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化娛樂勵志
文章內容頁

逐夢(上)

  • 作者: 塞外村叟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10-12
  • 閱讀256540
  •   晚秋的北京街頭,枯黃的樹葉被風吹得一層一層地匯集在馬路崖子的邊上,天空中零落的槐樹葉,被風生生的把它們從樹枝上拽下,瓢在空中,有的落到外賣店窗戶的布棚上,有的落到行人頭上、肩膀上。四利用有點僵硬的右手拽出插到他頭發里的一片,放在手心等待風把它吹掉。他坐在美術館后街的馬路邊已經很久了,屁股都麻木了,連同拖著下巴的手也麻了,他并沒打算起身離開,只是挪了下僵硬的屁股,又坐了下去。

      路上的行人漸漸少了,路燈已經亮了,街邊的飯館開始忙碌起來,四利感到原本壓下去的饑餓感又反攻回來,一陣冷風吹來,他拉了拉領口,把脖子下邊的那道扣子系上。讓他感到窘迫的不是肚子的叫聲,他還有錢讓自己填飽肚子,他的三哥在附近的飯店打工,不至于讓自己的弟弟餓肚子。四利最發愁的是晚上沒住處,兜里的鈔票不足以支持他住旅店或租房住。

      他一個月前第三次來到北京打工,這次來和前二次有所不同,第一次來北京打工是給商亭當伙計,第二次是給商亭老板妹妹看庫房。這次來有些不一樣了,他是懷揣了一個北京師范大學繼續教育學院,廣告裝潢設計專業的函授畢業證書。就是因為這個證書讓他有了更高的打工追求,他不想再當個小伙計,他想找到一個他喜歡的職業,他記起N年之前,在自家炕頭上看了一個電視節目,節目采訪一個廣告設計師談設計豐田汽車的廣告創意過程。當時他的心里就想:“我以后要是能做個這樣的廣告設計師一定不賴”,于是,從那時起,心里埋下這么一個看起來不太現實的的夢想,為了這個夢想,他這次來北京已經睡了一個月門板了,住房就是蝸居在一個狹小的小廚房里,夏天空調店營業的時候,他們在這里做午飯,現在空調店關門了,店面重新裝修要開美容院了。

      這間廚房是空調商店后院里的一間小房,不到2米的高度,L型的空間,兩邊堆滿了雜物,中間大概60公分的寬度,橫豎都不能垂直躺下睡覺,他用凳子和磚頭搭了兩塊破門板,按可用空間搭了個拐彎床,睡覺的時候也必須曲腿,從膝蓋處曲過來拐到另一面。剛開始的幾天,睡到半夜腳總是碰上周圍的雜物,后來也就習慣了,好歹這也總算有個暫時的容身之處,僅管老板只能讓他暫住一個月的時間,店面裝修完他就的搬走,這他已經很滿足了。

      要說四利的這個老板對他真的不錯,她也是看四利是個有理想的孩子,除了讓他住小廚房,還借給他一輛舊自行車,四利擦巴擦巴騎上每天跑招聘會去應聘。雖然每天都是白跑,他還是要堅持,每天的伙食基本上是饅頭或大餅,買一袋榨菜,偶爾去街上胡同里吃碗刀削面算改善伙食了。三哥偶爾抽空過來看他,給他買點點心之類的吃食。

      他出去跑上一天,晚上睡在拐彎門板上,想著白天到處碰壁的應聘經歷,吃不好,住不好,這么堅持不知道為著什么?如果沒有那個畢業證、沒有那個夢想、沒看那個電視節目,或許他還可以依舊做一個低門檻的打工者。以前雖然辛苦點,但至少每天有微薄的工資,管住,吃的也比現在好些。

      四利是在壩上農村長大的,家里兄弟四個,他最小。小時候家里窮,四利的童年基本上是穿哥哥們舊衣服長大的,農村家庭孩子多,都是老大穿完老二穿,輪到四利這已經翻過2次水了。

      四利學習不怎么好,也不是他不愛學,他有個毛病,好走神兒。尤其是上數學課的時候最嚴重,聽課質量差就不愛學了。四利喜歡畫畫,每到冬天,玻璃上每天都凍出厚厚一層霜,白白的像一張紙,這就成了他不用花錢的白紙,不用買筆,用手指頭就能畫。手凍僵了就放在嘴邊用熱氣哈哈,這幾塊玻璃一冬天就這么每天以全新的白紙供應給他練習畫畫。四利的畫畫啟蒙得益于他二哥,他二哥看同學畫人也學著畫,四利就被啟發了,后來四利班上也有個男生愛畫畫,他就跟同學學著畫。喜歡歸喜歡,四利也沒想過將來要靠畫吃飯,父母知道他愛畫,也并不會認為這能有啥出息,在農村,就是個畫匠,平時給人畫個墻圍子,畫個玻璃畫,有死人了就被請去畫棺材,賺得一點微薄的收入,也就這樣了。村里就有這么一個畫匠,日子過的也緊巴巴的,沒看見他家生活有多大改善,所以,當時的農村沒有一個人會認為會畫畫能算個啥本事,就連他的小學老師也不看好,每次交上的作業本,背面總是畫了東西,這讓老師火冒三丈,一上課,二話不說,把作業本往四利桌面上一摔,抬手就給他一記響亮的耳光。

      上初中以后,四利憑借畫的好,很快在學校出名了,一開始給同桌畫,后來給班里的其他同學畫,最后發展到還有別的班的同學拿上好幾張紙做為報酬求四利給他畫。初中的時候,四利最擅長畫西游記的師徒四人,尤其是孫悟空、豬八戒,幾乎不用思考,隨手拈來,一分鐘搞定。上初三的三哥能寫一手好字,上初一的四利畫的不錯,這哥倆就成了學校辦公室外墻黑板報的文字和美術編輯了。

      初中畢業以后,連中考成績都沒去問,他不敢,他自己覺得考的很差,早也沒有繼續上學的念頭了,父母對他的的心里預期也就是能念個初中畢業就可以了。那時候的他也不知道像他這樣的有點畫畫天賦的人可以專業的找個培訓班學學,將來考個美院啥的,他不懂,父母哥哥們也不知道,連老師們也沒有人給過他這個建議。他只知道畢業后出去打個工,掙點學費,去外面找個學美術的地方學一下,或者和村里的那個畫匠學學,將來也給人家畫墻圍子、給死人畫棺材。

      提前進入社會的他,年齡小還不能出去打工,只能每天融入放牛的人群中,早出晚歸,農忙的時候和父母春種、夏鋤、秋收,等他大了2歲后就跟著親戚朋友外出打工了。第一年做過建筑工地的小工、第二年去了山西的煤窯,因為煤礦招工人滿,被退了回來。他還和朋友收過廢品、自己加工糖葫蘆賣、自己裁窗花,自己畫紋樣、自己再挨家挨戶去賣,就這樣晃蕩了三年。

      二十歲那年的夏天,他從大同打工回來,在本地電視臺上看到了鎮上有人在招收美術學員,學期一個月,學費35元,他高興壞了,這是他期盼已久的學畫機會,第二天一早就按地址找去了,成為了這個畫班的第一個報名的學員。畫班是兩個美術專業的大學生辦的,和他一起學畫的一共有8個人,其他7個人全是高二學生,只有他一個失學社會青年。他個子矮,長的也顯小,他沒好意思和同學說出自己的真實年齡和現狀,只說自己和他們一樣,他后來知道教他畫畫的一個老師和他同歲,而老師已經是邯鄲輕工學院的在校大學生了。

      四利學畫很努力,雖然只有短短一個月的時間,他基本掌握了專業繪畫基礎,這一個月對于四利來說,不只是學習繪畫,更了解到學美術可以考美術專業的大學,可以成為他的老師那樣的一個大學生,將來做體面的工作。他看著畫班中的那些高二學生們,羨慕他們,他家離畫班其實不遠,不過十里的路程,但他感覺到畫班是另一個世界,一個他從未觸及的世界,畫班的老師、同學都那么的有前途,那么有未來,而他也和他們一起畫素描、一起寫生,他們身體離的那么近,心境卻離的那么遠,他也憧憬自己也考個美術專業的大學,甚至是中央美院,可他清楚的意識到他和同學的差距,和大學校門的差距。本來上學的時候,學習成績就很差,又在社會上荒了三年,初中課本中學到的那些知識也越來越模糊了,他仿佛看到眼前有一條很深很寬的溝壑,讓他無法逾越。

      畫班結束后,他又出去打工,在建筑隊干活。他這次出來已經和以往不一樣了,他帶上一個速寫本,一支鋼筆,下工后坐在宿舍里畫工友,走到外面畫大山,他看到什么都想畫,他拿起畫筆可以把辛苦一天的疲勞打發掉。冬天到了,寒冷的天氣讓還沒有完成的建筑工程不得不宣布停工。在離開工地的前一天晚上,他看到電視里播報河北萬全縣內畫培訓班的招生廣告,他似乎又看到了希望,這正是他所期盼的,更誘人的是廣告中提到,“三個月學期滿后留校工作,月工資能達到300元”,而他建筑隊辛苦一個月也就能掙個100多塊錢。他興奮的回到家,把這個消息告訴了父母,并得到了他們的支持。于是,他又帶上剛剛工地結算的工錢,爸爸又和四叔借了些錢,背起還沒有打開的行李去了萬全縣。

      新的學校,學習了新的專業,他認識了新同學、新老師,學習了傳統中國畫,水墨寫意、工筆花鳥人物,更學會了在鼻煙壺里畫國畫,雖然快畢業的時候,畫工還不是很嫻熟,但基本可以能畫出完整的作品了。當大家都寄希望三個月期滿后,留在那里工作,繼續畫畫的時候,發現校方似乎一點要留他們工作的跡象也沒有,后來同學們集體找校領導要求履行承諾,校方最后以每人退50元學費而收場。又一次燃起的希望,又一次破滅,他離夢想的鴻溝像是有彈性的一樣,變窄又變寬。同學們拿上退回來的50塊錢,大部分人都各回各家了,四利沒有回,他和幾個不甘放棄的同學商量了一下,準備去冀派內畫的發源地衡水一趟,聽老師說冀派畫法的創始人王習山老先生就住衡水市,他們想去試試,看在那能不能找到就業機會。

      本文標題:逐夢(上)

      本文鏈接:http://www.topjst.com/content/331310.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