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情感家園感悟親情
文章內容頁

離家的時候

  • 作者: 九滿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9-30
  • 閱讀249737
  •   一天下午,我在屋后的小路上同一群少年玩耍。

      “九滿,入學通知書!”村辦小學龍老師的叫聲。

      我拆信的手在顫抖。旁邊圍觀的少年首先叫了起來:“南縣第一中學!”

      中國章回小說常用這樣兩句詩來形容人的幸福時刻:“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

      我看到母親的表情是滿臉堆笑,為兒子的勝利。

      我去縣城讀高中的消息,經鄉親們渲染,變得“十分重大”。母親手足無措,心緒不寧,有時候,會莫名地流淚,抹淚時,忍不住又笑,笑自己脆弱多情。

      那時候,在我們的想象中,縣城簡直就像天邊一樣遙遠。從我們家鄉出發,要坐兩三個小時的長途客車,才能到達縣城。去一趟縣城,感覺上比我們現在去一趟歐州、美國還要遙遠。記得我們生產隊有人去縣城開了一次會,就像出了一次國似的,回來后,幾乎整個生產隊的人都擁去他家,專門聽他講在縣城的見聞。至今我還記得,他津津有味地講縣城街道兩旁的路燈,天還沒黑,路燈就亮起來了,把整個街道照得如同白晝。

      那天晚上,母親為我收拾行裝。一共帶一個箱子,一條棉被。

      母親把一件件衣服放進箱里,并用雙手撫平,淚水便滴在衣服上。

      “媽,你哭什么?我去縣城上高中,你應該高興才是!”我這一說,母親的淚水流得更多,但她沒有解釋她為什么哭。

      后來,讀到唐詩“慈母手中線,游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我才漸漸明白母親為什么垂淚。

      母親不善言辭,她預感到,兒子這一走,在她身邊的日子就不會多了。母親的預感是對的,我高中畢業后,去長沙上大學,之后,到更遙遠的廣州工作。這個小心呵護我的母親,不得不眼睜睜地看著我離開她,而且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1980年8月31日,是我第一次離家去遠方的日子。母親早早地起床梳洗準備,還刻意打扮了一番,穿一身新的士林藍布衫,洗凈的燈芯絨布鞋,頭上別了一個發飾,讓人覺得喜氣洋洋。

      堂屋的地上堆放著昨晚準備好的行李。

      棉被和木箱都用粗繩結結實實地捆著,仿佛它們一路要承受多少摔打,經歷多少劫難似的,行李是四哥捆的。行李捆得很地道,不愧出自農夫之手,隨著大繩子吃吃地勒緊,他那為兄為長的一顆心也勒得緊緊的了。

      三姐已經起床,她說今天要送我去車站。我讓她別送,她說不。

      我心里一陣酸澀,想掉淚。

      我努力使自己的眼圈不發紅,那種令人窒息的忍耐超出了一個十幾歲少年的承受能力,但我一點辦法也沒有。

      在我離開家的那一瞬間,母親急急忙忙走上來,扯扯我的衣衫,提提我的衣領,看我一眼,又回頭看一眼屋里。

      “媽,我走了!”我向母親辭行。母親沒有回我,只是呆呆地望著我,我以為母親會給兒子一點囑咐,哪怕一聲輕輕地祝福,對我也是一種莫大的安慰……

      我等著,等著,母親一直沒有聲響,我遲遲邁不動腳步,心幾乎碎了。聽不到母親最后的吩咐,我如何走出家門,如何邁開人生的第一步……

      見我磨磨蹭蹭,四哥說:“走吧,時間來不及了!”被三姐拖著,我向外走去,出門的時候,我最后看了一眼古舊衰老的家,看了一眼母親。

      一種離別的痛苦像針刺似地向這位十七歲的少年突襲而來,我淚如泉涌,任憑我抹了無數次眼睛,也無法看清佇立在家門前向自己揮手的母親。

      我急忙逃走。一步又一步地朝著車站走去,腳穿母親一針一線趕做出來的黑幫白底的布鞋,一腳又一腳地背井離鄉,越走越遠,越走越遠……

      這個時刻,應該是一個少年最幸福、最勇敢,也是最悲壯的時刻吧!

      在路上,三姐悄悄對我說,母親讓她告訴我:讓你放心走,別掂記家;平時要吃飽穿暖,不管去哪都要結伴而行,時時注意保護好自己;你那不服軟的脾氣得改一改,要不吃虧。這點是媽最不放心的,讓你一定要答應……我說我記著了,她說這些是媽今天早晨我還沒起床時就讓她告訴我的。

      我真想跑回去,跪在母親面前大哭一場。

      知子莫如其母,后來的事實證明了母親擔憂的正確,上學不到半年的我,終因“嘴硬”。差點被同學暴打之后我才體味到母親那顆親子愛子的心。我至今話少,能不說就不說,怕的是觸動那再不愿提及的傷痛。為此而愧對母親。

      趕到汽車站,天已大亮,四哥將行李搬上公交車頂就走了,說是要趕著去交公糧,不能耽擱了。下來時,他沒拿正眼看我,我看見他的眼圈有些紅,大約是不愿讓我看見的緣故。

      捆行李的繩子由行李架上垂下來,三姐爬上車頂把它們塞了塞,我看見了外套下面她破爛的小褂。我對她說:“三姐,我工作后,家里的日子就會好起來的!”三姐語無倫次地說:“是的。九弟,離開了家,你一個人生活在學校,有困難要寫信告訴我,天氣冷,我會給你寄棉鞋;我知道你惦記母親,不要惦記,有我呢;也不要惦記家,有我呢……”說著說著,她突然流下了淚。我的嗓子哽咽發澀,像堵了一塊棉花,半句話也說不出來。

      謝天謝地,汽車終于啟動了,三姐似乎意識到離別終成事實,便舉起了手。我聽到了她的哭聲,也看到了她滿面的淚痕……我再也支撐不住了,憋了大半天的淚終于肆無忌憚地流下來,趴在車窗上放聲大哭……

      本文標題:離家的時候

      本文鏈接:http://www.topjst.com/content/330891.html

      • 評論
      3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一本大道香蕉高清一区