的熱情被一盆冷水澆了個透心涼,連習山先生面都沒見到。后來他們又打聽到一個叫張增樓的內畫公司負責人,說明來意,張經理倒是比較客氣,讓他們買幾個鼻煙壺空瓶回去畫,題材不限,畫的好他們公司收購。他們似乎又看到了一點希望,于是,每人買了二個就回家了。四利回家以后,很認真的開始畫起來,經過一個多月的反復細致打磨修改總算滿意了。由于那個年代普通人家都沒有電話,幾個同學又沒聯系上,他們只約定了一個大概時間在學校會合。當四利再次來到學校后沒遇到一個同學,于是乎一個人去了火車站,巧的是,在車站居然遇到了他的2位同學。原來他倆比四利先到一天,等了一天沒人來就決定二人一起去。四利買好車票就一起又一次踏上去衡水的列車。那個年代社會治安不好,尤其是小偷特別多,四利從家走的時候身上帶了一百五十塊錢,十元一張的,一沓也有些厚度,為了安全就裝到內衣屁兜里,外面只留了少許零錢。他們坐的是夜車,火車走了一會,四利就睡著了。當他醒了的時候天已經微亮,起身去了廁所,當他提褲子的時候,突然發現褲子屁股上有一個大洞,再一摸,那厚厚的一沓早已不翼而飛了。“被偷了,睡覺的時候,可惡的小偷”,他心里慌亂無比,狠狠地在心里罵小偷,也恨自己的大意,這些錢是他去衡水的全部盤纏,是父母省吃儉用給予他的希望,全沒了!他把這個壞消息告訴了同來的同學,辛虧他們的錢沒丟,夠他們三人的來回路費。四利努力安慰自己,并像同學保證,回來的時候路過北京,他三哥在那打工,找到三哥就能還上。他們又找到那家可以回收內畫作品的公司,把他們一個多月畫好的鼻煙壺給人家看,也不知他們畫的還不夠好,還是什么原因,原來說好要收購的那個人,根本沒有收購的意愿,就這樣又一次希望落空了。

      失落的四利回到家后,不甘就這樣放棄他那從事藝術道路的夢想,他又打起了制作立體風景畫的主意,他買來吹塑紙,找了些其他不花錢的材料,把家里早年請畫匠畫的玻璃畫洗掉,開始嘗試自己制作。等做好以后,家里人都覺得挺好,他也很高興,覺得老天爺餓不死瞎家雀兒,自己還是有希望的。他開始花錢買了玻璃,找木匠做了畫框,準備大干一場。在半個多用的精心創作后,成功的做出兩幅作品,他拿到鎮上供銷社里讓人家代售,價格定到40塊錢,這四十塊錢放現在不算什么,但90年代初的農村卻不是普通人家消費得起的,但四利說這個價格他也不掙錢,因為純手工做,硬成本也很高,按當時建筑隊當個小工的工資,花一周的時間也要四十塊錢了,他還有材料錢要加進去,他也只能算個創業項目的嘗試。他幾乎平均一周要去供銷社問問,每次售貨員都搖頭,后來他干脆也不好意思問了,因為從門外就能看見他的風景畫還在墻上好好的掛著,他是多么盼望它們消失啊!從一開始自己的作品掛到商店的榮譽感到后來慢慢變成他的恥辱感了,那是在無聲地告訴他創業的失敗,至少是不受歡迎或者是消費不起,抑或是證明他做的還構不成消費吸引力,總之,四利心中燃起的藝術之火又快熄滅了。在他蒙在家里不知道以后該怎么辦的時候,三哥來了封信,信上說,他飯店老板的哥哥開了個商亭,需要一個協助賣貨的伙計,三哥本意是讓二哥去的,二哥因為二嫂的原因不打算出去了,四利不想錯過這個機會,他打算去北京闖闖,也許還能找到新出路。

      四月的北京已經是花開草綠,柳絮飄揚,馬路邊的犄角旮旯聚集了一坨坨白色的柳絮,夾雜其中的雪糕包裝紙在一堆柳絮中顯的格外顯眼。在北京臺灣飯店對面,一個寫著王府商亭的鐵皮房矗立在路旁。商廳不大,大約不到十平米,基本以煙酒飲料副食為主,在商亭的門口,橫擺著一個可口可樂的冷飲柜,四利即將上崗的工作崗位就在這里。四利為了做好這份工作,在來京的頭一天,買了一份報紙,練了一整天的普通話。第二天一早三哥帶著他去了王府商亭,見了王老板和老板的姨兒,老板不到四十歲的年紀,個子不高,說話有一點結巴。北京腔說話本來就愛略字,再加上老板的結巴,讓四利聽起來吃力無比,比他學普通話還費勁。老板的姨兒,其實是他二叔的老婆,按理應該叫嬸兒,他們覺的叫嬸兒不那么親,就改叫姨兒。姨兒50出頭,卷發,穿一件工廠的藍大褂,和四利一起值班時間最長的就是她。

      四利的主要工作是銷售外面冷飲柜里的汽水,外邊沒事就幫屋里的人給顧客拿貨。老板給他規定的工作時間是早上10點上班一直盯到凌晨2點,除了出去吃飯上廁所的時間,基本上都耗在那了。下班回到宿舍,有時不吃,有時候吃袋泡面就睡了。老板家人分三班倒,分別由老板的姨、妻姐、老板三人分時交接,四利每天卻要連續工作十六個小時,寒來暑往,全年無休。四利的宿舍是老板和他的妹妹給員工共租了一間屋子,一間大概8平米左右的大雜院西配房,夏天沒電扇,冬天沒暖氣。頭一年,三哥和他的一個同事也住在這間屋子,后來老板妹妹飯館不開了,這間屋子就只有四利一個人住了。

      賣貨的工作不累,就是熬人,不是總有人買東西,沒人的時候就和屋里人聊天,只不過聊天對象一天三換。過了一段時間,四利覺的太浪費時間了,買了個口琴,自己摸索著吹。有一天,他從晚報上看到一個廣告,是北京師范大學的函授生招生簡章,學制二年,免試入學,學費也很少,學費加書費也就一百多塊錢,他又心動了,回去和哥哥商量了一下就報名了,他報了一個廣告裝潢設計專業。學費寄出不久,就接到來自北師大的一個信封和一摞書,從此,四利就邊賣貨邊學習,開始了自學的半工半讀生活。

      轉眼就到了九五年冬天,離畢業考試不到半年的時間了,由于售賣工作比較繁瑣,剛拿起書看兩眼就來人,所以這讓他很難靜下心來仔細理解那些理論概念,四利再不能這樣了,他要學習、他有自己的理想,于是,在一天收工以后,他和老板說明了情況,提出了辭工,老板本來不希望四利走,但他沒法勸說讓他留下來。第二天,老板妹妹來了,老板讓他給找接替四利的人選,并說明了四利的情況,老板妹妹表示同情,并且表示愿意幫助四利,她說,明年她要開一家公司,賣空調,如果四利還來的話,可以給她看庫房,工資不低于現在售貨,工作很輕松,沒人打擾,自己在庫房可以自由學習,只有收貨送貨的時候需要協助一下就沒事了。這對于四利來說是個天大的好事,他正需要這樣一份工作,很爽快的就答應了。

      四利回到老家,每天悶在家里看書,學習。過完春節,就帶上書本又來到北京,找到了老板妹妹,當了一個庫房管理員。庫房只有他和一個山東小伙一起住,山東小伙負責拉板車送貨,四利看貨,一整天的時間都由自己支配。春去夏來,本是空調大賣的好季節,由于那年夏天雨水比較充沛,導致制冷電器銷路不好,老板不得不把剩下的貨轉發給別的電器公司。庫房沒活了,四利也該下崗了,也該準備考試了,于是,四利又返回老家備考。函授考試是開卷考試,由學校寄來試卷,學員在規定日期內把完成的試卷做完寄回學校就算完成考試。四利順利做完學校寄來的試卷,接下來就是耐心等待考試結果了。

      秋天到了,莊稼豐收了,村民們高興并忙碌著,一個個臉上洋溢著豐收的喜悅。四利卻高興不起來,因為他期盼已久的考試成績還沒寄來,他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及格,開卷考試雖然難道不大,但是設計專業,不是主要考理論,最重要的是設計作品,他是自己畫的,不知道這個沒進大學校門的他能不能順利通過考試,拿到心儀已久的北京師范大學的畢業證書。

      壩上的秋天,時間并不長,從開鐮到糧食入倉也就一個多月,麥子收割后,呈人字形碼在地里,再由車拉回去脫粒。一天傍晚,四利和大哥正在地里往車上裝麥子,金黃的麥芒在夕陽的照射下格外耀眼,麥捆子像一捆捆金子一樣由大哥從下面扔了上來,正當忙的滿天大汗的四利為新上來的麥捆子找位置的時候,爸爸來了,手里還拿著個信封,老遠就招呼四利從車上下來。四利用臟稀稀的手打開信封,看見了一個紅本本,他趕緊把手在衣服里子上擦了擦,把那個紅色的印有北京師范大學繼續教育學院畢業證書的燙金字本子打開。

      四利順利通過考試了,各科成績優異,達到本專業大專層次水平。

      四利笑了、爸爸笑了、大哥也接過來看了看”,這表示四利有希望做自己喜歡的設計職業了。

      四利和家人收割完莊稼,就迫不及待的帶上他的紅本本來到了北京。他先找到了他夏天賣空調的商店,商店已經關門,正在裝修,老板看了看他的證書,也在為他高興,還允許他住在后面的小廚房,廚房因為商店停業而閑置,暫時可以為四利遮風擋雨。四利利用廚房里堆放的舊門板、木板、磚頭搭了一個簡易的床鋪,雖然睡覺需要曲腿,總算不花錢有個臨時住處。這也是仰仗老板的恩澤,解決了住處。他開始買報紙看招聘信息,參加各種招聘會。有一兩個公司通知他應聘過,結果都是等通知,然后就石沉大海了。

      一個月過去了,空調店的重新裝修也完工了,這也就意味著四利又要重新找住宿的地方。他背上行李曾去過同村老鄉打工的建筑工地借住了兩晚,后來在飯館打工的三哥和經理說了說,讓四利暫住一下,三哥也沒敢多說,說只住三天就走。

      三天很快過去了,還是苦無著落的四利流落在街頭,眼看著太陽要落山了,他不知到去哪里投宿,他沒錢租房住旅店,也不好意思再去三哥的飯館去住,和人家說好了的,就住三天,怎么好意思再去呢!他蹣跚在馬路邊,漫無目的的走著,不知道該往哪里走。起風了,樹葉被風吹離樹枝,也在漫無目的的隨處飄落。他這時覺的自己和樹葉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他轉念一想,也不對,樹葉比他的境況好,至少有風幫它們聚攏,能找到很多同伴,他們并不孤獨,而他現在是孤獨的。他干脆不走了,坐在馬路邊,任憑風兒把樹葉吹落在他身上,再等待下一陣風把它吹走。

      四利在路邊坐的太久了,他知道不能一直坐下去,他有幾次想再回三哥的宿舍偷偷住一晚,可是他又怕被餐廳經理知道對三哥不好,可能經理真的知道他回去住了,也不會怎樣,也不會趕他走,他總是覺的會讓三哥在經理面前失去信用。他幾次想抬起屁股走人,屁股就像粘在馬路牙子上,卻怎么也拔不起來。他抬眼看了一眼馬路對面的商鋪,一個小伙子正在給來人開汽水瓶蓋,啪的一聲過后,他突然想起自己在王府商亭賣貨的情形,他想到一個人,他覺得這個是唯一可以幫助他解決住宿難題的人。他堅定的站起來,走到馬路對面的商鋪拿起公用電話,撥給王府商亭的老板,他想白天繼續找工作,晚上幫商亭賣送貨,他不要工錢,只要給他提供住宿就行。商亭自從四利走后又找個一個伙計,老板給伙計租了一個房,他可以和他住一起。老板聽他說明意圖后,很爽快的答應了。

      從此以后,四利在前老板處混住了一個月,后來,三哥給四利在自己上班的那家餐廳找了個晚上值班的好差事,一月600,管吃住,晚上在客人走光后,清倒一下垃圾,檢查一下水電氣是否安全就可以鎖門睡覺了,白天的時間可以自由支配。就這樣,四利的生活就算暫時安定下來,白天找理想中的工作,晚上回飯店工作。在之后的日子里,他干了不到一個月的推銷,學習了電腦設計軟件,后來找到一個設計公司上班,因為軟件不熟練,干滿一個月就被辭退了,再后來又找到一家專業廣告公司,四利的這個久違的夢想終于實現了。再往后跳槽過好多家公司,在北京買了房子、娶了老婆、生了孩子,如今的四利已經是一家文化傳播公司的創意總監,每到公司的招新季,還給新來的本科生、研究生學歷的設計師做培訓。

      公司最近新來了一個實習生,問過對方年齡后發現,這個實習生出生在九四年,而九四年的春天,正是他踏上北京,開始了尋夢之旅…

      本文標題:逐夢(下)

      本文鏈接:http://www.topjst.com/content/331311.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